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6章 做客

立即有兩個士兵沖進來,聶參軍似乎隨手一指,“將人拖到外面砍了,別臟了帳篷。”

“是!”

聶參軍跟著往外面走。

被拖出去的人一臉譏笑的看著他,“裝模作樣,要殺在裏面就殺了,還特意選外面?”

聶參軍看了他一眼,面不改色的上前攔住正要去翻找行李的滿寶幾人,對著滿寶行禮後道:“周大人,這幾個賊寇不肯招供,帶著他們多有不便,不如殺了吧。”

滿寶一楞,怔了半晌後點頭道:“那就殺了吧。”

聶參軍就回頭看向被押著的賊寇,一揮手,那兩個士兵就把人拖了出去,找了個僻靜的地方把人腦袋砍了,為了不嚇到人,他們提前準備好了一件破爛衣裳,直接將腦袋包了帶走。

“屍體怎麼辦?”

“先放著,一會兒問大人,看要不要埋了。”

“還得挖坑,不用埋了吧,不是說草原上都喜歡天葬嗎,就要狼和鷹啄食。”

“廢話那麼多,帶著人頭回去復命吧。”

倆人拎著包袱回來時滿寶他們還沒走,聶參軍腳步微移,擋住了他們的視線後道:“大人有事就先去忙吧,這兒交給我就好。”

滿寶掃了一眼他的身後,臉色倒沒變化多少,點了點頭後離開。

倒是白二郎、殷或和劉煥臉色有些發白,連白善臉色也有點兒發僵。

周立如也看到了衣服上的血,但神色沒多少變化,只是覺得有點兒心涼,她不由問道:“小姑,腦袋掉了能縫回去嗎?”

滿寶點頭,“可以,但人已經死了縫回去沒意義了吧?”

“是因為失血過多嗎?”周立如想了想後問:“是不是因為脖子上的血管?那要是有辦法在砍頭前止住血,砍下來,那能不能接上去再通血,那樣能活嗎?”

滿寶:“……腦袋也需要血供養才能活,你斷了血,腦袋就死掉了吧?人如果沒了意識,那就是腦死亡,基本和死也不差了。”

周立如很惋惜,“那要是體外供血,再縫合,再恢復供血呢?”

滿寶道:“我小時候也這麼問……想過,雖然最後可能不是用的這個方法,但腦袋要掉了縫回去,或是直接換一個腦袋理論上是可以。”

在莫老師那個時代,不是理論上可以,而是實際上就可以。

可惜這一項需要的儀器和技術太多,她就是有那個腦子學,也沒地方用,因為不僅需要一整套東西,還需要好多助手幫忙。

而那一整套東西,算上科技稅,就是把她賣了可能都買不到。

滿寶晃了晃腦袋,將這個想法暫時拋在腦後,和周立如道:“去了他塔部跟人好好的相處,沒事就給人檢查一下身體,和人搞好關系……”

白善看她這樣用力的晃自己的腦袋,嚇得都要伸手去扶了,太可怕了有木有,才剛剛說完頭掉的話題……

殷或他們都沒想到姑侄倆這麼膽大,而且關註點……這麼的奇怪,一時間都有些沈默。

因為打著讓他塔部幫忙的主意,滿寶翻找出了好幾樣藥丸給周立如當禮物,“都是好用的藥丸,發燒的,咳嗽的,風寒的……”

周立如問:“那我們怎麼辦?”

“等到了下一個城鎮再買藥材來做就是了。”只要有藥材,他們什麼做不出來?

周立如一想也是。

於是將滿寶挑出來的藥瓶都裝好了。

他們臨出門前帶的成藥不少,除了傷藥這些東西外,就是各種普遍病癥的藥丸最多了。

滿寶和白善送他們去他塔部。

他塔部的人已經趕著牛羊去放牧了,他們預計要在這裏半個月,半個月後這裏的牧草吃得差不多了,他們就要換到下一處去。

所以他們駐紮的地方沒改變,族長和不少族人都在,聽說離他們五裏遠的那些官軍又來了,他就皺了皺眉,但想到昨天晚上他們送的那些藥材,他還是起身出去了。

雙方見罷,滿寶就送上厚禮,除了那些瓶瓶罐罐的藥,還有茶葉,挑選出來的一些瓷器,以及兩錠十兩的金子。

那金子金燦燦的,還很大,一個手只能拿一個。

因為它最直觀,所以一送上來,族長的眼睛就挪不開了。

滿寶笑道:“塔族長,我先生是做學問的,對牧民們怎樣生活放牧很感興趣,所以想住在貴部體驗一下,這兩錠金子權做他們在這裏的宿食,不知道塔族長肯不肯方便。”

他塔部的族長目光遊移了一下,看了眼金子,挪開,又回頭看一下……

放屁,要不是為了躲山裏的馬賊他們會把人送到這裏來?

不過……

他的目光又移回來,別人怕他們,他卻是不怕的。

山裏那些馬賊越來越多,再過兩年怕是連他們這些部族都要送東西過去,不然怕是不能在這一片好好放牧了……

族長臉上露出了笑容,點頭道:“我們他塔部是很好客的,你們又是官府的人,別說只是來住幾天,就是住上一二年也是可以的,對我們來說是莫大的榮耀呀。”

族長笑瞇瞇的看一眼旁邊看呆了的兒子,示意他把東西收了。

他兒子看禮物看呆了,一時沒註意到他爹的眼神,倒是族長的妻子看見了,立即笑著上前接過周立如手裏的托盤,將東西交給身後的女兒後就拉著周立如的手和滿寶道:“大人只管放心,您的先生和侄女留在我們這裏不會有事的,我們將他們當做貴客招待。”

滿寶便笑起來,這才指了殷或和劉煥道:“這是我兩個同窗,他們也留在這裏。”

族長妻子連連點頭,表示沒有問題。

兩錠金子,別說他們只是住幾天,就是住一年也是可以的。

涼州城裏的糧商不喜歡要他們的牛羊,也不喜歡毛皮,他們需要換成錢才能買到粟米和面,可秋冬的時候,牛羊和毛皮都被壓價很兇。

兩錠金子他們可以買很多很多的粟米和面了。

族長自然也是想到了這一點,所以對周滿他們的態度一下和緩了下來,倒是對跟著送來的瓷器和藥瓶等沒多少感覺。

等以後他們用上藥瓶裏的藥時才驚覺這才是好東西啊,雖然有錢能買到,但這裏距離涼州城這麼遠,根本不能及時買到。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