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3章 教導

她道:“草地上的水我們看著很清澈,能夠倒映出人的影子來,但牲畜也在其中用水,用水的時候說不定還會排便,周邊的環境也不會太幹凈,裏面生長著很多我們眼睛看不到的蟲子。”

滿寶說得很詳細,對驚呆了的巫和族長道:“這世上絕大部分的微生物及其蟲卵都不能在燒開的水中存活,所以喝水一定要燒開,多燒一會兒……”

然後世上喝生水的人比比皆是,所以生病的人才又更多些。

巫咽了一下口水,“所以那些蟲子……是蟲卵被吃進去後在肚子裏孵化,然後生長?”

滿寶點頭。

巫和族長臉色很難看,代伊等三個孩子已經吐起來,又吐又哭,怕得不行。

滿寶正想怎麽安慰他們,巫已經和他們道:“別哭了,你們很幸運,能夠遇見周小姐,又喝了藥,這是天神在保護你們,要是害怕,那就去跪拜,讓天神保佑你們早日戰勝蟲害,平安健康。”

三人漸漸止了哭聲,問道:“天神會保佑我們嗎?”

巫肯定的點頭,“會的!”

滿寶:……

代伊三人卻安心了下來,也不哭了,而是牽著小手走出去,面向東南方向跪下,雙手合十,然後往前一趴,直接五體投地的跪拜天神。

他們不止是拜一下,而是拜了九下。

滿寶合上嘴巴,慢慢沈凝了下來。

她隱約知道,為什麽巫明知道天花是藥治好的,卻還是說這是天神保佑,甚至為天神選出祭品。

滿寶抿了抿嘴。

巫沒有留意到,扭頭和她道:“拜托周小姐了。”

滿寶點了點頭,留下一張藥方給他們後轉身離開。

她將打蟲的藥方也留給了阿依娜,道:“入口的東西不幹凈是有蟲子的主要原因,比如吃生水,吃沒有洗幹凈的菜蔬和壞了臟了的肉……還有,”

滿寶的目光落在她的手上,“手不幹凈也會有。”

阿依娜就縮了縮手,她的手很臟,甚至有些裂開,指甲更是黑乎乎的,其實她已經盡量幹凈了,只是不管是放牧還是打掃羊圈都不會太幹凈。

滿寶拿起她的手看了一會兒,嚴肅的道:“你的手要擦些東西了,不然裂開流出血來會很痛的,等到冬天還很容易得凍瘡。”

周立如立即翻出一罐潤白霜來,“我有,我有,這兒的天可幹了,幸虧我帶了兩罐,這段時間我和小姑每天都擦的,這裏面有羊油,你試一試。”

阿依娜瞪眼,“羊油?”

那不是拿來吃的嗎?

但周立如已經拉著她出去了,“洗手也是有講究的,你就這麽洗肯定洗不幹凈,但你手上裂開了,直接用皂角粉也不好,一會兒用溫水泡開了慢慢洗,然後再擦潤白霜……”

於是,等滿寶洗漱好,吃了早飯走到她昨天教他們的山坡上時,就看到阿依娜一臉通紅的攏手站在那裏、

不僅阿古谷,就是代伊師兄弟都忍不住看她,代伊更是直接問,“阿依娜,你今天怎麽香香的?”

周立如道:“你是男孩子,怎麽能隨口問女孩子這樣的問題?”

這樣的問題有什麽不能回答的?

代伊忍不住嘀咕起來,阿古谷臉色也有點兒紅,看到周滿過來就起身給她讓出更大的位置,然後坐在阿依娜的另一邊。

滿寶看看阿依娜,又看看阿古谷,坐在他讓出的位置上,“好了,我們今天繼續學診脈和觀色,等你們學會一點兒了,我會模擬出天花病人的脈象,到時候你們來診脈。”

幾人驚呆了,“天花病人的脈象還能模擬?”

滿寶道:“雖然麻煩一點兒,但還是可以的。”

白善他們卻對放牧很感興趣,因此吃完早飯後就興致勃勃的跟著幾個牧民去放牧,美其名曰幫忙。

於是他們騎著馬到處亂跑,將牛羊趕出去,但不知道是不是他們不熟,本來每天只要花一刻鐘左右就能把牛羊趕出去的牧民今天楞是兩刻鐘了都沒趕出去。

巫就站在邊上看著,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族長瞇著眼睛道:“他們還有玩心,巫,或許是我們想多了。而且周小姐也是真心教代伊他們的。”

巫看了一眼同樣站著一臉笑看著白善幾個的莊先生,也忍不住點了點頭,這位莊先生一身的書卷氣,而且聽說昨天幾位小客人都還在寫作業,應該真是老師帶著學生出來遊學的。

雖然他不理解草原上有什麽可學的。

正這麽想,白善他們似乎也察覺到了自己在添亂,於是紛紛打轉馬頭跑回來,不給牧民們添亂了,不過回來後就忍不住嘰嘰喳喳的道:“得學一下要怎麽趕牛羊,奇怪,他們人也不多,上百只羊就兩個人趕都行,怎麽加上我們反而不行了?”

白二郎道:“我不想學,我想學一下怎麽烤羊腿,我覺得昨天的烤羊腿好吃,比大吉烤的還好吃。”

劉煥立即道:“我和你一起。”

白善道:“頭羊是怎麽選出來的?一會兒我們去問一下牧民,不知道我們能不能選出一只頭羊來。”

巫:……所以是來學這種東西的嗎?

骨祿默然無語,不過對他們的戒備的確減輕了不少,尤其是在族裏好幾個人都因為吃了周滿的藥,身體看著更好了些後。

白善幾個不僅對放牧跟感興趣,還對他們的生活感興趣,所以連著兩天,他們每天都揮舞著鞭子跟著他們去放牧,還看到了牧民們是怎麽驅趕狼群的。

幾人看得熱血沸騰,就是被保護得很好的殷或看著都忍不住激動起來。

將羊趕到他們看中的草地上,白善在牧民的招呼下下馬,和他們一樣坐在地上,“你們每日就這麽看著不無聊嗎?”

牧民笑了笑道:“我們都習慣了,我們可以和我們的馬說話,也可以和羊說話。”

只有耐得住寂寞的牧民才是好牧民。

白善看著不遠處的羊群,問道:“這些羊你們要一直養在秋天才宰殺嗎?”

牧民楞了一下後道:“不殺,賣給城裏的老爺,或者過路的商隊,然後去買粟米,他們不要了才殺。”

白善道:“一頭羊並不便宜,都換成粟米你們吃得完嗎?”

牧民搖了一下頭道:“還有錢,要交稅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