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0章 獻祭

兩只小羊也在白善的眼前消失,雖然看過很多遍,但他還是忍不住在心中驚嘆,然後……他規矩無比,既沒有牽滿寶的手,也不像日常那樣拿肩膀去撞她。

等了好一會兒他才問:“周小叔走了嗎?”

滿寶就伸手牽住他的手,非常高興的道:“走了。”

白善這才拉著她的手晃了晃,他左右看了看,發現這邊風景還不錯,前面一大片的草地上不知開的什麼花,黃色的,只有小指頭那麼大,但開得多,這樣看過去還是挺好看的。

於是他就拉著她坐在草地上吹風,“聽說秋天的時候草原更好看。那時候草長了,比小羊還要高,風吹起來它們就好像跳舞一樣……”

滿寶眼中閃閃發亮,“我們到時候來看。”

白善笑著點頭。

白二郎他們騎著馬溜達過來找他們時,就見倆人腦袋都靠在一起了,也不知道在說什麼,周滿仰天哈哈大笑起來。

白二郎撇了撇嘴,嫌棄得不行,但還是放慢了速度,於是劉煥一不小心就越過他跑到前面去了,他大叫道:“白善,周滿——”

肩並肩坐在小山坡上的倆人一起回頭看。

殷或:……

他就聽到一旁的周立如小小聲嘀咕了一句,“真傻!”

殷或忍不住扭頭去看她,周立如察覺到他的視線,扭頭看過來,對上他的視線便揚起一個乖巧的笑容,然後扯了一下馬,微微落後他半步。

殷或又忍不住笑起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笑什麼。

白二郎跳下馬,轉著腦袋左右看,“我聽他們說抓住了三只羚羊,在哪兒呢?”

劉煥:“我們剛還說呢,上次烤羊肉吃得不盡興。”

滿寶:“……放了。”

連後面慢悠悠轉上來的殷或和周立如都忍不住驚訝的看過來,“為什麼?”

滿寶就一臉認真的道:“一直母羊帶著兩只這麼小的羊,一家三口這麼可憐,你們怎麼忍心吃人家?”

白二郎:“……你怎麼知道它們是一家三口?牧民們這麼厲害,可以專盯著一家人抓?”

滿寶怎麼知道?反正是一只母羊兩只小羊沒錯,不是一家三口也是一家三口了。

白善問:“你們怎麼來了?”

白二郎就示意他看天上的大太陽,“都等著你們用午飯呢,結果你們怎麼也不回來,莊先生他們已經吃了,我們便出來找你們。我們把飯菜都帶來了。”

大吉和殷家幾個護衛此時就騎馬站在後面,見堂少爺招手,他們就騎馬上前,這才將手中的食盒拿下來。

除了食盒,還有一個護衛提著一條烤好的羊腿。

滿寶和白善驚呆了。

殷或便道:“圖圖部的人很熱情,中午就宰殺了兩只羊,這一條羊腿是特意給我們留的。”

別看人家養牛和羊,卻不是隨便可以殺的,牧民們平日裏也是吃的粟米和羊奶牛奶,說他們吃肉多,那是相對於中原的普通百姓而言。

這時候又是春天,更不會輕易殺羊了,所以能殺兩只羊,已經是對周滿他們很看重了。

滿寶的確感動,看著還冒著熱氣的羊腿感動。

護衛給他們剃羊腿肉。

這裏不比在京城,所以沒太多講究,大家直接盤腿坐在草地上,大吉他們幾個將食盒打開,所以沒有毯子,沒有坐墊,也沒有泡好的熱茶,連碗都沒有,只有筷子,食盒裏是面餅和兩個菜,連湯都沒有。

大家就用不怎麼幹凈的手拿著餅吃起來,就這麼圍著吃起來,但是連殷或都覺得這一頓飯很香。

白二郎吃了一片羊肉,點頭道:“奇怪,比剛才在帳篷裏吃的要好吃,難道烤好的羊肉要先吹過風才更入味嗎?”

殷或忍不住笑出聲來。

白善道:“不錯,風中不僅有沙土,說不定還有……”

滿寶就夾了一筷子肉塞進他嘴裏,“閉嘴吧,吃飯呢。”

白善就吃肉不說話了。

周立如吃飽喝足,忍不住雙手往後一撐,半仰著看藍藍的天空,感嘆道:“可真好看呀。”

大家都擡起頭來,也都往後一撐,這樣可以更親近的感受到吹過來的風,以及,這樣仰頭看天,似乎天空更加蔚藍一樣。

“是很好看呀。”

殷或都忍不住想在此多留幾天了,他扭頭問滿寶,“我們要在這裏停留幾天?”

滿寶就看向周立如。

周立如道:“阿依娜很聰明,已經有了點兒感覺,而且她雖然還摸不出脈來,卻把天花的癥狀記得一清二楚了,比另外三個強多了。”

雖然有她不斷的重復,但另外三人還只是記了七七八八,而且過一會兒就忘記了。

她知道這種感覺,她背誦課本和醫書時也會這樣,只不過他們忘得比她還快就是了。

滿寶便點頭道:“就一個病癥,今天忘了沒關系,反正每天都是這些知識點,反復的記誦就是了,脈象嘛,我們再留三天,能摸出來自然好,摸不出來就讓他們記下,以後自己琢磨吧。”

不過她估摸著,以阿依娜的聰明,四天的時間她也應該入門了,只是記這一個病癥而已。

不過……

滿寶垂下眼眸想了想,忍不住扭頭問白善,“你說阿依娜犯了錯,她犯了什麼錯?”

白善才吃飽,正有些犯困,他微微瞇著眼睛看著藍天,正好看見一只雄鷹揮動了兩下翅膀,然後撐直了翅膀往他們這邊飛來。

他聲音淡淡的的道:“聽牧民們說,今年正月的時候他們部族死了很多人,巫請示天神,天神留下神旨,認為臣民事神不誠,所以降罪於草原。然後圖圖部為了以示誠心,顯出一個男童去侍奉天神。”

大家聽得一楞一楞的,半晌才回神,“怎麼侍奉?”

白善這才將目光從天空中收回來,看向他們道:“這個只有天神知道了,不過他們送人去天神那裏的方法是火葬,設了祭壇,將人綁在祭壇上獻祭給天神。”

滿寶幾人:“!”

“不止圖圖部,當時還有一個圖特部在他們部落周邊,他們部落出了一個女童,兩個部落一起獻祭的,”白善道:“牧民說他們圖圖部和圖特部是同一個祖宗,所以關系很好,他們是兄弟。被圖圖部獻祭的那個男童也是阿依娜的兄弟,她反對獻祭,夜裏還想偷偷的放走她兄弟,不過人沒跑多遠就被追回去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