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7章 到來

滿寶勒住馬往回看了一眼,莊先生他們看到他們回頭便笑著和他們揮了揮手。

劉煥很擔憂,“他們不會有事吧?”

殷或並不是很擔心,道:“打不過就跑唄,先往這邊跑,不行還能往涼州城跑,這裏距離涼州城並不是很遠,快馬半天就能到。”

他道:“我家的家將說了,不會有事的。”

劉煥這才安心,“那就好,我們還要去跟他們放牧嗎?我現在對放牧沒什麼興趣,只想吃它們的肉。”

周立如,“我想給他們檢查一下身體,你要沒事做就給我打下手吧。”

她覺得他們太閑了也不好,會胡思亂想。

滿寶他們跑回了自己的營地,聶參軍看到他們便點了點頭,道:“我讓人去前面等著了,只要發現大軍的蹤跡就來稟報。”

滿寶下馬,看著遠方的大山問,“他們應該也會查探得到吧?”

聶參軍道:“看段刺史想怎麼打這一場仗了。”

要是只想搶東西,直接過來,將山裏的人驚走搜刮一番;要是想把人全剿滅了,肯定會先派人過來,到時候可以夜襲。

“對了,有人招供了。”聶參軍說砍頭就砍頭,砍完的頭就拿回帳篷裏陳列,正對著還活著的賊寇,在他砍了兩個人,要拉出第三個人時他們就招了。

白二郎興致勃勃,“他們招了什麼?”

“山上一共有多少人,打頭的叫什麼名字,從進山開始一共有多少道關卡……”聶參軍道:“能問的我都問了。”

白善問:“分開問的?”

聶參軍點頭,“自然是分開問的,不然給他們串供的機會,很多話都不好問到了。”

滿寶就問:“那他們藏寶的地方問了嗎?”

“問了,他們都說他們知道的地方就在山寨裏。”

滿寶:“不可能,狡兔都有三窟,段刺史兩次打散了他們,這裏明明有段刺史這個死敵在,他們卻還總是往這裏鉆,不就是因為這裏有他們劫掠來的錢財嗎?”

聶參軍自然也知道不可能,但他們就是不肯招供,或者他們就不知道,他能怎麼辦呢?

剩下的這幾個都招了不少的事,他總不能還把人砍了。

滿寶蹙眉想了一下,“算了,先打一仗再說吧。”

聶參軍:……

白善也覺得先打下來再說,私底下還和滿寶道:“要是能抓到匪首,東西自然能查問出來,再不濟還有小嶽父呢,到時候請小嶽父幫忙。”

滿寶問:“有酬勞嗎?”

“有,”白善和她擠眉弄眼,“要是我們找到,到時候我和聶參軍段刺史談,我們這邊多選幾樣好東西,一路上要是碰見小嶽父想要的東西,我們就可以買下來……”

滿寶就計劃起來,在心裏問科科,“你能找到嗎?”

本來科科是不打算參與他們這些事的,但白善這麼說,它就覺得還是可以參與一下的,它道:“可以。”

查找未收錄生物時往地下或石頭裏多掃描一些就是了,不過石頭裏的話損耗會有點兒大。、

於是它列舉了一個清單交給滿寶,道:“你得付積分。”

滿寶看了一眼,八十積分,她還是很可以的,於是點頭表示:“沒問題。”

一句話既回答了白善,又回答了科科。

於是雙方就這麼商定了。

午時,有南北兩個方向的斥候來報,北邊的斥候道:“山裏有動靜,他們應該在搜山。”

南邊的斥候道:“段刺史帶了一千兵馬到了二十裏外,他請大人前往商議剿匪事宜。”

滿寶問:“他是想夜裏再上來?”

段刺史的確想夜裏再上來,對於這座山裏的馬賊他有過四次經驗,這還是大的戰役,平時他派人護送過往的商隊過路而爆發的小沖突也不少,所以彼此都很了解。

他道:“那座山四周無遮擋,白日上前很容易被發現,夜裏要隱蔽許多,我計劃是夜裏前進埋伏在山下,第二日便可攻山……”

聶參軍就問:“大人想從哪裏攻?”

段刺史就和他商量起來,倆人談了有半個時辰,滿寶他們坐在一旁旁聽,都聽懂了,就是還不明白為什麼非得從左側攻入,不過管他呢,打仗這種事他們也不擅長。

段刺史和聶參軍商量完,還分了他三百人,讓他帶隊做中鋒。

白二郎左右看看,舉手問道:“那我們幹什麼?”

段刺史一楞,然後笑道:“白二公子自然是和周大人他們一起留在營地裏靜候佳音了。”

那和去他塔部有什麼區別?

白二郎就扭頭問滿寶,“我們要去他塔部找先生他們嗎?”

滿寶道:“不用,我們跟著,而且要是有士兵受傷,我也可以出一份力。”

白善還想著找寶藏的事呢,連連點頭。

受傷的士兵都是送到後方進行治療的,這麼一想段刺史和聶參軍都沒有反對。

滿寶還計劃起來,“明天讓立如也來,她正好也學過縫合了,這次正好可以練手。”

白善問,“你們帶的羊腸線夠多嗎?”

“多,好幾卷呢,都很好的收在盒子裏。”

不夠的話,她還可以在商城裏買到仿真的,基本可以以假亂真,別說外行,內行不仔細都看不出來。

那種線也可以做縫合用。

不過在莫老師那裏是給寵物縫合用的。

於是雙方定下計劃,因為大本營還在那邊,為了穩定軍心,他們這些主官不能都跑,所以滿寶帶著白善和白二郎回去了。

而山裏的馬賊趁著白天把山翻了大半也沒找到人,倒是又找到了兩具沒頭的屍體和兩具商隊夥計的屍體,後者一看就是被他們的人砍的,只不過是滾落下山坡,一時直接砸進草堆裏,所以沒看見。

爾格踱步過去,著重看那兩具沒頭的屍體,他們和昨天他們找到的無頭屍體擺在一處,某種特征也就更加的明顯。

“是大晉的軍人!”他臉色發沈道:“昨天發現的這兩具屍體你們還能說是意外,但這兩具在不同的地方,同樣被砍了頭,這還是意外嗎?”

只有軍隊裏的人才會特意把人的腦袋砍了,或者耳朵割了,因為要論軍功。

後者還是因為頭太大不好帶,所以才會割耳朵,但顯然現在還不到很多的情況,所以拿著人頭更好論功行賞。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