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1章 尤老爺

那是挺久的了,一條路走上八九年,閉上眼睛也能走對吧?

幾人更加高興起來,對尤老爺越發熱情了。

莊先生看到了微微一笑,就坐在火堆邊聽他們說話,並不再插嘴。

大吉等護衛已經把兔子皮剝了,砍了三只放在盆裏,此時正在另一個火堆上架上鍋,從罐子裏挖了一勺油放下,將切好的生姜丟下去,然後就倒入盆裏的兔子肉。

香味兒慢慢溢散出來,白家一個護衛抱來一個罐子道:“放點兒醬。”

這是周家準備的醬料,他們中途用過兩次,放了以後基本上不用加鹽就很好吃了。

既然已經炒菜,幹脆就多做一些,自從知道要炒菜以後滿寶他們剛才趁著夕陽未落下前還在附近摘了不少可以吃的野菜,味道可能不會太好,但可以用鍋燒開水燙一遍再炒一下,總不會那麼苦了。

這個方法是周大人友情提供的,不過護衛們沒敢讓她動手,雖然她說起做菜來一套一套的,但誰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會呢?

咳咳,畢竟是大人,怎麼能讓大人動手呢?

至於隊伍裏的另一個女孩子,在吃過她第一次做的菜後,大家都默契的將周立如排除在做菜的行列中。

也真是奇怪了,看她洗菜切菜下鍋翻炒都很熟練的樣子,放的油鹽看著也跟他們差不多,可做出來的菜就是……差了那麼點兒滋味。

在發現周立如做的菜還不如他們一群大老粗的以後,他們就不下意識的不再讓她們動手了。

此時他們就在做得熱火朝天的。

白善起身跑到食材區那裏,還翻出了才腌好串上的一只兔子,提著就回來掛在了火堆的架子上,“我們烤兔子吃。”

莊先生對烤兔子一般,更喜歡吃炒的,滿寶也是,所以吃飯的時候就著好吃的炒兔子肉先吃飽飯了。

也被塞了一個碗的尤老爺遲疑了一下才吃起來,一口白米飯塞進嘴裏,忍不住嚼了嚼,他忍不住嘆息出聲,“大人準備得可真充分。”

大家一起不解的看向他。

尤老爺道:“過了夏州再想吃到米飯就不容易了,何況還是在草原上宿營時……”

這樣白花花的米飯,他這七八年也碰見過不少商隊,錢財最多的石家商隊,紀律最嚴明的世家商隊,都沒在草原上見過一碗白米飯。

滿寶捧著碗一臉不解,“不吃飯,吃什麼?”

尤老爺笑了笑道:“吃面。”

他的目光掃過已經蹲在其他三個火堆邊上開始吃飯的護衛和兵丁們,笑道:“或者帶的幹糧。”

他的身後,他的管事和夥計們就正分著幹糧,他們的鍋上只燒著熱水,就著熱水吃幹糧,只要宿營,他們都是食用的幹糧,從太原到沙洲這一路都將是這樣。

像這一行人這樣又是埋鍋造飯,又是炒菜燒湯的……他見過的次數一個巴掌都數得過來。

就算有做菜的,大多也不會煮白米飯,多是熱幾個餅子,或是扯一碗面片湯……

尤老爺委婉的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白善就問,“會被搶劫嗎?”

尤老爺看了一眼他們身後不遠處的兵丁,“……倒不至於,大人是出的公差,路上的馬賊應該會特意繞開大人們。”

滿寶一聽不會被打劫就放下心了,琢磨了一下後道:“面片湯也挺好吃的。”

白善就道:“那我們明天就吃面片湯,中午的時候就把面揉了放好,等晚上落腳直接就可以片。”

滿寶覺得這主意不錯,就扭頭問莊先生和兩個行人,“先生,魏行人,你們想不想吃面片湯?”

莊先生含笑點頭,兩位行人表示都可以。

她就扭頭看向殷或。

殷或也沒意見。

於是事情就這麼定下了。

白二郎等了一下後問,“你怎麼不問我們?”

劉煥:“就是。”

“你們會想吃的。”滿寶覺得他們腸胃這麼好,只要好吃,吃什麼都可以。

周立如道:“正好我們出夏州時收了好多雞蛋,可以雞蛋湯打面片。”

滿寶連連點頭,她除了不喜歡吃雞蛋水,雞蛋的其他形態她都喜歡吃。

談完明天要吃的東西,滿寶便轉而興致勃勃的問起尤老爺來,“尤老爺,從此去沙洲,一路上可有什麼好玩的地方嗎?”

尤老爺都不知道為什麼話題會突然跳到這兒來的,他頓了頓後目光在白善幾人身上滑過。

其實早在他們騎馬趕上來時他就留意到他們了,尤其是白善,當時斜陽正好,照著他臉上,他正好扭頭笑起來,簡直是灼灼其華,但收起笑容時,其身上的矜貴並不下於那位殷公子。

不僅他,他身側這位周小姐,也是氣質容貌皆不俗,笑起來的時候還好明朗如月,卻又有三分可親,但不笑時,看向人時竟有威儀,看著比那位莊大人還威望些。

而另外兩位公子和一位小姐,不論是相貌還是氣質也都不俗,而且這一番交談下來更不似無能之輩,不過,肯往這邊來遊學的,又怎麼會是紈絝子弟呢?

尤老爺心思電轉,猜出這些公子小姐身份只怕不低,這位莊先生說是要往西域去出外差,順便帶幾個學生遊學,恐怕遊學才是主,出外差反而是次要的了。

尤老爺不知道自己竟然不小心猜中了真相,因為猜測他們身份不低,所以哪怕他們年歲小,問的問題也五花八門什麼都有,他還是耐心的解答了。

比如,再下去他們可能會碰見什麼部落,是否會遇見村鎮和城市……

什麼地方有什麼好吃的好玩兒,一路上有什麼有名的馬賊,是否有遊俠去挑戰過馬賊之類的……

甚至,幾人還問起,傳說賀蘭山下有神跡,有仙女落於賀蘭山,他們是否見過……

尤老爺想,他要是見過仙女,現在還會苦哈哈的跑商嗎?

幾人圍著火堆興奮的說了有一個半時辰的話,吃完了飯不說還吃了兩只烤兔子,到最後夜風變冷,似乎有霜落下,大家這才分別,洗漱一番後回帳篷睡覺去。

殷或在吃完飯後就披上了一件鬥篷,頭上還戴上了帽子,此時進了帳篷才解下來交給長壽。

劉煥咋舌不已,“你準備的真齊全。”

殷或道:“我大姐準備的,滿寶說我不能吹寒風,也不能受熱出汗,夜晚和早上更是不能被霜凍打到,所以我大姐就讓人用細麻加上細綿做了這一件鬥篷,這樣不冷不熱的時候可以披上擋風霜。”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