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8章 放棄

族長很熱情,知道周滿他們會在此停留幾天,將診治天花的醫術教給他們再走,族長就更熱情了,當即決定他們暫且在此駐紮。

還讓人拿出好幾頂帳篷,要給他們撐起帳篷居住。

在殷或等人不住的看向他們的牛馬時還讓牧民帶他們去看。

白善沖殷或微微點頭,等他們走了才扭頭問族長,“不知我們想要的羚羊……”

族長立即道:“昨天他們就找到了野羊群,已經在盯著了,今天他們肯定會去水塘那邊喝水,到時候就可以抓了。”

白善這才滿意的點頭。

滿寶則帶著骨祿去教學,其實就是找了人給他看,問他能摸出什麼脈象。

骨祿一顆心高高提起,覺得比小時候被前一任巫教學時還緊張。

他……自然是沒什麼進展的。

周立如跟在旁邊,也忍不住去看骨祿,這人臉色蠟黃,一看不是腸胃上的病,就是肝上的病,問一問平時的飲食,再摸脈佐證應該就能辨出病癥來了吧?

骨祿已經放棄了,收手道:“周小姐,不如讓我選四個人來和您學?”

滿寶問:“他們知道藥理嗎?”

骨祿點頭,“他們都和我學過。”

雖然他只有兩個徒弟,但在正式定下他們兩個錢,身邊還有不少孩子跟著學,他們兩個是從一群孩子裏挑選出來的。

而且他也要教族裏人采藥,這些孩子都跟他學過辨認藥草,所以……他們應該是知道藥理的吧?

反正骨祿是肯定他們知道了的,於是把兩個徒弟叫了來,見還缺了兩個,就問道:“阿依娜和阿古谷呢?”

“阿依娜放羊去了,阿古谷去找她了。”

滿寶一聽就決定等一等他們,正巧,她昨晚回去給昨天看到的病患配了藥。

尤其是這幾個肚子裏有蟲的孩子。

滿寶看向周立如。

周立如就將藥簍裏的包袱拿出來,裏面放著四包藥,其中一包特別大,她將藥交給其中一人道:“這是打蟲藥,你們族裏有多少小孩兒?拿一口大鍋加上水熬上一個時辰,十六歲以下的孩子都喝一碗吧。”

滿寶一聽差點兒把才喝進去的奶茶給噴出來,她瞪眼看向周立如,“這是八個人的藥量。”

她道:“就算這裏孩子多,需要打蟲的多,也不能這樣一次性加一大鍋水熬藥,先熬八個人的量,再加水熬第二遍和第三遍,混合起來給他們喝,不夠的我們再配幾劑就是了。”

周立如撓了撓腦袋,天花時趕時間他們就是這麼熬藥的,不過現在不急,周立如還是應下了。

見接藥的人念念有詞,似乎有些記不住,她幹脆和他一起去熬藥,看著他們添水加上柴火,叮囑了他們要熬上半個時辰,這才轉身回去找小姑。

阿依娜和阿古谷已經到了,倆人都是十三四歲的樣子,比骨祿的兩個徒弟要大上許多,他們一到就跪在地上給骨祿問好,然後面向周滿磕頭問安。

滿寶忍不住看了骨祿一眼,見他不以為意的模樣,便擡手讓他們起來。

她一低頭就能看到他們的腳,倆人的鞋子都有些破了,阿古谷的腳趾頭都露在外面了。

滿寶垂下眼眸,片刻後笑著擡起頭來看向他們,目光從他們的手指甲上一掃而過。

“你們知道醫理?”

阿古谷忍不住看了一眼骨祿,然後道:“我們和巫學過辨認藥草,所以會一些。”

滿寶沒告訴他們那是藥理,不是醫理,而是指了一旁的毯子道:“你們坐下,我和你們說一下天花的脈象。”

她說到這裏一頓,幹脆轉而問道:“你們見過天花病人嗎?”

四人一起點頭,幾個月前他們族裏就有許多人患上了天花。

“那你們見過的天花病人是什麼樣的?”滿寶指了阿依娜道:“你先說。”

阿依娜想了想道:“身上長很多痘,會發熱,有的人會吐,會全身無力,還會死。”

滿寶點頭,開始給他們詳細講解天花發病是怎麼發出來的……

四人都聽得很認真,雖然她的胡語不是很好,但五人依舊能夠很好的交流,而且一旁還有周立如,就算一些詞滿寶暫時想不起來怎麼說,周立如也很快能接上。

於是一人教,四人學很快變成了倆人教,四人學。

巫坐了一會兒,發現這些都是他知道的,料想他們應該沒那麼快學到新的東西,便起身出去。

白善在帳篷外和族長說話,看到他出來,倆人一對視便站在了一起說話,族長則找借口先走了。

莊先生他們慢一些,但也慢不了多少,沒過多久就到了,於是外面熱鬧起來,大家都歡迎到來的客人。

族長和巫都沒想到他們的車隊竟然這麼多人,而且有些人身上有煞氣,一看就不是一般商隊的護衛。

族長將他們安排在了另一側,和他們的帳篷隔開了一點兒,但並不明顯,只是中間的空隙小一些而已。

滿寶也撩開簾子出了帳篷,正好,她覺得帳篷的光線有些暗,她扭頭對四人道:“我們到外面去,正好讓你們看一下脈象。”

四人應下。

於是滿寶帶著他們在營地裏轉悠起來,她就看人的臉色,隨手挑了幾個叫他們看,一點兒一點兒的教他們辨認脈象。

她已經知道,這些說知道醫理,其實就是認識一些藥草而已,根本不知道多少醫理。

所以還是得從零開始教。

然而把脈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學會的,雖然她覺得不是很難,但也要做好就是幾天時間過去他們也可能學不會的準備,所以滿寶一邊教他們,一邊還將他們應該記下的脈象寫下來,回頭交給他們。

阿依娜看了一會兒後道:“周小姐,我們不認字。”

滿寶的筆就一頓,她有些苦惱起來,“你們不認識漢字,那認不認識突厥的文字?”

阿依娜頓了頓後看向阿古谷。

阿古谷,“我認識一些。”

滿寶就道:“那回頭我說,你來寫,這樣以後你們要是記不住也可以看筆記。”

阿古谷應下。

白善不知何時晃了過來,和滿寶道用漢語道:“我才知道這個小姑娘曾經是下一代巫,不過她去年犯錯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