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4章 哭窮

段刺史沒想到白善問起這事來,嘆息一聲,倒也不隱瞞,“因為刺史府金錢有限,沿途的驛站能拆的我都讓他們拆了。”

其實並沒有拆,只是關了起來,因為拆也是要錢的,留著以後需要開的時候也省一些錢。

要是其他官員,段刺史肯定要一點兒臉的,但對著周滿他們嘛,段刺史就很不要臉了。

一來,他們一個兩個都跟皇帝親近,哭窮可以讓皇帝知道涼州很窮,急需支助;

二來,大家都是太子的人,四舍五入就是自己人,既然是自己人,有了難處自然要讓自己人知道的。

於是段刺史就很專心的和白善及莊先生哭窮,連一旁的白二郎殷或等人也聽怔住了。

涼州很窮,表現在方方面面。

涼州轄下本來有一片土地肥沃的水田,不是很大,但衙門每年還是能夠從其中收到一定稅收的,百姓也勉強可以自給自足。

但這兩年涼州雨水少,那一片水田是在湖邊的,那有兩片湖,相距不是很遠,有河道和溝渠從湖邊往水田裏引水。

農田本來距離湖邊就有一定位置,是為了防止水土入湖,湖反而萎縮。

結果這兩年先是幹旱,產量減少,然後去年還生了許多小蟲子,糧食的產量更是不能看。

除了那一片田地外,其他地方都只有零星田地,糊口都不夠,更別說收稅了。

除此外就全是牧民。

牧民的稅收本也不低,去年雪災,還有疫情,朝廷給災區賑濟的藥材根本不到涼州。

所以涼州得自己負責天花病人的治療。

藥方子京城那邊倒是送來了,但買藥需要錢,病人的吃喝,包括其家人的吃喝也需要錢。

不然他們沒死在天花上,卻死於饑餓和苦寒,那也是他政績上的一大過錯。

所以段刺史年前一清點,發現自己沒錢了。

沒錢了也就算了,當時情急,他暫時挪用了要上交給朝廷的稅和捐,想著能借口沿路要過疫區推一段時間,過後再借口雪災推一段時間……

反正這種事,他們這些離得遠的州府經常這麼幹,通常都會不了了之。

大晉疆域遼闊,夏州以北以西的地方基本上收不上稅來,連自給自足都做不到,戶部時不時的就要接濟一下,只是逢年過節給皇帝上個貢,送個禮物就行。

段刺史沒少這麼幹,他這次的確也成功了,開春後不久,一語成讖,北地的確又下雪了,還下得挺大,涼州損失巨大,不少牧民家裏新生的小羊羔凍死了,連成羊都凍死了。

加上天花疫病的損失,涼州根本沒緩過勁兒來。

於是段刺史上書請罪加哭窮,意思是,準備運送進京的稅收和捐沒有了,為了抗擊雪災和天花,他不得不挪用了,但現在還不夠,請求國家支援。

然後戶部來文書表示了對他挪用稅收的諒解,知道今年特殊,但以後要補齊,順便提了一下,涼州這八年來已經有三年不上繳賦稅的記錄,今年是第四次,希望他們將來一次性補足。

對於涼州請求幫助的事戶部回絕了,並表示戶部現在也很難,抗擊疫情國庫付出很大,現在是開春,各地都需要錢,目前已經騰不出錢來給涼州,希望他能自己堅持一下,開源節流吧啦吧啦……

反正就是沒錢。

段刺史嘆息道:“因此,我才將驛站裏的人都召回,實在是沒錢了,除了驛站,一些關口裏的人我也縮減了人數。”

驛站繼續開著,不僅驛丞和夥計需要吃喝,木炭這些東西,還有配備的馬匹等也要餵養。

路過的是客商或私人還好,勉強能賺一些,回不了本錢也能補貼一些花銷,要是周滿這樣的官員,住進去他們不僅收不到錢,還得負責他們的吃喝,牲畜的糧草等。

花銷很巨大的。

所以段刺史幹脆把人全召回,把驛站給關了,可是,他還是窮,所以他急需皇帝和太子的幫助。

他目光炯炯的看著白善。

白善:……他就是好奇的問一問,畢竟本來可以每天都住進驛站裏,就算沒有熱水洗澡,最起碼也要熱飯吃,但一路下來,從走過懷遠後他們就在風餐露宿了。

錢這種事,皇帝是不能一人做主的,而且戶部應該也沒說錯,別的地方比涼州更需要補貼。

於是他的目光掃向劉煥。

劉煥立即低頭當什麼都不知道。

白善只能表示有機會他會和太子匯稟的。

段刺史就松了一口氣,白善卻忍不住問道:“難道涼州這邊就沒有土產可以和外界做生意嗎?我記得涼州這邊有鐵礦。”

段刺史就一臉復雜的道:“涼州這邊的鐵礦早在大德年間就賣出去了。”

那是先帝時候的事了,白善表示明白,那段時間混亂得很,涼州今天是大晉的,明天可能就是突厥的,後天可能就被吐蕃給占去了。

大晉一定是在占領之後缺錢用,幹脆就把轄內的鐵礦賣給了本地的大族。

大晉未必守得住涼州,但本地的大族應該能守得住自家的鐵礦,守不住也沒什麼,反正大晉拿了錢,虧的總不會是他。

誰知道陛下登基後慢慢穩定了局勢,不僅重新把涼州搶了回來,還擴大的疆域,把本來屬於其他藩國的地方也給搶了回來,咳咳,總不能言而無信,又把鐵礦收回來不是?

地方也是要長治久安的。

白善也不敢給他瞎出主意,只能道:“或許可以找他們捐助一些,好歹先過了今年再說。”

段刺史暫時還不打算拉下臉來去求那些人,先等朝廷的援助,沒有的時候再說。

滿寶已經給段老夫人看完病了,她就是風濕,所以天氣寒冷和下雨時腿腳骨頭難受,這個沒什麼太好的辦法,滿寶給對方紮了一套針法後就給她開了泡腳和口服的藥方。

她道:“不知涼州城內可有會針灸的大夫,若有,我留下一套針法,他可以給老夫人紮一紮,一旬一次,配以用藥,效果要好很多。”

老夫人這會兒感覺好了許多,腿上有些暖洋洋的,不似之前那麼難受,聞言立即道:“周太醫肯留下方子自然最好,我們之後就去請大夫。”

這套針法主要是紮下肢,老夫人年紀又大了,就算是男大夫,也是可以試一試的。

就是背部不好紮,老夫人扭捏了一下後問,“不知有沒有不紮後背的針法?”

滿寶想了想後道:“我可以精簡一下,只是效果沒有這一套針法好。”

老夫人惋惜的嘆了一聲,不過還是接受了,將褲腿撩起來她還能接受,當著男大夫的面撩起衣裳卻是不行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