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3章 又見輸血

段刺史看他走了,轉身就去提審匪首。

莊先生和殷或他們聽說戰事結束,便從他塔部過來,一到大營就看到滿地的傷患,不由嚇了一跳,“傷亡這麼嚴重?”

旁邊坐著伸手讓周立如包紮戶口的參軍道:“還好了,這一次擡下來的傷兵死的少。”

一般擡下戰場的傷兵起碼要死一半,更別說有很多傷兵根本沒有機會被擡下來。

這一次因為醫帳中平添了周滿和周立如兩個大夫,而其中周滿還是聲望很大的太醫,所以負責翻找傷兵將人擡下去的兵丁就盡量把能擡的往下擡了。

本來傷到肚子和脖子這樣的根本就不會往下擡。

沒想到就是這樣死的人也比以前少,參軍還是挺意外的,所以此時看著莊先生和殷或都很有好感,特意給他們指了路,“周太醫還在那邊忙著呢。”

周立如包好了他的虎口,將針線放在一盤的托盤上,沒有什麼表情的起身,兩步就到了下一個傷兵的跟前。

端著托盤的劉煥也木木的起身,看了一眼那個傷兵就熟練的遞給她一把剪刀。

周立如接過,哢擦兩聲就把他膝蓋上的褲子剪了,露出傷口後開始清洗,期間從剪刀換到刀,又換到夾子,把血肉裏的石頭等臟東西清理出來,再割去一些死肉才開始上藥包紮。

傷兵一直啊啊的叫著,蹲著的倆人都沒什麼表情了。

殷或看著好奇,便在劉煥身邊蹲下,好奇的問,“你們今天看了幾個病人了?”

劉煥道:“三十二個,這是第三十三個,基本上這樣的輕傷都是我們負責的。”

連白二郎後面都跑進去醫帳裏幫忙了,也就他能給周立如打下手了。

倆人一開始還輕言細語的安慰受傷的人,到後來說得喉嚨冒煙,神情麻木,所以就不想說話了。

全是外傷,傷還大同小異,同樣的話說上幾遍還有熱情,說上十幾遍也勉強能接受,但說上三十多遍,倆人真的說不來呀。

殷或不能理解他的痛苦,只覺得羨慕,於是起身去找周滿,想看看自己有什麼可以幫忙的。

滿寶正在給人鋸手,這人手臂上被砍了一刀,只還連著一層皮,因為被落在很遠的地方,這會兒才被人送來,雖然帶他來的人已經緊急包紮過,但依舊失血過多,此時已經昏迷之中。

滿寶將那一層裹著傷口的亂七八糟的衣服取下來,才打開手臂看血就開始冒。

她連忙按壓止血,流出來的血這才慢了些,他指使白善,“把他的上衣全剪了,”

又對白二郎道:“取針來,讓人取三號方子的藥來。”

白二郎應下,連忙出去,看到莊先生和殷或也只是點點頭。

殷或見他不僅身上衣服全是血,連臉上都沾著血,一時怔住。

白二郎很快回來,將針交給滿寶,然後道:“他們去取藥了。”

滿寶教軍醫如何按壓止血,等他兩只手都用上可以代替她以後她才去紮針……

等把人的胳膊全鋸下來,處理好他的傷口,滿寶臉上也沾了一些血,白善將錘好的藥拿上來,她才縫合好,他就低頭細細地給上藥,血慢慢的浸出來,然後慢了下來。

幾人一起觀察斷面,確定出血在減少,已經慢慢止住以後,滿寶這才將斷手包紮起來。

軍醫卻不是很有信心,“大人,我看他的樣子可能熬不過去。”

滿寶就思索起來,“其實可以輸血。”

白善就問她,“你帶工具了嗎?”

滿寶點頭,“帶了。”

她轉身道:“在我的一個箱子裏,我去拿。”

其實是在科科那裏,但有什麼關系,她有一個箱子的行李,只有她知道裏面有什麼東西。

滿寶跑回去行李車那裏,很快找到做了標記的箱子,讓人搬到她休息的帳篷裏,然後自己打開箱子。

她先把科科空間裏的那個小箱子拿出來,放進去,然後才開始找試劑。

等從架子上找齊了藥劑,這才放到小箱子裏。

滿寶提著小箱子去醫帳。

聽說她要給人輸血,連正審問馬賊的段刺史都丟下鞭子跑來看。

滿寶將他們全都趕出去,“這醫帳本來就不幹凈,你們還都湊過來,更不幹凈了。”

但最後還是讓他們圍觀到了,因為東西清洗幹凈後滿寶需要抽人血。

於是不少身強體壯的兵丁都被拉到醫帳門口排隊。

終於忙完了輕癥患者的周立如也興致勃勃的跑來,自告奮勇的道:“小姑,我給他們紮手指。”

滿寶點頭。

於是周立如就高興的拿了一根很短的銀針給他們紮手指試驗血型。

滿寶在京城裏最為人傳頌的幾個醫術之一——開膛破肚和輸血。

他們在太醫署時都上過這堂課的,這當然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學會的。

但這門課他們也學了有一年了,平日主要是以兔子做試驗,縫合則是各種動物輪番上,周立如的縫合就是這麼練出來的。

而輸血,他們只學過怎樣分離血清,做好準備的試劑,然後測試血腥,最後輸血那一步他們卻是沒機會做過,這一次終於有機會了。

滿寶也把機會讓給她,站在一旁指點她。

莫老師說過,其實全血還是有些危險的,最好的血液是經過處理,可她這裏顯然沒有處理的能力和速度,所以只能用全血。

她一邊看著周立如試驗出合適的血型然後抽血,一邊進醫帳裏不斷查看傷兵的情況。

她對軍醫道:“他很有求生的意誌,這是好事兒,希望來得及。”

周立如抽好了血,有些緊張的拿著血進來,開始小心的給他紮針輸血,她控制著速度,還忍不住看向小姑。

滿寶對她微微點頭,贊許的道:“就這麼幹。”

這是最後一個病人了,所以滿寶才有那麼多時間放在他身上,好幾個老兵忍不住扭頭去看外面的一地霞光,暗道:這小子還真幸運,他只要早兩個送來,恐怕都用不上這個,因為他費的時間多,大夫們肯定要先保證後面的活命。

不然治他一個人的時間都夠治三個人的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