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6章 留下

骨祿張了張嘴,很想留下他們,如果說一開始還懷疑他們的目的,這短短的一個時辰下來,他已經能判斷出周滿是真有本事的,甚至是有大本事的。

滿寶已經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屑,和他道:“你多摸一摸脈就知道了,熟能生巧,聽脈就和聽歌一樣的,聽得多就會了。”

骨祿沒有表情的收回手,暗道:哪裏一樣了,根本沒有一點兒一樣的地方。

族長看著巫的表情,主動和白善滿寶二人道:“我已經讓人去找羚羊了,明天周小姐和白公子過來就能見著了。”

滿寶強調道:“我們要活的。”

“一定是活的,我們不僅會設陷阱,還會套羊,不會弄死的。”就算是套不著,用馬驅趕也能把它們跑趴下,不信抓不到。

滿寶滿意了,這才問道:“你們明天不繼續往東走嗎?”

族長道:“周小姐願意傳授治療天花的病癥,我們自然要留下來的,別說只是一兩天,就是一兩個月我們也願意。”

他這才有些忐忑的問道:“不知道我們需要多久才能學會這個技藝。”

滿寶就感嘆道:“短的話,其實半天也就能學會了,長的話,因為你們沒有基礎,可能會需要一段時間,我會盡量教的。”

治療天花病癥時,她都是和太醫及大夫們一起討論的,天花這種東西,一旦知道它在群體性的爆發時再要確診就不困難了,困難的是如何在未群體性爆發前發現並確診出來。

它的脈象表現和體表表現與很多病癥有重合的地方,這才總是造成誤診。

所以這就需要看病的大夫有一個辯證能力,可骨祿……

連脈象是凝滯是圓潤都分不出來,她可怎麼教呢?

滿寶有些憂傷的牽著馬走了,白善也覺得頭疼,他剛才也沒閑著,滿寶教骨祿時他和旁邊的牧民說話,已經打探道:“除了族長,巫是他們部族最聰明的人,在你之前,所有人都覺得巫的能力很強。”

巫負責祭祀和給牧民們治療,祭祀是看不出深淺的,但治療……

“據說,他們部族的人受傷後活下來的幾率比附近幾個部族都高,他們會采摘的藥材也比別人多,”白善忍不住笑道:“聽他們說,周四哥這兩年都有和他們買藥材。”

滿寶就為草原人民的生命安全健康憂心了一下,然後道:“他們部族有好幾個孩子肚子裏都有蟲,我一會兒回去給他們配兩副藥。”

大吉提醒道:“少爺,我們得趕緊回去了,太陽要下山了。”

白善就一踢馬肚子加快了速度,朝著官道的方向跑去,“他們到哪兒了?”

大吉一直留意著呢,指著東北方向道:“少爺,他們已經到前面去了。”

他們馬跑得快,本來遠遠的把人拋在後面的,但因為下午的這一個時辰他們沒動,所以莊先生他們已經跑到前面去了。

好在離得不遠,三人沒跑多遠就遇上了出來找他們的護衛,然後趕在天黑之前回去了。

這還是他們第一次這麼晚回來,莊先生皺眉問,“是出什麼事了嗎?”

滿寶背著藥簍從馬上跳下來,和他道:“先生,我們在那邊碰上了要遷徙的圖圖部落。”

白善看向一旁的尤老爺,笑問,“不知道尤老爺知道這個部落嗎?”

尤老爺還真知道,他偶爾也和沿途的部族做些生意的,不過他的重點還是放在玉門關外的胡人身上,“我記得他們的族長叫阿茲蒙,為人很爽朗,跟他做生意還不錯。”

就是太窮,和他們做生意不論是茶葉還是瓷器都壓價很大,所以他不喜歡和他們做生意。

而且這裏距離夏州還不是很遠,騎馬三四天就能到,價格高了,他們自己騎馬去夏州買都行。

白善就心中有數了,他和滿寶對視一眼,一起將莊先生拉到一邊商量。

師徒三人說話的聲音就斷斷續續傳過來,“你們要多留幾天?”

“……也不是不行,不過得和聶參軍說一聲。”

滿寶是主官,她就是老大,她說要多留幾天,別說聶參軍沒意見,就是有意見滿寶也能找到借口。

“探查一下圖圖部是否有天花偏方”這個理由還是很強大的。

誰能拍著胸脯保證圖圖部沒有天花偏方呢?畢竟他們部族也有人生過天花。

果然,和聶參軍一說,聶參軍就答應了,然後問,“我們打出朝廷官員的名號嗎?”

“不,”滿寶道:“你們換回常服,他們問起,就說我們是出門遊學,順便做些生意的,你們全是跟著我們出來的護衛和家將。”

聶參軍表示明白。

不過這些話他們是悄悄說的,並沒有露出來,再回到火堆旁時,滿寶只能歉意和尤老爺表示他們恐怕不能同行了,他們要在這裏停留幾日。

尤老爺表示理解,第二天一早便告別他們先行離開。

滿寶等他們走了,便端了碗蹲在火堆邊吃粥。聶參軍則帶著手下們去換衣服。

將官服換下來,穿上和殷家家將差不多一樣的常服,兩位行人一看,也將身上的一些配飾取下,和滿寶道:“大人,我們二人是車隊的管事和賬房?”

滿寶連連點頭,“這個好,既然是出來做生意的,肯定是要有管事和賬房的。”

周立如便也將裝著滿寶官服的行李塞到了箱子的最深處。

滿寶道:“吃完了早飯我們先過去,你們在後面慢慢走,看到那條連著的山丘了嗎?他們就在山丘之後。”

莊先生瞇著眼睛看了半晌,問道:“那邊有水嗎?”

滿寶回憶了一下後道:“忘了。”

白善道:“我問過,好似離那不遠處有一個小水塘,這麼多牛馬,還有人,沒有水是不行的。”

莊先生點了點頭,讓他們去了。

白二郎要跟著他們一起走,劉煥和殷或一聽,立即牽了馬在一旁等著。

周立如一看,也不樂意單獨留下,於是也去找護衛要了一匹馬,最後他們就呼啦啦的一起走,留下莊先生等著大家收拾東西。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