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9章 埋鍋造飯

殷或吃著粥,對上他們的目光,忍不住停了一下,“你們也吃?”

大家一起搖頭,白善道:“你和先生吃就好,我們吃幹糧。”

其實劉煥想吃的,他不明白為什麽不多煮一點兒,他心裏是這麽想的,也就這麽問了。

滿寶就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憂傷的道:“因為你們帶的行李太多了,車中裝炭的地方少。”

劉煥:“……所以是炭不夠?”

白善瞥了他一眼道:“是地方不夠。”

他們帶的行李太多了,畢竟要過得舒適,帶的東西就不能少了,加上他們還帶了這麽多的書。

雖然炭不能多裝,但到了夜晚停下時,他們還是可以生火的,找木柴就好了。

聶參軍讓兩個斥候先行,提前找好了晚上落腳的地方。

在一片林子的另一面有一片沼澤,那裏形成了幾汪水,水還算清澈,他們離開了官道,也不進入林子,就在邊上駐紮。

他們帶的帳篷不多,全部支起來,莊先生和兩個行人分了一個,殷或他們四個人擠一個,滿寶和周立如睡一個,馬車環繞將帳篷圍在了中間。

護衛們分開,去撿拾木柴的,去打水的,準備埋鍋造飯的。

滿寶他們看了看,發現人太多,基本上不需要他們親自做什麽,於是就借口也去撿拾木柴,然後溜到林子裏去玩兒。

大吉一如既往的跟在後面。

科科仔細的掃描了一下,指點滿寶找到了三株沒收錄過的植物,其中一株是很高很高的樹木,高到她想折一枝樹枝收錄都辦不到。

她仰頭看著直溜溜,似乎戳破雲層的大樹,收回腦袋時揉了揉脖子,“太高了,我沒膽子爬上去。”

白善也咽了咽口水,點頭道:“是很高,我也不敢爬。”

科科:……

滿寶就低頭在地上找起來,“這樹不結果嗎?”

最後兩個行人被請了來,魏行人也仰頭看了半天,滿眼的迷惑,“大人,這不就是槐樹嗎?”

滿寶疑惑,“槐樹長這樣?”

白二郎已經叫道:“我們又不是沒見過槐樹,沒長這樣呀。”

魏行人就笑道:“這也是槐樹,這邊似乎叫刺槐,長得很高,夏州這邊似乎喜歡砍了來建造房子,做家具也很不錯。”

滿寶就飽含希望的問他,“那你會爬樹嗎?”

魏行人:“……大人說笑了,下官不會爬樹。”

白善則摸著下巴問,“再往北還有這樣的樹嗎?”

這一片林子裏就只有這一棵,也是奇怪了,按說它就不能多長幾棵嗎?

也不知道這一棵是怎麽長出來的。

魏行人道:“應該有的,不過越往北林子越少,等走出了這一片草原我們就要過長城了,等出了長城,還會進大漠,到時候見到的樹就更少了。”

這就是行人跟著的價值了,他們不僅精通草原和大漠上的各種語言,也認路,倆人都出過外差,不過目前為止,跟著周滿此一行的是路程最遠,時間最長的一次。

滿寶點頭,權衡了一下後和科科道:“先往前走走,要是遇不上矮一點兒的,等回來再想辦法爬上去給你折一枝。”

要不行,那就只能把整棵樹砍了,到時候她取走一根樹枝也不顯眼。

不過以什麽理由砍樹呢?

滿寶已經在思考起來,嗯,就說要做一個書架送給楊學兄?

白善也在思考回來後要是找不到別的刺槐該以什麽樣的理由砍樹,嗯,或許說送個禮物給楊學兄?

送什麽呢?

白善盯著眼前這棵樹想,它能做什麽,馬車?

矗立在他們眼前的大樹不知道他們在打它的主意,在微風中輕輕地搖了搖枝葉,但因為長得太高了,只發出沙沙的聲音,不努力的仰頭看都看不到。

兩位行人等了一下,見他們就圍著這棵樹打量,似乎沒其他要緊的問題了,倆人不由對視一眼,忍不住問滿寶,“周大人,難道這棵樹還是藥材不成?”

那這藥材也忒大了吧?

滿寶就摸著下巴思考起來,“說不定還真是藥材,嗯,等以後要是還碰見就研究研究,碰不見回來就把它砍了。”

眾人:……

殷或直接轉身,“我好像聞到香味兒了。”

劉煥楞了一下,立即跟上去,“我也回去看看。”

白善也牽了滿寶的手,“走吧,應該快可以吃了。”

周立如落在後面忍不住湊上去聞了聞樹幹,往前看了看後,趁人不註意還伸手剝了一塊皮,這才追上去,她怎麽沒在樹上看到過什麽刺槐能做藥?

於是說是去撿拾木柴的幾人空手進去,最後拿了兩株草就出來了。

滿寶挖的草,也沒幾人放在心上,因為後面馬車上就有周滿一路上挖的各種花花草草,大部分都被她曬幹收做藥材了,還有少部分被她丟棄了,似乎聽說是長得不合心意,作為藥材都沒及格。

帳篷旁邊生了三堆火,他們上午獵的那頭羊被收拾出來,分出了三部分,此時正串了掛在火堆上,除此外,還掛了一個大鍋正熬煮著東西。

裏面是剃下來的羊骨頭,此時熬了有三刻鐘,正冒著香氣,下人們打開了食材的箱子,選了好些東西往裏加。

飯已經煮好,出門在外消耗不少,還是應該吃米面的。

大家拿了自己的碗筷去盛飯,呼啦啦的開始吃起來。

莊先生正喝湯,見他們出來就問道:“林子裏有什麽?”

滿寶道:“沒有兔子。”

莊先生略微有些惋惜,“聽說草原上的兔子不少。”

白善:“先生,這會兒是春天,兔子不肥。”

“這只羊也不肥,你們怎麽就舍得獵了?”

白善無法,只能承諾道:“行吧,明天我們找找看有沒有兔子,有就打兩只給先生。”

莊先生這才滿意,不過還是有些惋惜,“還是你大嫂做的兔子肉好吃,炒得很入味。”

滿寶也這麽認為。

兔子肉嫩,莊先生偶爾吃過一次小錢氏做的後就一直念念不忘,可惜這肉只限炒,烤和腌制都有些韌,太費牙口,他不喜歡。

因為莊先生喜歡,第二天他們三個就一起騎馬在草原上跑,想要找幾只兔子,但不知道是不是離官道太近,他們走的地方一只兔子也沒有。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