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4章 圖圖部

白善目光微閃,笑道:“鹽很少,你們知道的,我們也只能帶足夠我們吃的鹽巴,倒是茶帶了一些……”

於是兩方走近了一些,就站在山坡上說起話來。

牧民想和他們買一些茶,又有人不斷的看向周滿背後的背簍,為首的牧民還是忍不住問道:“你們商隊裏有會知道草藥的大夫?”

滿寶笑道:“有的,我就會一些醫術,怎麼,你們有病人嗎?”

“你是大夫?那你知不知道治天花的方子?聽說夏州那邊把方子貼在城門上了。”

滿寶:……城門倒是沒貼,只是從未隱瞞過而已,且會向大夫們推廣。

畢竟這是用藥,須得大夫看過後才能下方,不然將方子貼出去,隨便一個人都可以記下,回頭生病了也不看大夫,自己判斷病情,自己就抓藥吃,萬一吃錯了怎麼辦?

滿寶就問他們:“你們還有天花病人?”

見他們聽見天花也不害怕的樣子,不知為何,牧民心裏對他們就信服了兩分,他道:“沒有,但我們想要方子,天神說,天花發過一次,那明年一定還會再復發,所以我們想提前準備一些藥材。”

畢竟,明年誰也不知道朝廷還會不會給他們送藥,就是送,也不知道能不能管夠,而且一來一回總會耽誤很多時間。

去年他們臘月就有人生病了,但藥材一直到正月才送到,他們部落死了好多人,後來吃藥的效果也不怎麼好,他們都說是因為吃得太晚了,要是人一生病就吃藥,那一定能治好很多。

牧民們目光炯炯的盯著周滿看,這一看就有人覺得不對了,後面一個小夥子就擠上來湊在為首一個的耳邊小聲說話。

為首的牧民便不由扭頭盯著滿寶看。

滿寶和白善被他看得有些緊張,牽在一起的手就忍不住一緊,大吉也悄悄的上前一步,站在滿寶的另一側,只落後他們半步了。

“你……”牧民上下打量周滿,最後落在她的眼睛上,“你認識一個叫周糧的嗎?”

白善聽說姓周,扭頭問滿寶,“你認識?”

滿寶:“……我四哥呀,你不認識?”

牧民眼睛一亮,“哎呀”一聲,叫道:“原來你就是周老弟的妹妹呀,我知道你,周老弟說你是太醫,就是專門給皇帝看病的大夫,特別厲害。”

滿寶也眼睛一亮,驚喜道:“你們認識我四哥呀。”

“認識,認識,前年和去年他和我們部落買了好多毛皮和牛,還賣給我們很多茶葉和瓷器。”牧民一下放松下來,好奇的問道:“你不是太醫嗎?”

滿寶點頭道:“是呀,不過我現在出來遊學,你們要天花的方子,但你們知道怎麼判斷天花嗎?”

滿寶轉移開話題,和他們道:“天花和一般的痘疹、高熱很容易搞混,前期尤為重要,是不能吃錯藥的,你們首先得學會判斷是不是天花才能用天花的藥材。”

牧民們認真的聽著,遲疑了一下後問:“你能教我們嗎?我們可以給你錢。”

滿寶想了想後就笑道:“我不要錢,你們知道草原上的野羚羊嗎?”

牧民們齊齊搖頭,表示不知道。

“你想要羊嗎?我們有,你想要多少,送你。”

滿寶頓了一下後道:“我就想要野羚羊。”

她看向白善,白善便從懷裏拿出一個小本子,還有一支很細的筆,筆上有一根繩子連著一管一指長的小竹管。

他將竹管打開交給滿寶,滿寶幫他拿著,他就開了筆伸進去沾了一點兒墨,然後在冊子上畫起來,不一會兒一只活靈活現的野羚羊出現在紙上。

他給牧民們看。

牧民們“啊”的一聲,道:“這個我們知道,野羊,那邊有好多,它太瘦了,不好吃,沒有我們養的羊好吃。”

牧民們極力推薦自己養的羊,表示周滿要是願意教他們,他們願意給她很多的羊做報酬。

滿寶就笑道:“我不是拿來吃的,我想拿來做研究,所以我要活的,你們能幫我抓兩只活的羚羊嗎?”

“我們抓了羚羊,你就願意教我們怎麼分辨天花嗎?”

滿寶點頭。

牧民就拍著胸脯應下,然後帶著他們下山坡,“你去見我們的族長。”

他們部族有巫,這種東西他們學不會的,但巫和族長應該能學會,他們聰明。

滿寶和白善點點頭,騎著馬和他們一起朝已經走出一段的部族跑去。

部族的族長在等著了,他早前就收到稟報,所以讓他們先走,自己帶了幾個人落在了後面。

本來還有些戒備,但遠遠的看到他們站在山坡上說話,不像是要打起來的樣子,而且對方也只有三個,他這才放松了下來,也不急著走,就慢慢的和部族的人慢慢往前溜達。

看到他們下來,他就帶著人停住了腳步。

一個牧民跑在最前面,先下馬和他嘀嘀咕咕,等滿寶他們到跟前時,族長已經揚起了笑臉,一臉熱情的迎了上來。

族長看著四十多歲的樣子,胡子很茂盛,把半張臉都遮住了,因為他年紀大,滿寶和白善也下意識的多尊敬兩分。

雙方你有情我有意,交流得非常的順暢。

於是遷徙暫時停下,他們打算就地駐紮,牧民們以極快的速度撐起大帳篷,巫很快帶了兩個孩子過來。

族長熱情的用漢話和滿寶介紹他們的巫,然後用他們部族的語言和巫道:“這位周小姐是周四郎的妹妹,就是給皇帝看病的那個太醫,你和她學習看天花的本事,一定要學全了。”

雖然他說得快,而且和他們學的胡語有點兒差異,但依舊聽懂了七八成的滿寶和白善:……

倆人沈默不語。

一旁的牧民欲言又止,想要告訴他們族長他們會說胡語,但這時候說出來好像也晚了,而且說不定會讓族長尷尬,於是他們苦惱起來,不知道該不該說。

族長沒給他們機會,和巫說完後就目光炯炯的盯著周滿看,“你們現在就教吧。”

巫沖滿寶客氣的笑了笑,他看起來比族長年輕很多,只有二十四五歲的樣子,看著和楊和書差不多一樣大。

他漢話比族長還要標準,先微微躬身和滿寶行禮,介紹自己道:“我叫骨祿。”

白善便趁機問道:“我叫白善,還不知道貴部族的名字。”

巫笑了笑道:“我們部族叫圖圖部。”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