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4章 紮針嗎

草原上的牧民要交的賦稅和中原的百姓是不一樣的。

中原的一般百姓除了丁稅和賦捐役外,就只有口分田的田租,四十稅一,並不是很重。

就算是七裏村這樣山多地少的地方,口分田大多分的是不能耕種的山,但在永業田足額的情況下,繳納口分田的四十稅一並不是那麽難以接受。

而且羅江縣一直很窮,前後三任縣令為人都還不錯,知道口分田大多是山,並不創收,因此定下的基礎並不高,四十稅一基本沒多少,相比之下丁稅更高些。

草原上卻不是這樣,除了丁稅外,他們沒有勞役,而是直接要服兵役,大晉打仗的時候會直接從這裏征兵入營。

也沒有捐和賦,卻有放牧的稅,白善悄悄的算了一筆,發現比中原的百姓要高不少。

不過普通的牧民們並不怎麽擔憂這個,因為大晉之前的汗國,他們連人都不是自己的,更別說自己養的牛馬了。

可汗一聲令下,他們這些小部族就得上供,要是不聽從,就很有可能被丟到前線去擋石頭。

所以他們這會兒沒覺得不公,只是覺得時不時的被征去服兵役很不開心,“三年前天可汗要打高昌,我們就被招去守著涼州,最後和跑過來的吐蕃人打了一場,我們部族死了八個人。”

“你們去了幾個人?”

“十二個,現在還有兩個在軍隊裏呢,他們的腿沒瘸,不能回來。”說起這個,牧民很是驕傲的把自己的傷腿往前一放,讓白善看,他炫耀道:“沖鋒的時候馬被流箭射中,我特別機靈,當時就抱著腦袋滾了下去,滾到路邊的時候只這只腳被後面過來的一匹馬踩了一腳,然後我還沒死,就燒了一下。”

白善:“……那另一個又是為什麽能回來?”

“哦,他運氣比我更好,和人對敵的時候被砍了一條胳膊,他砍了對方的腦袋,最後回來時還拿了安家的錢,他用那些錢買了五十只小羊羔,加上他家裏原來的牛羊,一下就是族裏第八有錢的人家了。”

白善滿心復雜的道:“……是很幸運。”

牧民喜滋滋的道:“不過我也不是很差,我拿回來的錢也買了十只小羊羔。”

白善心中復雜,半晌說不出話來,“你們覺得是現在的日子好一些,還是十五年前的好一些?”

十五年前翔利可汗還在。

牧民想了想道:“差不了多少,不過現在打仗沒有那會兒那麽多,我們族裏死的人不是那麽多了。而且還有行商,我們要買粟米,買茶葉,買鹽巴都比以前容易,我阿耶只養活了我一個,但我生的五個孩子中活了三個。”

還沒有孩子的白善不能理解這份驕傲,但他也知道,在中原,孩子的存活率就不高,更別說草原了。

他沒有再說話。

一直安靜坐在一旁的殷或也不說話,他將身旁的草扯下來,隨便編了編,也不知道編成了什麽,他自己看著都有些嫌棄,便想扔掉。

白善看了一眼後道:“這是紅花,可以活血化瘀的。”

牧民一聽,立即看向殷或手中的草,目光炯炯的問道:“白公子,這是藥嗎?”

白善笑著點頭,“對。”

“那我們摘了能賣給行商嗎?”

“當然可以。”

牧民憂心,“他們會收嗎?”

白善笑道:“當然會了,而且這兩年你們的藥草不是都賣給周四哥嗎?他會收的。”

牧民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那不一定,周四爺可嚴呢,檢查藥草特別仔細,裏面摻點草都不許。”

白善嘴角的笑容一僵,他道:“藥草不比其他,是要賣給病人入口的,裏面要是摻了別的東西,不說藥效會怎麽樣,有可能還會中毒之類的,所以的確應該小心。”

牧民不好意思的笑,點了點頭。以前他們不知道,覺得都是草,反正都是吃,能有多少區別呢?

現在,在看到周滿用那些草給孩子們和族裏的人治病,他們就再也不敢小瞧這些藥草了。

此時,滿寶也蹲在圖圖部裏挑揀他們采摘回來的藥草,拿起一株,先問了阿依娜他們的叫法和用法,然後她才告訴他們她知道的叫法和用法。

她道:“很多藥材都能隨地取材,但有些在這裏是沒有的,你們必須去買,我說多了你們也記不住,所以就只告訴你們能在這裏找到的治療天花的藥草。”

但轉過身,教過他們四個人後她單獨給阿依娜開小竈,“治療天花的藥草你們沒有全的,但治療風寒這些基礎病癥的藥草你們卻有。”

阿依娜目光瞬間大亮。

滿寶道:“不一定全照著藥方上的來,我剛才突然想到,可以根據你們這裏能找到的藥草斟酌出一兩個藥方來,你自己還知道這兒有哪些藥草?”

阿依娜說出的名字有些和滿寶知道的不一樣,但她形容了一下滿寶便知道她說的是什麽藥草,她拿筆記下,然後看了眼還在努力背藥方的阿古谷三人,起身道:“你們先背藥方吧,等我回來,我再繼續教你們摸脈,我會給你們模擬一下天花病人的脈象。”

滿寶轉身去馬車上找自己這段時間挖的草藥。

這裏面有科科指點後收錄下來的植物,但更多的是她在草原上四處跑時看到的草藥。

只要是自己認識的草藥,她看到了就忍不住挖,她覺得這都是科科給帶的。

所以她知道草原上的藥草種類一點兒也不比阿依娜少。

她將晾曬好,或者正在晾曬的藥草拿出來,每一種都抽了幾樣,然後拿去交給周立如,“將藥名和功效寫出來,粘上去給阿依娜。”

周立如接過一把藥草,先去分了分,將還需要晾曬的放在帳篷外的木板上繼續晾曬,其他已經曬好的拿進帳篷裏。

滿寶這才摸了一包針袋回去找代伊四人,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手一揮,“去把那些給你們摸脈的男女老幼都叫進來吧。”

現在,圖圖部已經有專門的人負責留在部落裏給他們摸脈,他們不需要的時候在營地裏幹活兒,需要的時候就會過來擼起袖子讓他們摸脈,充當學習的模特。

不過這次摸脈和前幾次都不一樣,因為這次摸脈前,滿寶會紮針。

第一次看見針灸這種東西的牧民們驚呆了,尤其是滿寶抽出的第一根針是那麽多長那麽的長……

他們渾身一抖,一臉驚恐的看著滿寶。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