第2174章 力量

等血都輸入傷兵的體內,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了。

滿寶摸了摸對方的脈,嘆息了一聲後道:“脈象好了一些,看他明天能不能醒過來吧。”

她出醫帳,外面已經搭建起了很多很多的帳篷,正好圍著醫帳和他們幾人的帳篷。

所有的傷兵都被擡到各自的帳篷裏去休息了,空氣中飄著空氣的香味兒。

滿寶忍不住深吸一口氣,這才想起來自己午食沒吃,還是下午餓得不行時吃了一個冷饅頭和兩顆糖,這會兒餓得有點慘。

白善顯然也知道,和滿寶道:“我讓人給你們擡了熱水過去,你和立如先去洗漱吧。”

滿寶舒出一口氣,連連點頭,拉著周立如就回去。

帳篷裏放了好幾桶熱水,滿寶找出衣裳便先去洗了,周立如也找了自己的衣服,然後坐在屏風外絮絮叨叨的和她說話。

這會兒她的激情又起來了,只要想想今天自己獨立處理了三十五個半的病人她就高興得不得了,特別是她還輸血了,“小姑,軍營裏生病的更多,似乎更鍛煉醫術呢。”

滿寶道:“都是外傷,也只有打仗的時候才這樣,平時應該是跌打損傷多一些。”

周立如琢磨起來,“小姑,你說我們留在軍營裏練一段時間的外傷處理怎麼樣?”

滿寶想了想道:“這個法子的確好,大夫的醫術都是要用病人堆起來的,或許一路上我們可以去各駐軍看看?”

周立如立即點頭,“這個法子好。”

滿寶一邊洗漱一邊道:“等回去讓蕭院正和兵部商量一下,到時候太醫署的學生可以去兵部歷練歷練,不過,會打仗的地方多是邊關,離京城很遠。”

都走到涼州了的周立如自然是不怕路遠的,她道:“就跟我們這次遊學差不多唄。”

她道:“等我們從太[新 .xs.vip]醫署畢業,不也要去各地醫署嗎?”

滿寶點頭,“不錯,回去一並和蕭院正提。”

屏風之後的水聲嘩嘩作響,滿寶穿了中衣,擦著頭發出來,周立如便進去洗澡。

滿寶突然歪著腦袋想到:“突然和蕭院正提這麼多事情他會不會不答應呀?”

周立如模糊的聲音傳來,“應該不會吧,蕭院正很講道理的。”

滿寶則沈思起來,“蕭院正是很講道理,我覺得我也很講道理,但我還是覺得一下提太多意見蕭院正會變得不講道理的。所以我應該從這時候就開始讓他做一下準備。”

於是滿寶決定回頭就給蕭院正寫信,嗯,寫成公文也可以,正好讓太醫署的學生們也做一下準備。

滿寶一邊計劃著一邊擦頭發,等周立如洗好出來,倆人都只是簡單的用發帶將頭發綁起來然後就過去。

涼州軍準備的晚食很豐盛,饅頭管夠,還有大鍋的肉,篝火上甚至還架著一整頭羊,已經烤得差不多了。

白善和白二郎劉煥也洗漱好了,同樣用發帶綁著半幹的頭發就出來。

莊先生看到他們這樣便搖了搖頭,道:“小心著涼。”

滿寶就靠近火堆些,“我們會小心的,一會兒可以喝一碗姜湯。”

段刺史立即道:“我讓人去煮。”

幾人都餓得不行,飯菜一端上來就開始埋頭苦吃,段刺史和莊先生他們就坐在一旁看他們吃。

漸漸的,段刺史臉上的笑容維持不住了。

菜色不多,只有兩盆,但量大呀,足足兩盆呢,而且還有一簍的饅頭。

結果五人動作不失優雅,速度卻一直不慢,放著饅頭的竹簍慢慢空了……

段刺史看了看他們的肚子,又看了看他們跟前的盆,半晌才感嘆道:“少年人的胃口真好呀。”

莊先生很是自豪,摸著胡子笑道:“他們正長身體呢。”

段刺史便讓人再去給他們帶一簍饅頭來。

滿寶幾個則是呼出了一口氣,覺得胃裏終於有了點兒東西,他們並不是很介意饅頭沒有了,只是將目光放在了烤全羊上。

段刺史笑著掏出一把匕首,主動給他們割肉,“來來來,我們先吃肉。”

大家吃東西的速度慢下來,但胃口還不錯,白善這才有心情問起審問的情況來。

“沒招供,不過聶參軍把二當家也給抓回來了,馬賊的三個主事都被抓,底下重要的人也一個不落,只要時間夠長,本官不信他們不招。”

滿寶就道:“我們沒有這麼多時間在這兒吧,不然明天我和你們一塊兒上山。”

段刺史一怔,問道:“周太醫的意思是……”

滿寶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段大人不知道,我尋寶特別厲害。”

白善也跟著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一臉認真的點頭,“不錯,所以我才說要是我們找到寶物,那就三七分。”

段刺史眼睛微亮,不過也沒一口應下。

白善繼續道:“段大人,他們一時肯定不會招供,難道他們一年半載後才招,您也一年半載後才來起寶物?要知道這草原上的人不少,總有機靈的會來碰一碰運氣,您總不能一直派兵馬守在這兒,要是一直招不到寶物,兵馬駐守此處的花銷……”

那一定很肉疼。

段刺史問,“你們有多大的把握?”

“這種事看緣分吧,”白善沒有給出肯定答復,只是道:“不過總比將所有希望放在那幾個匪首身上強。”

段刺史便道:“好,明日你們隨軍一起上山搜查。”

白善便和滿寶對視一眼,都高興的笑起來。

莊先生就提醒道:“別忘了醫帳裏的病人。”

滿寶道:“我上山前會先看過傷重的那幾個的,其余的交給立如和軍醫就可以。”

周立如驚訝,“小姑,我不上山嗎?”

滿寶驚訝,“你上山幹嘛?”

周立如一想也是,點頭道:“也是,那我留下。”

滿寶就問其他人。

劉煥今天勞累一天,從沒有像今天這樣累過,這會兒雙腿還有點兒打顫,一想到要爬山立即搖頭,“我不去。”

雖然尋寶說得很好聽,但段刺史搜山兩次都找不到,他們怎麼會這麼輕易的找到?

白二郎也累,但他對周滿和白善很有信心,於是興致勃勃的道:“我去!”

殷或遲疑了一下,還是道:“我就不去了,我留在大營中幫幫忙好了。”

一旁殷家的家將大松一口氣,爬山很累的,少爺要是去,多半得他們背著。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