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7章 真假

因為有殷或在,所以大家並沒有跑馬,而是任由馬慢悠悠的往那邊跑,大家便迎著晨光而去一邊說話,“既然要隱瞞身份,那就瞞嚴實了,最好的辦法就是七分真,三分假,殷或,你是縣男,這個身份不用特意點明,但也不用隱瞞。”

畢竟聶參軍他們一看就不可能是商隊的護衛。

殷或微微一挑眉,點頭應了下來。

劉煥就轉了轉眼珠子,連聲問道:“那我呢,那我呢,要不要捏造一個假名字?”

滿寶瞥了他一眼後道:“不用。”

白二郎道:“只要不說我們是出來公辦就行,隨行還帶著將兵,對了,我們大晉跟草原的關系不好嗎?”

他道:“我印象中挺好的呀,國子監裏有幾個學生就是從草原上的大部族來的,你們太醫署不也有幾個學生是這邊去的嗎?”

白善道:“陛下剛登基的時候,翔利可汗就陳兵渭水便橋,才過三年,陛下就對突厥出兵,翔利可汗被俘,尊陛下為天可汗,什麼東突厥西突厥後來全沒了,全部被化為我大晉州府,現在才過去十來年,你覺得朝廷對草原上的控制如何?”

白二郎沒說話。

滿寶道:“我可是五品的官兒,要是他們知道一定戒備,這倒是沒什麼,就怕他們誤會起來,畢竟我們還帶著聶參軍他們。”

白二郎:“好大的官兒呀。”

滿寶瞟過去一眼,“可不是,就比刺史小一點兒,你說一州刺史跑到他們部族裏去,他們慌不慌?”

白二郎想了想後道:“雖然我覺得我不會慌,但我覺得他們會慌。”

劉煥:“關系這麼不好我們還去?”

滿寶道:“也不算不好吧,就是不讓他們多想。”

“我們不必特意騙人,只是顯露另外一些消息而已。”然後再隱瞞另外一些關鍵的信息。

幾人聊著天跑到了山坡上,太陽早就圓溜溜的蹦到山頂上,圖圖部的牧民們騎著馬向這邊來找,終於看見了他們,眼前頓時一亮,十幾個人就騎著馬飛速的跑來,“周小姐,總算找到你們了,我們還以為你們迷路了呢?”

滿寶笑道:“怎麼會迷路,你們不就在山坡的另一邊嗎?”

她和他們介紹白二等人,“這是我三師弟,這兩位是我們的同窗,他們聽說我想留下來幾天,便也跟著留了下來。”

又指了他們的來路道:“我們的先生和車隊在後面。”

立即有牧民表示他們會去接引車隊,然後讓另外的人帶他們回去。

圖圖部那邊族長老早就等著了,見太陽都升得這麼高了人還沒來,他不由焦急的轉動起來,“巫,他們還會來嗎?”

巫道:“他們會的,那位周小姐和白公子不像是會失諾的人。”

族長就坐在他對面,問道:“周糧的妹妹真的這麼厲害嗎?”

巫點頭,“很厲害,雖然她教的我沒學會,但我知道她說的都是真的,只是摸一摸,看一看,問一問,她就能知道人的身體裏哪裏生病了,很厲害。”

族長目光炯炯的道:“我以為周糧是吹牛。”

“我也這麼認為,”巫頓了頓,他昨天還懷疑她並不是周糧的妹妹,雖然他們兩個有三四分相像,可初初一見時他們並不像是兄妹。

不過,昨天她教他們東西時又有了兩分相像。

主要是周滿年紀看著不大,不過本事的確是實打實的。

骨祿嘆息,“沒想到中原的人這麼厲害,她年紀不大就已經做了太醫,她身邊的那位白公子也很厲害,比周糧還要厲害。”

族長:“畢竟能給皇帝看病,肯定厲害,看來周糧沒有吹牛,難怪他收藥材這麼挑,這也不要,那也不滿。”

以前他還以為中原人太磨嘰,“那是我們采摘的藥材真的不太好?”

骨祿道:“應該是沒處理好。”

說起這事兒他就有些抱怨,“我一直提醒采摘回來的藥材要晾曬好,小心存放,結果好多藥材裏還夾著雜草,去年周糧就因為這個壓了我們好多的價。”

族長沒說話。

有牧民跑來稟報,“族長,巫,周小姐他們來了。”

巫立即站起來,和族長一起出去,一擡頭就看到山坡上跑下來的幾匹馬,馬上的少年哪一個都不像是普通人家出身的。

雖然離得還有些遠,但陽光下,巫還是看到了他們衣服上的暗紋和那光滑的質地,只是一眼,他就知道他們身份不簡單。

族長也瞇著眼睛看他們,半晌後問道:“巫,她是太醫,怎麼會來這裏?”

是啊,這就是巫昨天那麼懷疑她的原因,他道:“說是遊學。”

“遊學?”族長很迷茫。

巫知道得多些,點頭道:“中原的學生讀書讀到一半喜歡出去玩兒,說是要一邊走一邊學習,還說讀一萬卷書不如走一萬裏步。”

族長就很不屑的撇撇嘴道:“一萬裏步我早就走夠了吧,也沒見我認得一萬卷的漢字呀。”

巫:……

他們從出生後就要跟著部族的遷徙而遷徙,從會走路開始就一直在走,每一年定居的生活不超過半年。

每一年的秋末到第二年的夏初是他們在一個地方停留最長久的時候,通常他們都會固定在一個地方停留過冬,等到雪化去,新的草長出來,他們就會開始朝著水草最豐美的地方去,一般是走過去,等到秋天的時候再回來,然後開始定居和交易……

一年有六個月的時間在不斷的走,以族長的年紀還真有可能走出萬裏來。

正胡思亂想間,周滿他們已經跑下來了,族長便道:“不管他們為的什麼,一定要學會她的本事。”

巫也是這麼想的,但是……

“讓阿依娜和阿古谷過來幫忙吧。”

族長不解,“為什麼,你不是說阿依娜不聽話嗎?”

骨祿就嘆氣,“可是她聰明,她教她的藥草她記得最好,也處理得最好,你還沒看出來嗎,這幾個人,不管他們有什麼目的,他們都不會在這裏停留太久的,我們得在幾天之內把她的本事學過來,就算不能學過來也得記住。”

那不是有你嗎?

族長很不理解,不過他機靈的沒問,轉頭讓人去找人,然後笑容滿面的迎上滿寶幾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