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9章 行動

莊先生在後面的馬車裏聽了全程,見聶參軍雖心動,卻遲遲不肯應,便掀開簾子走了出來,笑道:“聶參軍去吧。”

聶參軍回頭。

莊先生便指了白善幾個道:“我這幾個弟子雖然本事一般,君子六藝卻是從小學著的,聶參軍把他們也帶上。也讓他們歷練一下。”

“這怎麼行?”聶參軍道:“周大人怎可涉險?”

而且這裏面還有一位未來的駙馬爺,白善雖沒有特殊的身份,但他在陛下和太子殿下那裏的份量也不小。

莊先生道:“此去西域,危險的地方且多著呢,此時有你們護佑,賊寇又不多,正好讓他們見識歷練一下,日後再遇見危險也就知道躲閃,聶參軍身上的擔子也輕一些。”

聶參軍:……他們老老實實的待著他的擔子就很輕了。

不過莊先生親自開口,聶參軍還是被說服了,於是他帶著一行人轉到大道上,莊先生等人則留下。

殷或也跟著湊熱鬧,聶參軍看了他好幾眼,倒沒有讓他留下,不過他讓一個士兵先去勘察,然後將馬放在山腳下,側邊山坡高出一截,草木又茂盛,所以馬放在這裏被完全遮擋住,除非上了大道不然就是站在山上往下看也看不見。

然後他帶著他們跳上山,當然,他和士兵們是跳的。

他回頭看向身後的人。

這道山坡足有半人高,臨近道路的一邊應該是修繕過,被人鏟掉了一些泥土,所以是呈九十度的坡,連個緩沖都沒有。

白善他們一看,將袍子撩起來栓在腰帶上,退後兩步助跑就跳上去了,留下殷或和劉煥楞楞的站在底下看。

劉煥左右看看,最後也擼了袖子,上前就趴在坡上,擡腳就往上爬。

聶參軍:……

白善和白二郎立即伸手揪住他的後衣領往上拉,成功幫他拉了上來。

劉煥起身拍了拍身上沾上的草屑,和白善白二郎一起回頭看向殷或,招手道:“快來,我們拉你。”

殷或謝絕了,看向他家的家將。

於是一個家將直接抱著他就跳了上去。

滿寶三人目露失望,劉煥則是張大了嘴巴,小聲道:“你怎麼不早說,我也就不爬了。”

殷或低聲回道:“你動作太快了。”

趁著他們說話的功夫,聶參軍已經給他們找好了地方,轉回來後將他們領到一個山坡下,讓他們趴著,“你們就在這兒等著。”

他正色道:“周大人,出京前我們說好了,安全這樣的事兒得聽我的。”

滿寶就老實趴好了,點頭道:“我知道,我們就在這兒給你們鼓勁,你們放心去吧。”

聶參軍帶著人走了。

大吉帶著白家的護衛看了眼殷家的家將,雙方點了點頭,留下兩個跟著他們一起趴著,剩下的人則在周圍找了視線更好的地方埋伏好。

大吉就趴在一旁,看幾個少年趴著趴著又不老實起來,悄悄的將眼前的草往兩邊分了分,然後瞇著眼朝外面看。

他並沒有阻攔,而是側著耳朵埋在地上聽,很快便聽到了動靜。

滿寶和白善也聽到了,眼中閃過亮光,都提起精神來。

白二郎也貼著地面聽了聽,小聲問他們,“你們都聽到了?”

滿寶和白善一起點頭。

而帶著人悄悄往前潛行的聶參軍等人也看到了正跌跌撞撞往這邊跑的三人,他們身後追著四個帶刀的人,緊追著他們身後,也不知道是故意戲耍他們,還是真的無力了,他們就是追不上三人,只是緊緊地追在人身後。

聶參軍右手擡起做了幾個動作,讓人分散開,然後拿出弓箭來……

能夠遠程解決的事兒就不應該近身解決……

五支箭矢從不同的方向射向四個賊寇……

賊寇嚇了一跳,立即躲閃,有三人躲閃不及,一人直接斃命,兩個則是被射中肩膀和大腿倒在了地上。

剩下一人躲開箭矢,他不知道暗中有多少人,想也不想轉身便要跑。

聶參軍已經抽出刀,直接踩著幾棵樹借力追上去,一下落在了人的前面,轉身便和人打起來……

士兵們湧出,放過逃命的三人直接沖上前去,將受了減傷的砍倒在地,有一個還要補刀,被一個士兵攔住,“大人說了要留活口,你用刀口砍,回頭還得周太醫拿藥來治,不劃算。”

那些藥可都是給他們準備的,用在這些賊寇身上也太浪費了。

士兵一想還真是,於是用刀背拍了賊寇好幾下,怒目道:“老實點兒,不然殺了你們。”

比賊寇還像賊寇。

賊寇瞬間不敢說話了。

士兵們將倆人綁起來,那邊聶參軍一腳將人踢飛過來,對方想要爬起來就吐了兩口血,有些站立不住。

身後伸來一只腳直接將人踩趴下了,不等他掙紮就被扭了手綁起來。

聶參軍左右看了看,“還真沒有埋伏啊,對了,那三人呢?”

士兵們一怔,往後看了看,那三人早沒人影了,“跑了?”

聶參軍皺眉,“帶上人我們回去。”

滿寶他們正趴在地上聽動靜,雖然只聽到些咚咚的聲音,但他們也聽得津津有味,正聽得起勁兒,大吉突然擡起頭來向前面看去。

白善也聽到了隱約的呼救聲,也擡起頭來,悄悄的開了一些草往前看。

大家一看,立即湊上去一起看。

就見遠處,有三個人隱隱綽綽的往這邊跑,一邊跑一邊氣喘籲籲的呼救,聲音並不是很大,但大家還是聽到了。

不等大吉動作,蹲在樹枝上的殷家護衛便跳了下去,正好擋在他們身前。

跑過來的三人嚇了一跳,也不待看清楚人,轉身就要換方向跑,殷家的人道:“別跑了,我們是來救你們的。”

話是這麼說,但三人還是往回跑了好遠一段路,這才躲在樹後小心的探頭看過來。

護衛無語道:“你們是尤老爺的夥計?周大人在前面等著你們。”

畢竟同路過一段時間,護衛雖不知他們的姓名,卻眼熟,一眼掃過去就認出了他們,也是因為這個他才肯跳出來的。

但三個夥計沒有護衛這份眼力,他們遲疑不已,白二郎忍不住要起身,卻被大吉一把按住,他起身來走出去,“周大人在此,你們過來回話。”

三個夥計一看到大吉就認出他來了,對其他護衛他們不認識,但這個護衛卻是時刻跟在那位周大人和白公子身邊的,三人眼淚一下就出來了,悲戚的沖上前要抱大吉,“大吉護衛——”

大吉:……

護衛:……

這差別對待也太明顯了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