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3章 醒來

白善睡得不是很安穩,模糊間似乎聽到外面有人走動的聲音,耳朵裏還傳來隆隆的踢踏聲,這個聲音很熟悉,讓他即便是睡夢中也心中一緊……

他迷糊了一會兒,等在腦海中想到這是馬蹄聲時,他一下睜開眼睛坐起來。

他的眼睛慢慢適應了黑暗,有淺淺的火光映在帳篷上,一旁的白二郎和殷或劉煥都還睡得很熟,但與他們同帳的大吉和殷家的一個家將卻不在了。

他輕手輕腳的掀開被子起身,一出帳篷就看到站在不遠處的幾人。

莊先生和滿寶都披著鬥篷站著,聽到動靜回頭看了一眼,齊齊一笑,“你也醒了?”

滿寶頭發還披著,身上只披了一件鬥篷,顯然也是直接起身的。

滿寶:“你怎麼不多穿一些?小心著涼。”

大吉便去給白善拿鬥篷,他走到滿寶的身側,也擡頭向山坡上看,問道:“有人來了?”

話音才落,便看見有火光在夜色中亮起,幾人都看到了遠處停住的二十幾騎。

白善瞇了瞇眼,問聶參軍,“只有這些人?”

聶參軍道:“已經讓斥候去打探,對方可能還隱藏在他處,不過距離一定不近,不然我們一定能發現。”

這裏沒有遮擋,四野皆空,有壞處,也有好處。

壞處是他們不好躲藏,但好處也是此,對方想夜襲或怎樣,同樣不好隱藏。

大吉拿了一件墨色的鬥篷出來給白善披上,派去和對方溝通的一個斥候快馬回來稟報,“大人,他們說他們是附近的牧民,部族中有走失的孩童,所以深夜出來尋找。”

斥候頓了頓後繼續道:“卑下已說明我們的身份,他們說驚擾了大人們想親自上前來道歉,也討碗熱水喝。”

眾人對視一眼,滿寶道:“讓他們上來吧。”

聶參軍就點了一人道:“你帶著人入帳篷裏看著他們,他們昏睡還好,要是醒來鬧騰,直接殺了。”

士兵領命而去,斥候也起身離開去請人了。

滿寶摸了摸自己有些亂的頭發,白善看了一眼,將自己的發帶送給她,她就隨手攏了一下後綁起來。

得了斥候的回話,二十幾騎直接飛奔而來,營地裏所有的護衛都醒了,連兩位行人都探頭往外看了一眼,不過見周滿他們都是常服,便又縮回去繼續躺著,只是眼睛雖瞇著,耳朵卻豎起來,只等動靜不對就跑。

二十幾飛奔到跟前,滿寶感覺一股悍氣鋪面而來,她挑了挑嘴唇,匪氣這麼重也敢冒充牧民?

為首的三人下馬,其余人都還在馬上,三人上前來,目光劃過站在中間的周滿,然後就略過她定在一旁的莊先生身上,對方右手放在心前微微彎腰行禮,“大人,驚擾了大人,還請大人恕罪。”

莊先生看了一眼滿寶後微笑道:“小夥子客氣了,不過現在深夜,沒有現成的熱水,我已吩咐人去燒了。”

莊先生側身,指了不遠處的一個大火堆道:“出門在外,簡陋得很,孩子們都還在帳篷裏睡覺,幾位要是不介意,不如坐在這裏歇歇腳?”

三人笑著應下,回身一揮手,手下們就一起下馬走過來,反倒簇擁著他們往火堆那裏去。

聶參軍垂下眼眸,放在側邊的手微微搖了搖,止住要圍上來的士兵和護衛們。

滿寶和白善對視一眼,跟著莊先生走在前面,到了火堆邊,倆人也沒坐主位,依舊讓莊先生坐在主位上,滿寶坐在副位。

聶參軍則落後周滿一位坐下,請跟來的三人坐在對面,這些小凳子是馬車上的,額外帶的不多,所以能坐的人也就不多。

他們也不在意,直接盤腿坐在草地上就行,只不過為首的三人的確坐在了凳子上。

他們不動聲色的掃過他們的帳篷,正好和被吵醒,探出頭來看情況的白二郎對上眼睛。

此時白二郎眼睛都沒完全睜開,只是皺著臉裂開一條眼縫,目光掃過他們也沒往腦子裏去,只是看到了火紅火紅的大火堆,於是縮了回去和坐起來發呆的劉煥和殷或道:“不知道是誰睡不著覺起來燒火,我們繼續睡吧。”

說完躺下去,抱著被子眼睛一閉又睡著了。

劉煥聽他這麼說,也滑下去將被子拉到脖子上。

殷或也正要躺下去,但想想不太對,努力睜開眼睛看了一圈帳篷,問道:“白善呢?”

沒睡熟的倆人嘀咕道:“誰知道呢?”

“更衣去了吧,你也要去更衣嗎?”

殷或沒那個意思,便躺了下去,然後就隱約聽到莊先生說話的聲音,奇怪,這麼晚了,莊先生怎麼會起來?

念頭只是一閃而過,他呼吸很快慢下來,睡著了……

白二郎一縮回去,他也就收回了目光,笑著問莊先生:“大人是什麼官?是要去哪裏高就?”

莊先生笑道:“不才,只是鴻臚寺一小官,此次是奉命前往安西都護府。”

“沒想到要去這麼遠,不過安西是好東西,大人是以後就要在安西高就了?”

莊先生笑著點頭,“是好地方,我等臣民自然是聽陛下的意思,陛下有命我們自然要留下的。”

旁邊一人忍不住問:“二哥,安西都護府在哪兒?”

二哥橫了對方一眼沒說話。

莊先生就笑著接口道:“安西就是高昌,在龜茲一帶。”

這麼說他們就聽明白了,忍不住怔了一下,那是夠遠的。

那位二哥還想多問一些,莊先生已經笑瞇瞇又慢悠悠的問道:“聽斥候說你們是丟了孩子?”

幾人都快忘記他們找的理由了,聞言立即點頭,做出一副憂愁的樣子道:“是啊,也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

莊先生就正色的問:“一共丟了幾個孩子?都是多大歲數的?是自己跑丟的,還是碰上了拍花子?”

縱然知道是假的,滿寶還是忍不住開口問,“草原上還有拍花子?”

莊先生就瞥了她一眼道:“怎麼沒有?不管是在哪裏都有拍花子,所以你們要小心些,別叫人把你們給綁走了。”

教訓完弟子他就關切的看向他們。

他們只能拿出提前準備好的說辭,“都是十歲上下的孩子,一共五個,他們是放牧的時候不見的,牛羊都還在,就人不見了,家裏都著急,部族還是第一次丟這麼多的孩子,所以就出來找。”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