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7章 聽到

傍晚的時候,藥鋪送來了泡好的兩壇酒,滿寶開封看了一眼,然後才封上,“藥是好藥,酒聞著也不錯,先泡著,越久越好。”

於是他們把酒塞在了行李的最裏面讓它好好的相互作用。

啟程就要起得很早,第二天天未亮他們就都起來了,這讓習慣他們晚起的驛丞好一陣不習慣,要知道他們住在這兒幾天可都是日上三竿才起的。

嗯,除了爬長城的那一天。

好在他們昨晚臨睡前就告訴了驛丞他們起身的時間,所以驛丞還是提早起來給他們安排早食了。

朝廷官員住驛站,能帶的家屬,每一頓可以吃到的菜色和數量都是有明確規定的,外帶的數量也是有規定的。

越大的驛站越遵守這種規定,多余的要付錢。

因此滿寶他們吃早食的時候,他們的管事就去和驛丞算賬,將這幾天他們額外的花銷補足。

吃飽喝足又拿了不少後,大家便啟程離開驛站往城外去,才走出一段就碰到來送他們的郭田等人。

雙方都驚訝,白善:“沒想到郭兄嶽兄和全兄會來送我們。”

郭兄三人:……我們也沒想到你們會起這麼早。

不過這話他們是不會說出來的,三人跟著送他們出城,到了城門口就發現段刺史父子早等在城門那裏了。

一行人將他們送出城外,段刺史歡迎他們再來,段丞則和郭田三人站在一起羨慕的看著他們,不知道他們何時也能和他們一樣出去遊學。

不過遊學不僅要解決安全問題,還要解決金錢問題。

畢竟不是誰都能和周滿他們一樣出行不僅有朝廷的官兵保護,還能免費吃住驛站。

就是段丞,出門太久也會煩惱金錢的問題,更別說郭田三人了。

滿寶揮手和他們作別,高高興興的離開了涼州城。

段刺史派了兩個衙役給他們引路,他們道:“前面有一段路不好走,大人怕大人們走錯了。”

到了下午,夕陽都冒出來後,他們就到了需要分叉的那個路口,滿寶他們終於知道段刺史為什麼派人給他們引路了。

只見前方一條雖長了不少草,卻還能看出車軸的大路沿著前面一座青翠的山向前,一直深入山中,看不見去向。

但是,兩個衙役卻是一轉彎,指了旁邊長滿草的地方道:“這裏有一條小路過去,也能走馬車的。”

滿寶幾個下車,盯著草地很認真的看了,白善還假裝很懂的蹲下去盯著草地看,半晌後不得不放棄,“這哪裏看著像一條路?”

衙役道:“很少有人走,就是一些經常過路的客商都不知道,也就我們這兒的人因為常到這邊來放牧,偶爾會走到這邊來,所以知道一些。”

兩個衙役道:“這條路要遠一些,繞過去是一片豐美的草地,所以有不少牧民會去那裏放牧,要接到官道上,要比這條大路多走近一日的路程,不過大人們不往肅州城去,可以再多走一天,繞到另一個方向的官道,那樣也就遲個大半天左右。”

莊先生瞇著眼睛看了一陣,問道:“可是這條官道有什麼不妥?為何不能走這條路?”

兩個衙役笑道:“倒沒什麼不妥,就是山裏有些馬賊,時不時的下來驚擾過路的客商,我們大人剿過幾次,但他們狡猾,每次兵馬一來就往山裏躲,這山雖不大,但林密,想要在林子裏找到他們也不容易。”

這就是平原的壞處了,放眼望去,除了這邊起伏的兩三座不高的山外便都是一望平川的草原,兵馬一來就能看見,根本不能潛行。

而且草原上的馬賊馬都不錯,想要把他們全都剿了還真的不容易。

而只要逃了一個,過一段時間他又能帶回來一幫人,衙役一邊給他們領路,一邊抱怨道:“也不知道他們上哪兒招來這麼多人,每次打跑了,過個一年半載又帶了一夥人回來。”

白善他們幾個不坐車了,這條路有些顛簸,坐車不如騎馬,連殷或都騎在了馬上,讓它踢踢踏踏的往前走。

因為路不好,大家都是緩行,白善擡頭看著山上的密林,道:“招兵買馬最需要的就是錢,山賊也是一樣的,逃掉的人能招到兵馬靠的就是有錢吧?把他們藏起來的東西都起了,他們沒錢,就算逃掉了也不招不到人,自然就偃旗息鼓了。”

“公子說的是,”衙役笑道:“我們大人也是這麼認為的,所以兩次剿匪,兩次都進山找東西,可這山看著不大,要找到藏東西的地方也不容易,所以……”

滿寶眉眼一動,勒住馬,她一停,大家便也不由停下,身後的馬車也停了下來。

白善扭頭問她,“怎麼了?”

滿寶不知道要怎麼和他們說,頓了一下,幹脆“噓”了一聲,小聲問他們,“你們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大家便一靜,豎起耳朵認真的聽,白善有些不太確定的道:“鳥叫聲?你要抓鳥嗎?你聽得出來這只鳥你沒見過?”

滿寶不僅喜歡沒見過的花草樹木,也喜歡沒見過的蟲魚鳥獸,不對,應該是小嶽父喜歡。

滿寶:“……你想少了,我是問你們有沒有聽到人呼救的聲音。”

大家一聽,立即精神起來,紛紛側著耳朵努力的去聽,半晌後大家一起搖頭,連殷或都忍不住開口質疑,“你是不是昨晚沒睡好?”所以幻聽了……

滿寶道:“沒有,我耳朵可好了。”

不過她也豎著耳朵認真的聽了聽,嗯,也沒聽到,但是科科說的總不會有錯,看來人離他們還很遠。

白善認真了好久也沒聽出來,幹脆放棄,直接和她擠眉弄眼,“是你聽出來的,還是小嶽父聽出來的?”

滿寶眨了一下眼睛,白善就明白了,是小嶽父的本事。

白二郎幾人靜靜的看著他們打眉眼官司,等他們打完了便直接問道:“有什麼話不能直接說?”

白善已經道:“行了,既然聽到人救命,我們就不能不理,你們說是不是?”

眾人:……我們不是,我們沒聽到。

但白善已經扭頭吩咐護衛去中間找聶參軍,然後問滿寶,“你能聽得出來人多人少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