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0章 加入

一行人進到驛站,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間住下,他們這段時間都沒睡過床,所以一躺下滿寶就忍不住發出滿足的嘆息,抱著被子滾了半圈,然後睡到外面,讓周立如睡裏面。

周立如也困,打著哈欠爬進去,問道:“小姑,我們要添置什麼藥材?”

滿寶道:“缺的都要補上,再準備上一些治療天花的藥材,我們一路上看看情況。”

周立如就記在了心裏,然後打了一個哈欠後就睡著了。

驛站裏的人大多都睡了,但涼州的其他人家並沒有那麼早入睡。

刺史府裏段刺史更是剛從外面回到府上。

一個幕僚跟著進了書房,匯報了一下今天下午一些他沒來得及處理的事兒,最後想起了什麼,提了一句,“驛站那邊今日來信說有京城出來的大人往西域去,路過我們涼州停下,可能要停幾天。”

段刺史就道:“又是仗著公款吃喝的?帶的人多嗎?超出的人不是很多,這邊就給他報了,不過和驛丞說一聲,多給他們準備主食,菜蔬和肉這些貴,我雖願意付錢,卻也不能讓他們大手大腳。”

“大人誤會了,驛丞說除了規定內的名額,超出來的人他們都付錢了。”只不過走了官員家眷,全部八折優惠,比住外面客棧還要便宜就是了。

段刺史也只是挑了一下眉頭,並沒有很關註這件事,“還有嗎?”

“大人不問問公幹的是誰嗎?”

聽幕僚這麼問,段刺史就問:“是哪位將軍?和我有關系?”

“不是將軍,是太醫院的周太醫。”

段刺史一時沒反應過來這是誰,幕僚就壓低了聲音道:“您忘了,她還是崇文館編撰,是朝中現在唯一的女官。”

段刺史立即反應過來,“是她?她去西域幹什麼?”

西域那邊不該派個大老粗去嗎?

不然也該鴻臚寺的那群人去吧?讓一個太醫去西域幹什麼?

幕僚點頭,“我打探了一下,驛站那邊說,他們似乎要往西域去找防治天花的方法。”

段刺史立即坐直了身體,鄭重的問,“西域那邊有防治天花的方法?”

“不知道啊,不過聽他們說得很鄭重,應該是真的,何況這是陛下派出來的人。”他道:“除了這位周太醫,同行的還有一位莊大人,他曾是太子殿下的侍講,隨行的四位公子全是崇文館學生。”

段刺史這才聽明白幕僚的暗指,一驚,“全是殿下的人?”

幕僚點頭,壓低了聲音道:“不止呢,大人,這裏面還有一個叫白誠的。”

“他什麼身份?”

“明達公主的未來駙馬。”

嫡駙馬呀。

段刺史目中微閃,道:“你寫一張帖子,明日送去,請他們後日上門來赴宴,我給他們辦個洗塵宴,不對,他們也不會在此久留,不過本官作為東道主,怎麼也要略盡地主之誼。”

“是,我這就去寫。”

段刺史摸著胡子沈思起來,看來西域真的有方子,不然陛下和殿下怎麼會讓他們出來?

刺史府對此很看重,因此第二天一早幕僚就親自拿著帖子上門去請人。

結果所有人都沒醒。

驛丞一臉尷尬的和幕僚道:“大人們舟車勞頓,所以可能醒得晚些,要不要下官去叫他們?”

幕僚攔住了,“不急,我慢慢等著就是了。”

驛丞也不敢讓他幹等,因此親自去泡了一壺茶上來。

只是今天的滿寶等人似乎很能睡,幕僚喝了兩盞茶他們的房間也沒動靜,不過莊先生起來了。

他梳洗後下樓,才轉到第二階便對上樓下人燦爛的笑容,莊先生忍不住一頓,也沖對方露出笑容。

於是,等滿寶睡飽,伸了懶腰從床上爬起來時,樓下的莊先生不僅在幕僚的陪同下吃完了早食,倆人還坐在椅子上天南海北的聊了有半個時辰。

少年人們的睡眠都是差不多的,滿寶一醒,其他房間也傳來了動靜。

驛丞松了一口氣,他這驛站迎來送往的官員也不少了,但像周滿這樣日上三竿也不起的主官卻是第一次見。

滿寶下樓見了幕僚,接了他手裏的帖子後不好意思的道:“可我們明日約了朋友去逛長城,大人要是不介意,我們後日上門拜訪?”

幕僚從見到周滿開始便有些恍惚,他知道周滿年輕,畢竟她名聲太響,都知道她年紀不大,卻沒想到她這麼小。

同樣的話,不同的人說出來是不同的效果,要是莊先生或是他這樣年紀中年官員說這話,幕僚一定以為他是看不起段刺史,看不起涼州,所以在有意推托。

但是周滿這個年紀的少年說的……就顯得很真誠。

幕僚略一思索便點頭道:“自然不能讓大人失信於人,那後日卑下就在刺史府中等候了。”

說完又笑道:“原來大人在涼州也有朋友,不知是誰,涼州人不多,說不定卑下都認識呢。”

滿寶沒說朋友是他們昨天才認識的,笑道:“也不知道你認不認得,一個叫郭田,一個叫嶽錚,還有一個叫全瑞。”

幕僚一驚,然後笑道:“也是瞧了,這三位都是府學的學生,和我們家公子是朋友。”

滿寶也揚起笑臉,“這麼巧呀?”

等幕僚一走,滿寶就摸著下巴問,“真這麼巧嗎?”

白善接過帖子看了一眼後道:“這有什麼,涼州本就不大,府學也不大,互相認識不是正常的嗎?”

他們在益州府學上學時不也這樣嗎?

滿寶點了點頭,將此事拋在了腦後,幕僚卻是跑回家這樣那樣一說,於是第二天,郭田他們是四個人來驛站接他們的。

郭田笑著和他們介紹新來的青年,“這是我們府學的同學,叫段丞……”

白善就擡眼看向他,然後笑問:“段公子的父親莫不是段刺史?”

段丞頷首,“是。”

被他爹耳提面命的壓著來,段丞還是有些尷尬的,畢竟他們互相間又不認識,也不知道他爹是怎麼想的,想要套交情,明天有的是時間嘛。

白善卻沒有露出別的神色,反而一臉欣喜的點頭道:“緣分,緣分,我們明日正要去府上拜訪呢,沒想到今日就先見到了段公子。”

段丞見他不似諷刺,這才松了一口氣。

明天見

郭田三人:……不速之客?

段丞:我是來加入你們,不是來破壞你們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