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2章 打蟲

滿寶將白日寫好的藥方給她,“我給你寫了十張藥方子,前面是脈案和癥狀,相比於天花,這些病癥更常見,你可以學一學。”

阿依娜驚訝的看向她,“小姐真的要教我嗎?我,我不能跟你走。”

滿寶道:“教你醫術並不是條件,所以你願不願意和我走只是你的一個選擇而已,每個人心裏都有不一樣需要衡量的東西。”

滿寶是真心教阿依娜,所以即便天黑了,各處都要睡下的時候,她還點著油燈教她怎麼聽脈和觀色。

周立如忍不住打了一個哈欠,揉著眼睛道:“小姑,明天再教吧。”

滿寶應了一聲,和阿依娜道:“晚上睡覺的時候你可以摸著自己的脈入睡,有些東西,聽得多了就有心得了。”

阿依娜和她們睡在一個帳篷裏,床鋪卻是在另一側,滅了燈,她躺在毛皮上,身上蓋著被子,手不由搭在自己的脈上,目光炯炯的盯著帳篷頂看。

其實黑暗中她什麼都看不到,這樣可以讓她精神高度集中,她覺得很開心,今天過得像是夢一樣。

一大早上醒來跑去方便的圖圖部小孩兒們也覺得像是做夢一樣,只不過他們做的是噩夢。

滿寶還躺在被子之中,外面突然響起了驚叫聲,片刻後是孩子淒厲的哭聲,然後哭聲蔓延,不一會兒就到處都是尖叫聲和哭聲了。

滿寶半醒未醒,叫這一變化嚇得一激靈,立即從床上蹦起來,叫道:“怎麼了,是敵襲嗎?”

阿依娜早起了,人不知去了哪兒,滿寶下床,和周立如快速的船上衣服,才披上外衣,阿依娜就一臉蒼白的從外面跑進來,“小姐,代伊他們出事了。”

代伊是骨祿的小徒弟,滿寶一邊套外衣,一邊問:“出什麼事了?”

“他們,他們,”在朦朧的天光中,阿依娜臉色發白,“他們生了好多蟲子……”

滿寶:……

周立如也停下了動作,雖然知道不應該,但還是忍不住打了一個抖,然後問道:“是不是拉屎的時候拉出來的?”

阿依娜點頭,一臉驚怕的看著滿寶。

滿寶就慢悠悠的穿上衣服,道:“哦,沒什麼事兒,昨天他們不是吃了兩碗藥嗎?也該有效果了。”

不過,滿寶考量了一下還是問道:“很多嗎?”

阿依娜一臉不可置信,“是因為吃藥才下來的?”

滿寶點頭,“他們肚子裏有蟲,你們從來不打蟲,吃的菜多是牛羊糞種出來的,有時候還喝生水,自然會有蟲。”

這一點兒小孩兒們顯然不知道,甚至很多大人都不知道,但作為巫,骨祿顯然是知道這一點兒的,滿寶出來時他已經勉強安撫住了族人。

不過他臉色也有些發白,他扭頭看向周滿,上前道:“周小姐,你……你要不要去看一看?”

滿寶很想表示她不想看,但見昏暗的晨光中,圖圖部的男女老幼都臉色發白,因為天剛亮的緣故,他們還特特點了幾把火把。

所以他們的臉色在火光的照耀下特別的明顯。

滿寶頓了頓,還是點了一下頭,“那就去看看吧。”

同樣被吵醒的白善幾人走出帳篷,問道:“去看什麼?”

滿寶回頭道:“蟲子?”

白二郎打著哈欠問,“什麼蟲子啊?這麼厲害嗎,我們也去看看。”白善也要跟上。

滿寶道:“肚子出來的蟲子。”

白二郎頓時腳步一頓,白善則是腳步一轉,硬生生轉了一個彎,然後道:“那你們去吧,我先去洗漱,先生也醒了,我去服侍先生。”

劉煥等人一頭霧水,“怎麼了,怎麼了?”

白二郎拉著他就走,肚子裏出來的蟲有什麼好看的?

他小時候就看到過。

其實以他和白善的身份本不應該看到的,但有一段時間他放蕩不羈愛自由,並不太想大老遠的從村裏跑回家裏解決,畢竟玩得正高興不是?

反正他的小夥伴們都是在野外解決的,他也跟著去了,正巧,那段時間他正吃一年一度苦苦的清腸藥,然後……

從那以後,白二郎就再也不胡亂在外解決人生大事了。

劉煥和殷或顯然對這種人生大事一無所知,因此懵懵的被他和白善一左一右拉走了。

周立如也不想去,但滿寶會放過她嗎,拽了她就走,“走,你是大夫,看蟲子也能看出很多東西來的。”

周立如問道:“小姑專門去看過嗎?”

“對!”

她沒看過現實中的,但從知道他們這裏還有蛔蟲開始,莫老師就給她找了培養皿培養了不少給她看,各種病癥狀態下的都有。

健康的還好,就那樣唄,不健康的,或者數量太多打不完的……

滿寶搖了搖頭,盡量不讓自己再想下去。

滿寶拖著周立如去看蟲子,最後還把一群嚇壞了的大小孩子們叫到跟前摸脈,最後大多數都被她放了,但有三個被她留了下來,其中就包括代伊。

她道:“你們的蟲子還沒打幹凈,還得繼續吃藥,我給你們另外開一個方,保護一下一下腸道。”

三個大孩子都有些瑟瑟發抖,他們種最大的是代伊,但也只有九歲而已,他今天都快要嚇傻了。

此時雙腿就有點兒發抖,“還,還有?它們是在哪裏?”

滿寶的目光就落在他的肚子上。

代伊就一把捂住肚子,直接哇的一聲就大哭出聲,轉身去找他師父,“師父,師父……”

巫一身僵硬,只能臉色尷尬的擡起手來拍他的後背,然後道:“你是勇士,要勇敢。”

代伊哭得不行,他是要做巫的,不想做勇士。

滿寶一邊讓周立如去拿筆墨,一邊和他道:“別哭了,你這是平時不愛衛生,總是吃生水才有的,你又那麼大了也不打蟲子,我給你們留一個方子,以後每年春後你們都吃一次藥打一次蟲子就不會這樣了。”

代伊大哭,“我從來沒吃過蟲子。”

骨祿也很不理解,“這麼多蟲子是怎麼進肚子的?”

“吃進去的,”見幾人都一臉惡心的樣子,她就忍不住笑開來,道:“不是蟲子,是蟲卵。”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