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5章 沒天分

和族長的熱情不同,骨祿對他們雖然也是笑盈盈的,但滿寶和白善都能感覺到他的冷淡和……不信任。

牧民們的速度很快,帳篷一支起來,往裏面鋪下他們的毯子,再放上矮桌子就可以待客了。

骨祿請他們進去坐。

滿寶卻對他們的駐紮很感興趣,而且帳篷裏光線不太好,所以她婉拒了,隨手指向微高的山坡道:“我們去那兒坐著怎麼樣?”

骨祿看了一會兒她指的地方,微微點頭。

於是他們轉身往旁邊的山坡上去,沒有上到坡頂,就盤腿坐在半坡上。

白善先擡頭看了一下天邊的太陽,覺得他們還可以說挺長的一段時間,於是沒說起看病的事來,而是先問道:“你們部落裏患過天花的人多嗎?”

骨祿含糊道:“都已經好了,天神原諒了我們的魯莽和怠慢。”

正想提出看一遍患過天花的人脈象的滿寶停頓了一下,她目光落在骨祿的臉上,問道:“你們服用的藥有用嗎?”

骨祿道:“有些用處。”

滿寶就悄悄松了一口氣,好歹還信藥有用,她攔住了白善,直接和他要了紙和筆,直接將三個藥方寫下來。

為了不讓他們弄混,三張藥方她寫了三張紙。

骨祿沒想到她這麼直接,垂下眼眸掩飾住眼中的驚訝。

滿寶不管他怎麼想,直接拿著三張藥方子和他道:“這三張都可以治療天花,只是脈象不同,所以用的方子不一樣。”

她道:“當然,每一個人的脈象都是不一樣,好的大夫會根據各人的脈象對此增減,有些變化,但你們純靠藥方也可以。”

世上就有很多大夫是靠祖傳的幾個藥方立世,聽蕭院正他們說,一些偏遠地方,一個大夫終身可能只會看一種病,卻也能成就名醫的名聲,就是因為他會判斷一種病癥,再用手上對癥的藥方。

滿寶道:“你們可以學一下如何判斷出天花,再判斷病人偏向於何種脈象,然後給他開方,你會摸脈嗎?”

骨祿道:“會一點兒。”

他是巫,一直就負責給族人看病的,比起族裏其他人,他知道的醫理更多。

滿寶松了一口氣,這樣教起來就容易多了。

她指了他身後的小童道:“那你給他摸摸脈。”

骨祿瞇起眼睛看她,半晌才含笑著點頭,將自己的徒弟叫到眼前,問了一些問題後摸了摸他的脈後道:“他很健康。”

滿寶:……

她就是不摸脈也知道他不健康好不好?

滿寶讓小童轉過身來,伸手摸著他的脈問道:“夜裏肚子是不是會痛?”

骨祿幫她翻譯,小童楞了一下後點頭。

滿寶挑眉,便知道小童不會漢話,便用胡語問道:“有多痛?會打滾嗎?”

她說得很慢,所以雖然口音和他們這裏有些不同,但小童還是聽懂了,他看了師父一眼,便回答道:“不會打滾,但很疼。”

滿寶問:“現在疼嗎?”

小童搖頭。

滿寶就讓他往後仰一仰,然後撩開他的衣服按壓他的肚子,問道:“疼嗎?”

小童搖頭。

“這裏呢?”

小童就嘶的一聲,叫道:“疼,有點兒疼。”

骨祿滿臉驚訝。

滿寶示意骨祿重新摸脈,教他道:“他脈象凝滯,最主要的是臉色蠟黃,明明肚子滾圓但臉瘦削,四肢也瘦,一看就是有病,他怎麼會健康?”

骨祿:……

滿寶道:“記住他現在的脈象和臉色,這是腹中有蟲的原因。”

骨祿便去伸手摸他的脈象,半天後也沒分辨出來。

滿寶就點了另一個小童來,“你摸他的脈象對比一下。”

骨祿摸了很久,最後滿寶幹脆讓他一手摸一個,道:“這樣總能對比出來吧?”

可是,聽了這個,總是會忽略另一個,骨祿額頭有些冒汗。

滿寶沒想到這麼明顯的脈象他都聽不出來,而且同時把脈,不應該很清晰嗎?

她還就不信了,“來來來,去多叫幾個人來,怎麼會把不出來呢?”

骨祿有些尷尬的沖小徒弟點頭,還叮囑了幾聲,於是小徒弟拔腿就往下面跑,不一會兒就帶了一幫人上來,男女老幼都有。

滿寶對此滿意不已,擼了袖子道:“你要想對癥開方,首先就得先會判斷病癥,只有辨癥正確才能開出正確的藥方。”

她道:“這樣就算你不會根據病人的脈象改方,用的是同一病癥的藥方總會有效果的,只是效果怎麼樣而已。”

這個骨祿知道,他點頭。

於是滿寶就開始教他把脈辨癥,才經歷過天花,而且去年臘月到現在,他們還遭遇了雪災,米糧並不多,不論男女老幼身上都有些毛病,也就只有一些青壯脈象還算好。

檢查出大問題的也有不少,滿寶就教他如何摸脈辨癥。

族長不是何時過來了,看了半晌,見巫臉色發白,額頭冒汗,便不由和滿寶道:“周小姐,這些人都不是天花病人,摸他們的脈有什麼用?”

滿寶道:“現在你們也沒法找出一個天花病人來給我呀。”

她道:“所以只能這樣摸脈,他能摸出健康的脈象,凝滯的脈象,圓潤的脈象,判斷出人是哪兒生病,是高燒或是別的病癥,再詢問病人生病的過程,看病人的臉色,身體上的情況,這樣才能綜合判斷出人是得了天花、一般的痘疹還是別的原因高燒,這樣才能給出相對應的藥方。”

她道:“望聞問切,前三者對於巫來說應該不難,若是記不住,我可以將天花病患的表象全都細細寫下,但切脈卻是沒辦法的,你須得自己會斷脈辨癥。”

臉色是蠟黃還是紅潤,這都是可以看出來的,但脈象是什麼樣的,卻不是誰都能摸得出來的。

她覺得骨祿很沒有天分,作為一個巫,他連自個徒弟這麼明顯的脈象都摸不出來,而且,看臉色也能看出來吧?

天可憐見,骨祿一直以為徒弟是因為吃不好才會臉色蠟黃,根本沒有多想。

大吉提醒道:“少爺,滿小姐,夕陽出現了,我們該回去了。

白善也擡頭看了一下太陽,笑著起身道:“這也不是一時半會兒可以學會的,不如今晚巫先想一想,明天我們再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