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2章 肉痛

段刺史也很熱情,連忙道:“真是有勞白公子了,這樣的粗活怎麼能讓你做呢?來人——”

立即有兵丁上前接過木盆,白善也不扭捏,交給他後道:“倒了再去打一盆熱水來。”這才和段刺史說話,“大人剿匪可順利嗎?”

“這一次有賴聶參軍幫忙,匪首和馬賊的三當家都被抓了,跑了一個二當家,不過聶參軍帶人去追了。”

段刺史還是很有信心的,道:“對方只有五人走脫,應該逃不掉。”

聶參軍可是帶了一百多人去追的,這一次的贏面是歷來最大的。

白善道:“能抓到自然好,抓不到,我們將山裏的賊贓取了,他們回來也生不起事來了。”

段刺史就嘆息:“賊窩那裏翻了一個遍,是有些賊贓,但並不多。”

他想起了什麼,一臉牙疼的道:“我們從賊窩裏翻出了兩車沒來得及出手的貨物,聽說是白公子的朋友尤老爺的?回頭讓他去涼州刺史府裏做個登記就將東西取走吧。”

白善代替尤老爺謝過段刺史,繼續把話題拉回到賊贓上,道:“東西只要還在山裏就能找得到,除非他們將東西轉移去了城中或其他地方。”

段刺史想了想後搖頭道:“不可能在涼州城,我知道這些馬賊也常進出涼州城,但這樣大的財物進出瞞不過刺史府,而涼州之上比較大的一個城是肅州城,太遠了,他們取用錢財不方便。”

“每次打散之後他們都會回來,我敢肯定,東西就藏在山裏,可是……”段刺史扭頭看了一眼那座山,抿了抿嘴道:“這座山雖不是非常大,但也不小,我曾派人兩次搜山,但都找不到他們的藏寶之處。”

“沒人招供嗎?”

“願意招供的不知道,知道的不願意說。”

“可現在匪首也被抓了。”

段刺史就沈思,“有道理,我一會兒就去提審匪首。”

倆人說完這一點兒,段刺史便問起醫帳的情況來。

白善道:“別的還罷,就是一些急需的藥材不夠。”

段刺史頭疼,只能道:“等回到涼州城就好了。”

他低頭進醫帳,一進去就看到周滿拿著一把刀挑開血肉,分開血肉後用夾子夾出一個箭頭來,箭頭上有倒刺,一般這種箭頭進體就很難取出來,因為取出來會鉤壞血肉,使之難以恢復不說,還有可能會造成大出血。

但周滿把箭頭取出來時他沒看見飆出來多少血,帶出來的血肉也很少。

她沒留意到段刺史進來了,加快處理手上的傷情,然後微微止血後便開始縫合,她對軍醫道:“箭傷看著比刀傷小,其實更難縫合,因為取出箭頭時帶出了一些血肉,使之不能完全吻合,此時縫合就要註意經脈的保留和對稱,要盡可能的保留多的經脈,使之可以存活,這樣恢復以後靈活性才不會太受影響,尤其是箭頭深的箭傷更要註意。”

她一邊說一邊縫合,教軍醫怎樣吻合經脈和縫合,連段刺史這個門外漢都聽得津津有味起來。

所以不太能聽懂。

軍醫跟個孩子一樣站在一旁認真的聽,等她終於縫合好便拿了藥上前止血包紮。

滿寶扭了扭有些僵硬的脖子,一扭頭看到段刺史便眼睛一亮,問道:“段刺史,剿匪結束了?”

段刺史頷首,“聶參軍帶著人去追爾格等人了,只跑了五個,等把他們抓回來我們就可以凱旋回城了。”

“那寶藏找到了?”

段刺史感覺白善和周滿都對寶藏很關註,雖然說好了找到寶物以後他們二八分,要是他們負責找到的則是三七分,可是這不是找不到所有的嗎?

就賊窩裏的那些,他們扣下一些,還要再還給尤老爺一些,其實也並沒有多少。

這些人哪一個是缺錢的?

段刺史才要搖頭,滿寶就道:“要是找到了,能不能先快馬讓人回涼州一趟,再送些藥材過來。”

段刺史便道:“等剿匪結束,這些傷兵都是要送回涼州城的。”

滿寶道:“有一些傷兵不宜移動,其他的也得包紮後才能移動,不然就是有車送回去,一天奔波下來,血會流幹的。”

段刺史一呆,不由看向白善。

白善就無辜的道:“段大人,我不是大夫,這事自然是聽大夫的。”

連軍醫膽子都大了一點兒,湊上來道:“是啊大人,這好多人都不宜移動,至少得準備上兩三天的藥材才行。”

段刺史就瞥了他一眼,軍醫頓時一縮脖子不敢說話了。

他是因為犯事被抓到軍中的,雖然是軍醫,但本質上還是犯人。

滿寶便瞥向段刺史。

這下換段刺史有些慫了,他想了想,最後還要咬牙道:“行,我即刻讓人回去買藥,周太醫給我一個藥單?”

滿寶點頭,也不浪費時間,一邊讓人將下一個傷兵擡上來,一邊和白善道:“我念你寫?”

白善點頭,轉身去拿筆墨紙來。

滿寶要的都是當下急需的藥,品種並不多,滿打滿算也就二十二種而已,但藥量大,都是論斤的。

段刺史拿到單子看了一眼,發現自己算不出來,就把後勤拉到一旁問,“大概多少錢?”

藥材的采買都是後勤負責的,他還真知道藥價,就算有些藥不知道當下的價格也能大致估算得出來。

他摸出算盤來,一陣劈裏啪啦過後道:“大人,大概是二百六十四兩左右。”

段刺史肉痛,“就兩三天的藥材要這麼多錢?”

後勤提醒道:“大人,這是一百六十九人的藥錢。”

“這裏面有幾味補氣補血的藥材是比較貴的……”後勤小聲勸道:“大人,兄弟們都看著呢。”

段刺史掃了一圈,垂下眼眸低聲道:“我能不知道嗎?這二百六十四兩現在看著不是很多,但回去以後他們至少要養上一兩月的傷,這個錢我們出得起?”

“後面的花銷應該沒這麼大了……”後勤遲疑的問,“大人的意思是……”

段刺史咬了咬牙,“行了,你先派人回去買藥,從刺史府裏拿錢。”

後勤沒動,駐軍的錢很難走刺史府的公賬,他就是回去了也很難拿到錢。“

段刺史見他不動彈便反應過來,最後還是扯了自己腰上的荷包,從裏面拿出私章來給他,道:“算了,去我家找夫人拿,等回去我再從刺史府中撥款。”

後勤立即高興的應下了,至於後面段刺史能不能從刺史府裏拿到錢,誰管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