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2章 等天亮

白善這才掀起眼皮看他們,面色和緩的道:“你們刀口舔血的,為的不就是吃好喝好的活著?要是連命都沒了,談什麼享福?”

賊寇們冷笑道:“我們雖是馬賊,但也講義氣!”

白善冷笑道:“燒殺搶掠之人講什麼義氣?”

“你!”

“義氣,剛正之意,你們是剛烈,還是正直了?”白善轉身道:“你們有一個晚上的時間來想。”

聶參軍吩咐人看緊了他們,也轉身離開。

滿寶撐著下巴坐在一張小凳子上發呆,看到白善過來便問:“他們招了嗎?”

“沒有,”白善問:“一個晚上他們應該不會死吧?”

滿寶點頭,“應該不會,刀口不是很深,現在血基本上止住了,只不過……”

她頓了頓後道:“現在不及時處理,過後傷口腐壞的可能性會加大。”死亡率也會升高。

白善點了點頭,沒有繼續這個話題,而是直接道:“明天再給他們處理傷口。”

滿寶蹙著眉頭,半晌才慢慢的點了點頭。

白善就笑著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道:“他們現在並不是你的病人,而是聶參將的犯人,他把人交到你手上了才是你的病人。”

滿寶點頭。

帳篷搭建起來,周滿幾人都住進去,所有士兵和護衛則分為內外拱衛,大吉還將他們的弓箭給找了來,“少爺,滿小姐,你們的弓箭還是隨身帶著吧。”

白二郎想起什麼,興奮的問道:“大吉,我們的劍呢?”

劉煥問:“什麼劍?”

“佩劍!”白二郎自得道:“白善的劍是他父親以前用的,我的劍是臨行前明達公主送我的,既是出來行走江湖的,當然要有佩劍了。”

劉煥:“……我們不是出來遊學的嗎?怎麼變成出來行走江湖了?”

“哎呀,差不多就這意思了,先把我的佩劍找出來。”

大吉:“……堂少爺,佩劍在箱底呢,而箱子都綁在車上,這會兒翻找不太方便。而且,”

他上下打量倆人,“你們的劍法……”

白二郎不服的嚷道:“我們可是有學劍操的,還是不錯的。”

大吉就扭頭看向白善,聽他的吩咐。

白善道:“不好找就不找了,到時候真需要我們用劍上,可能隨便撿一把刀都比劍好使。”

滿寶抱著自己的小弓嘆氣道:“白天射箭都不太準,更不要說晚上了,萬一射中自己人怎麼辦?”

殷或:“那只能算運氣不好了。”

莊先生見他們這麼興奮,不由出聲,“行了,趕緊收拾一下用飯,然後休息,晚上要輪流值守。”

雖然用不上他們值守,但最好還是有人醒著,有事兒好拿個主意。

眾人應下,把各自的武器放回帳篷裏,然後去吃烤熱的饢,真沒想到,出涼州的第一個晚上就是吃幹糧,本來計劃是片了羊腿肉涮著吃的。

滿寶挑揀了一個芝麻饢餅,掰成了兩份,分了一半給白善。

倆人就並排坐著啃著吃,“天黑了,不知道涼州那邊收到消息沒有,山裏去救人的找到人了沒有?”

白善突然擡起頭來看向那邊,“好像回來了。”

滿寶立即起身看過去,很快馬就到了跟前,有兩匹馬上帶了人,火光中,滿寶看到血淋淋的……

她一怔,立即把饢塞在白善手裏跑上去。

士兵們將人從馬上揪下來,滿寶近前才看到他們是衣服上帶了血,臉色發白,但看著還好,滿寶松了一口氣,問道:“這是怎麼了?”

士兵們道:“我們看天快黑了,正想在山裏找個地方先駐紮著,結果剛停下,這個就抱著一個賊滾了下來,我們嚇了一跳,就不小心把那賊寇殺了。”

“這一個則是出山的時候在另一個關口遇上的。”

滿寶就問:“你們的同伴呢?”

倆人落淚,“跑散了,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

“哦,只要不被抓到就好。”

滿寶給他檢查了一下身體,發現也沒有太嚴重的傷,松了一口氣。

“天黑了,剩下的人只能等待明天了。”白善走到她身邊,“先讓他們下去吃東西休息吧,這麼多賊寇失蹤,不知道他們是會選擇今晚出來,還是明天才出來。”

滿寶想了想後問,“要不要給他們一些安神藥?”

白善略一思索,頷首道:“熬上吧。”

於是滿寶轉身去抓藥。

聶參軍讓人給他們送藥去,道:“雖然我想要你們的腦袋去立功,但也不想你們死得這麼快,所以喝了吧。”

他們以為是止血藥,接過後就一仰脖子喝了。

聶參軍滿意的點頭,不一會兒他們就困倦起來,然後頭一歪,睡著了。

聶參軍就一揮手,便有士兵上前將人拖到了一個小帳篷中,給他們兩床被子就完事兒,只要凍不死人就行。

在他們啃完饢餅時,魏行人總算一身酒氣的和衙役斥候回來了,他道:“相談甚歡。”

聶參軍和白善就齊齊松了一口氣,相視一眼後微微一笑。

滿寶轉身安心的回帳篷,將弓放在身側,打了一個哈欠後躺下睡覺。

周立如總算感覺到些害怕了,小聲問道:“小姑,他們要是來了怎麼辦?”

“別擔心,離我們五裏處有一個部族,只要他們不是一夥兒的,他們就不敢闖營,”滿寶眼睛閉起來,意識已經開始散了,她道:“就是一夥兒的也不怕,他們不知道我們底細,不會在夜裏動手的。”

說完滿寶就睡過去了。

半夜,她是被科科叫醒的,她終於醒過神來睜開眼睛時,聶參軍和大吉等人也都醒了,爬起來在黑夜中註視著遠方。

滿寶摸出放在一旁的鬥篷,直接披了就出去,這是臨睡前周立如拿出來的,預備著夜裏逃命太冷披的。

她一出去,大吉便看了過來,快步上前問道:“滿小姐怎麼醒了?”

滿寶問:“是不是有人來了?”

大吉頓了頓後點頭道:“是,我們聽到了馬蹄聲,正等著呢。”

聶參軍也上前來,先和滿寶行了一禮,這才道:“大人,下官已經派人過去了。”

“要打嗎?”

聶參軍搖頭,“只是詢問來歷和意圖而已,人已經昏睡,他們不一定知道人在我們這裏,等天亮就好了。”

也是,所有見到他們的賊寇不是死了,就是被抓到這兒來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