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1章 打算

白善問:“馬賊逃了?”

“是,他們沖出了一個缺口,段刺史親自帶著人去追了,我們參軍當時攔在最前面,被砍中一刀就落馬了……”

白善便道:“落馬的人還會有很多,還有前胸中刀的。”

滿寶清點了一下止血藥,當即開了好幾張方子給一個藥童,“立即去抓藥,這裏要是沒有足夠的,派人去後方我營地之中取。”

他們前幾天才在涼州城中補充了一次藥材。

人才出去,立即便有人擡了人往這邊飛奔,“從馬上摔下來被踏了。”

滿寶看了一眼他被踩爛的腿,道:“鋸了吧。”

軍醫已經拿了鋸子出來,他交給滿寶,滿寶卻搖頭道:“您來吧,我不熟練。”

滿寶沒有這個經驗,之前甚至沒在擬人模特上試驗過,但軍醫很有經驗呀,別的他或許會差,但鋸腿還是很可以的。

士兵已經痛暈過去,滿寶給他紮針止痛,也保心保命,然後大家就開始動手。

軍醫一邊尋找鋸腿的位置一邊給滿寶講解腿怎麼鋸掉會出血少一點兒……

滿寶認真的聽著,給他打下手。

昏迷的人活生生疼醒,白善眼疾手快的給他塞了一個布塞,滿寶看了一眼後道:“先給他吃麻沸散,太疼了會心臟驟停的。”

一邊說一邊改針法,想要盡量減輕他的痛苦。

軍醫的手一頓,他手上也有一張止疼的方子,但是上任軍醫留下來的,還是以前跟著老軍醫的老藥童背下來的藥方。

藥效嘛~一般般,聊勝於無,所以……

滿寶見軍醫怔住,便扭頭和白善道:“你去抓。”

白善點頭,轉身離開。

麻沸散的方子他知道。

滿寶用針灸止住血,轉身先去處理別的病人。

很快麻沸散送上來,等藥效起了作用,他們這才開始繼續動作。

腿鋸掉,也被丟進了木桶裏,然後滿寶開始著手包圍和縫合。

在這些上軍醫就幫不上忙了,他知道怎麼鋸腿可以避開主要的血管神經,可以出血少,事後燒傷口時也多兩分愈合的可能,但對縫合還真不太了解。

滿寶小心的處理著切口,縫合止血,然後上藥,“鋸子是鐵,鐵質易銹,傷口有很大的可能惡化,我會給他開一張藥方,止血和防止傷口腐化的,希望天尊老爺眷顧他吧。”

軍醫一呆,“天尊老爺是誰?”

“太上老君呀。”

軍醫委婉的道:“他們信山神,嗯,也有可能信狼神,或者是佛……”

滿寶從善如流的改口,“希望他們信奉的神保佑他們,我們的祖師爺扁鵲和華佗前輩也保佑他們。”

軍醫就不說話了。

軍醫處理了一下他身上的其他傷,包紮後以後就讓人把他擡出去了,能不能活下來,至少得半個月後才能知道。

傷患一波湧來,醫帳裏的人忙得腳不沾地,終於出現了真正意義上的輕傷患者,有的人是摔破了頭,有的人是身上被劃了一刀,刀口不是很深。

滿寶他們一看到這些輕傷患者就知道戰鬥應該結束了,至少已經接近尾聲,不需要他們繼續奮力去追了。

周立如終於從木床邊走開,帶著白二郎和劉煥滿帳子轉動的給人縫合,包紮上藥……

到後面人多起來,大多新送來的傷患連醫帳都進不了,直接就被擡著放到了外面。

於是周立如就帶著人出去,頂著太陽給人處理傷口。

滿寶和軍醫則在醫帳裏負責重度和中度的傷患。

因為有周滿他們的加入,本來只能處理四分之一左右傷患的醫帳一下收容了許多本來應該被舍棄的重中度患者。

等段刺史一身煞氣的過來時,看到的就是後方全是傷兵的景象,他嚇了一跳,臉色就一沈,問道:“傷了這麼多人?”

已經初步清點過的後勤跑上來道:“大人,已經陣亡的有三十八人,現在傷的有一百六十九人,其中重傷十二人,其余多是輕傷。”

他頓了頓後道:“像肩膀上被砍了一刀的,也暫時歸在了輕傷上。”

段刺史:“……你們這是搞什麼,輕傷不也得治?為什麼要歸在輕傷上?”

後勤就道:“這是軍醫的分法,本來說好的,先治輕傷再動重傷,周大人來了,只要她覺得還有生機的都動手搶救了,那這些缺胳膊斷腿的兄弟相比之下就不是很嚴重了,只能暫時歸在了輕傷上……”

段刺史直接往醫帳裏去,正見周立如蹲在地上給一個鬼哭狼嚎的士兵正骨,明明才十來歲的小姑娘,也不知道哪裏來的魄力,讓四個士兵壓住人,她直接放松收腿,再狠狠的用力往前拉腿,拉了好幾下後還伸手去摸他的骨頭,有時候直接在傷腿上推拿起來。

等終於把骨頭正好,她就開始塗藥膏,三下五除二弄好,然後將木板啪啪的綁好,“行了,別叫了,接下來你不許動腿,等過段時間腿長好就好了。”

又道:“回頭給你一個生骨的方子。”

追上來的後勤繼續湊到段刺史的耳邊道:“大人,這就是小的要跟您說的第二件事,這位周大人和周小大夫開了很多別的藥,那些藥材不在軍中采買之列,所以……”

“所以怎樣,你不打算治了?”段刺史瞥了他一眼,問道:“開的藥方收好了,回去再說。”

後勤:“……大人,後勤沒錢呀。”

段刺史就摸著下巴道:“和那些藥材商先賒賬,找藥鋪也賒一批。”

“我們哪兒有錢還?”

“等秋收,到時候秋稅收上來,和朝廷那邊哭一下,挪了過來還賬就是,不行再和陛下求一下,看戶部能不能支援一下。”

雖然他覺得不可能,戶部那群大人最偏心,肯定看不到他們涼州的困難。

不過給朝廷的稅賦還是可以蹭一蹭的,就是可惜,政績可能又要打中或下了,這樣下去,他這輩子恐怕都離不開涼州了。

這麼一想,段刺史看著醫帳更目光炯炯起來,如果他們肯和太子美言幾句,說不定還有可能。

於是段刺史揚起笑臉,一臉熱情的沖著醫帳而去。

端了一盆血水出來的白善看見他便一楞,然後也熱情的迎上去,“段大人,剿匪結束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