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8章 結識

涼州和他們之前到過的城鎮都不一樣,和夏州也不一樣。

它城墻是土黃色的,城中的房屋也大多是土黃色,走在街上的人和中原的人也有很大的區別,主要是他們的衣服色彩很濃重,對比之下,衣著偏素的幾人走在其中反倒更突出些。

但是只要看他們衣服上的紋路,以及那質感就知道不是一般的布料,所以路邊飯館的夥計特別熱情的招待他們。

最後白善他們選了一家看上去比較大的飯館進去,選了二樓一個靠窗的位置,卻沒有進包廂,直接坐在視野開闊的二樓大堂。

白善往下看了一眼,留意到來往的青年男子大多手中帶著刀劍,便點頭道:“應該是,回頭讓魏行人去打探一下情況。”

莊先生看了一會兒下面後對滿寶道:“雖然我們是路過,並不在涼州公幹,不過既然來了,你不如和給涼州刺史去一封帖子,能夠坐下來說說話也好。”

他道:“我要是沒記錯,段刺史當年是太子舉薦的。”

滿寶小聲道:“我不是太子的人。”

莊先生笑道:“這有什麼要緊,外面的人認為你們是就行了。”

他們這一行人,滿寶跟太子親近,他是太子的侍講,白善四人又都是太子的伴讀,要說他們這一隊人不是太子的人,別人可未必會信。

白善卻道:“我倒覺得這事兒不急,反正也要留兩天休整,不如明天我們上街去采買添置些東西,後兒再去遞帖子,萬一人家自己找上門來了呢?”

莊先生略一思索,覺得有道理,畢竟他們這一行人裏不僅有滿寶這個深得帝心的太醫,還有殷或這個縣男呢。

此時的他們並不是無權無勢的白丁了,說不定段刺史真的會先找上門來。

於是莊先生點頭。

周立如見他們說完了,立即道:“那我叫夥計來點菜。”

沒有菜單,但夥計很機靈,可以將菜單全都背下,幾人聽著菜單點了好幾樣,然後道:“再來兩盆白米飯。”

夥計一楞後道:“公子小姐們見諒,今日的白米飯賣完了,但我們有粟米飯,還有饢餅,燒餅,烙餅,大饅頭……”

反正就是沒白米飯。

已經好幾天沒吃飯的幾人不由的朝樓下大堂看去,這會兒還沒到吃晚食的時候,只是他們午食沒怎麼吃,這會兒餓,所以才提早來的。

這會兒樓下大堂並沒有多少人,二樓除了他們外也只有一桌,他們的桌子上也並沒有白米飯。

所以……

你沒得賣就沒得賣唄,為啥要說賣完了?

想吃飯的幾人唉聲嘆氣,然後莊先生點了兩個大饅頭,白善追定,滿寶則點了饢餅……

夥計一一記下,不過還是沒忍住看了他們好幾眼,他這還是第一次遇見點主食是這樣分開一人點一人的呢,直接要一簍饅頭或是一盤餅子不就好了?

夥計轉身下去安排菜,不一會兒端了一壺開水上來,問道:“公子們要不要飲酒?”

白善代表大家拒絕了,還攔住了欲言又止的莊先生。

滿寶和莊先生道:“旅途勞頓,這時候不宜飲酒。”

好吧,在座唯一喜歡喝酒的人只能妥協。

點完了菜,大家就忍不住左看右看,前看後看,然後目光就落在同坐在二樓的那一桌子人身上。

他們坐在他們的側後方,白善正對著他們,滿寶則需要偏一下腦袋,見他們看他們身後,白二郎和劉煥紛紛扭頭朝後看,殷或也沒忍住轉了半個身看。

正喝酒喝得起勁的三個人察覺到他們的視線,忍不住頓了一下,然後紛紛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忐忑的自查了一下,沒發現有什麼不妥,便遲疑的擡頭看向白善幾個,“兄臺有何指教?”

白善聽見他問,立即高興的起身過去打招呼,“在下白善,是從京城來的,不知三位兄臺如何稱呼?”

三人對視一眼,有些忐忑的報了名號,“在下郭田。”

“在下嶽錚。”

“在下全瑞。”

三人看著都是二十上下,且頭戴的襆頭是軟羅,顯然也是讀書人。

白善先自我介紹了一下,“我們是同學,此次來涼州是遊學而來,因此對涼州不是很熟,看兄臺們是涼州本地人,所以冒昧上來打擾。”

聽說他們是京城來遊學的,郭田幾個便不由友好的笑起來,道:“兄弟有什麼不了解的盡可以問我們,我們若是知道必定告訴。”

都是讀書人,自然是多交幾個朋友比較好,而且看對方的衣著打扮,家境必不會差。

還敢來涼州遊學,家世上更是不低,遠的不看,就看站在另一邊的護衛們就知道了。

白善就熱情的請三人過來同坐。

他們桌子大,添上三人也才剛剛合適。

三人遲疑了一下便上前,互相見禮減少,聽說莊先生是他們的老師,三人便又恭敬的和莊先生行了一禮,這才坐下。

白善就坐在他們旁邊,坐下時還沖滿寶眨了一下眼睛,這樣不就好了,在見段刺史前他們也能有點兒了解。

滿寶微微抿嘴一笑。

白二郎興致勃勃的問他們,“你們還在讀書嗎?”

三人點頭,郭田有些驕傲的道:“我們都是府學的學生。”

滿寶算了一下時間,“今天是休沐日啊。”

全國官學的休沐日是一樣的,只有節假日有些區別。

白二郎就嘆氣道:“不上學,連今夕是何夕都快要忘了。”

主要過草原時好無聊,日升日落,一天下來都沒多少感覺。

嶽錚就忍不住問,“幾位之前是在哪裏上學?”

白二郎嘴快道:“我們在崇文館上學,休沐日和你們一樣的。”

郭田三人一怔,不由問道:“你們是太子伴讀?”

誰都知道,崇文館隸屬於東宮,裏面的先生都是教授太子順便編書的,裏面的學生都是太子伴讀……

白善瞥了一眼白二郎後笑著接口道:“不算伴讀,只是在崇文館裏讀書而已,現在出來遊學,郭兄可出去遊學過嗎?不知道涼州有什麼好玩的地方?”

因為白二郎一句話冷下來的氣氛重新起來,郭田更加謹慎了幾分,他道:“我們遊學過,但最遠只到了夏州,我們涼州嘛,好玩的地方不多,但長城可以一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