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1章 選擇

白善卻道:“何不讓衙役和我們的斥候一起過去一趟,說明身份,就說我們借塊地方駐紮。”

聶參軍目光一閃,定定的看著白善,只覺得讀書人果然夠奸詐,不,是夠聰明。

他道:“要是其部族之中有和賊寇熟悉的人……”

意思是他們要是有所勾結怎麽辦?

白善道:“不是說段刺史剿過四次,其中有兩次還把他們打散了嗎?”

衙役楞了一下後點頭道:“是。”

聶參軍就明白了,這些賊寇和當地的牧民應該沒太親密的關系,不然聶參軍沒那麽容易把他們打散。

聶參軍轉了轉眼珠子,道:“要是兩位行人肯跟著一起去就好了,不僅能代表我們的誠意,也表達了朝廷的意思,像這種阻斷商路,燒殺搶掠的馬賊,我大晉絕不容許存在。”

白善一臉嚴肅的點頭,“不錯,我去和兩位行人談一談。”

就在邊上的兩位行人:……

不用白善勸,魏行人直接自己請纓了。

滿寶就翻箱子,很快翻出兩罐藥膏和幾包藥出來,“這是禮物。”

上門做客總是要帶禮的,她給魏行人介紹道:“這些藥是在圖圖部的時候配的,給孩童打蟲的,一包十個人的量,熬煮兩次,將兩次的藥汁混在一起吃。這一共是五包,所有的都在這裏了。”

白善道:“再帶上一些茶葉。”都是草原上稀缺的東西。

莊先生點了點頭,由著他們去準備。

聶參軍看時間不早了,揮手道:“紮營吧。”

滿寶也挽了袖子,和閑著沒事幹的白善道:“我需要熱水。”

白善知道她要給受傷的人處理傷口,點了點頭後和白二郎幾個一起去找幹枯的草回來生火。

莊先生也挽了袖子去幫忙。

尤老爺等人身上都沒有嚴重的傷,他們很識時務,在發現被馬賊包圍,而他們跑不掉後就投降了,被抓進去時也很聽話,除了被推幾下和踢幾下,大多傷都是今天逃命時摔出來的。

滿寶只看了一下便去看被砍和被箭射中的幾個賊寇。

她檢查了一下後對周立如道:“將我那個大藥箱取來。”

裏面有刀和夾子之類的東西。

周立如去拿。

滿寶已經將幾人的傷口都檢查了一遍,她才把藥箱拿來就報了一串的藥名,“止血的藥湯,你抓好以後交給白善他們熬上,再取一瓶金瘡藥來。”

聶參軍就晃過來,聞言道:“周大人,這些都是馬賊,照我的意思實在沒必要浪費藥材,何況還是那等貴重的金瘡藥。”

路過的士兵連連點頭,小聲道:“大人,您帶的金瘡藥是濟世堂的吧?他們家的金瘡藥是三七粉,可貴了。”

滿寶正要說話,抱了幹柴上來的白善便接口道:“也行,反正送回大牢裏最後也是要被砍腦袋的,與其一路費糧食費工夫看守,最後還費刀砍一下,還不如現在讓他們慢慢流血死呢。”

滿寶心中一動,就一臉糾結道:“不好吧,到底是人,醫者仁心,萬一他們以後立功可免去死罪呢?”

“不可能的,”白善道:“你沒見他們堅強得很嗎?一點兒也不像是會開口的樣子,不如就這樣吧。”

他頓了頓後扭頭看向聶參軍,問道:“聶參軍,這些人的人頭也都算軍功吧?”

“算!”剛才殺死的,他們沒有把屍體拖出來,卻把腦袋給砍了,回頭要算軍功的。

只是這一行裏老的老,年輕的年輕,聶參軍不想嚇到他們,所以讓士兵帶著人頭走在另一邊,現在人頭用包袱包起來了,沒讓他們看見。

他不明白白善為何提起這事,是看不慣他們如此殘忍?

白善卻面無表情的道:“哦,活著砍下腦袋太過殘忍,還是等他們死了再砍吧。”

說著把木柴放下,然後提議聶參軍,“要不要把他們的傷口弄開些,這樣血流得快一些。”

聶參軍:……這要怎麽接呢?

應呢,難道真戳兩刀放血?

不應倒顯得膽怯了,看著就不像是要弄死他們的樣子。

滿寶則是低頭看了一眼他們,然後搖頭,“算了,給他們包一包吧,要是不用藥,夜晚這麽冷,慢慢就會死了。”

白善點頭:“行,你去給尤老爺他們看看傷吧。”

滿寶遲疑了一下還是將這塊地方讓給了他們,拎著藥箱先去看尤老爺等人。

周立如抓了藥回來,覺得氣氛有些不對,眨眨眼,跑去找滿寶,“小姑,他們幹嘛呢?”

滿寶憂傷的嘆息道:“他們在刑訊逼供。”

周立如:“……這不能叫刑訊逼供吧?”

滿寶改口:“他們在為剿滅馬賊做準備工作。”

尤老爺他們,除了一個人摔跤時胳膊墊在下面折了需要處理外,其他人的傷都是簡單的清洗,消毒,上藥,這種挫傷只能讓它慢慢好,所以處理起來特別快。

另一邊,傷得比較重,只是一開始用布纏了幾下止血的賊寇正擡起蒼白的臉看著倆人。

目光從聶參軍身上移到白善身上,為首的那人露出扭曲的笑容道:“中原的羊崽子進了草原就能變成狼?別是虛張聲勢嚇唬人吧?”

聶參軍踱步上前,一腳踩在他被砍了一刀的肩膀上,微微用力,他忍不住痛呼出聲,本來已經止住大半的血又滲了出來,一下就把麻布給染紅了。

他面無表情的道:“他是不是虛張聲勢我不知道,但本官知道本官不是就行。”

白善有些不適的微微偏過頭去,垂著眼眸沒說話。

聶參軍又碾了碾腳,這才收腳道:“勸你老實一點兒,要是肯說出賊窩的藏處立功呢最好,不肯也沒什麽,折磨一番拿你的人頭去立功就是,我總不會虧的。”

對方疼得咬壞了嘴唇,吐出一口帶著血沫的唾沫,他陰狠的盯著聶參軍問,“你們不是涼州的官軍。”

雖是問話,卻是肯定的話。

聶參軍露出牙齒笑,“不是,所以,能拿你們的人頭換軍功就行了,長遠的功勞什麽的,我們不稀罕,也撈不著。”

“段刺史不會讓你殺了我們的。”

聶參軍道:“在他來前動手就好了,最早明天正午他們才能到,所以你們有一個晚上加半日的時間來想到底是把人頭給我們,還是招供立功。”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