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8章 射中

或許是知道被追上就沒命了,羊拼命的跑,就算是赤驥和盜驪很不錯,竟然一時也沒追上,但距離在逐漸拉短……

滿寶越來越興奮,眼看著快要追上時,她就伸手將馬上掛著的小弓取了下來,搭上箭瞄準後射出去……

白善看到箭高高的飛過羊的頭後落在老遠的左前方,而羊受驚一樣,也不轉彎,直接往前狂奔……

他沒忍住“撲哧”一聲笑出來。

風聲太大,滿寶沒聽見他的笑聲,她太緊張了,眼裏此時只有這頭羊,她又搭了一箭,箭射出,擦著羊的屁股射到了地上。

滿寶:……

白善忍不住加快速度超過她,回過頭伸手道:“給我。”

滿寶突然間有些委屈,兩馬快速平行時將弓和箭囊遞給了他。

白善接住弓,將箭囊掛在馬上,輕輕地踢了一下馬肚子,叱喝道:“駕——”

追著羊就去了。

崇文館中的射和騎射課從未少過,白善成績還不錯,就算大多數是靜止靶,那也比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滿寶強多了。

白善追在羊後,搭弓瞄準,箭飛射而出,直接射在了羊的脖子上。

奔跑中的羊受傷跌倒,在地上還因為慣性滾了兩圈才停下,它哀哀的蹬了兩下腿才死去。

滿寶在後面追了上來,興奮的跳下馬看,“死了嗎?”

白善也握著弓跳下馬,看了一眼後點頭,“死了。”

一直沒說話的科科這才道:“檢測到未收錄物種羚羊……”

滿寶在心裏哈哈大笑:“科科,你說晚啦!”

科科:“宿主可以在不殺死它的情況下捉住它嗎?”

那還真不能,這種事估計得找牧民。

所以提早說和晚說有什麽區別?

提早說,她束手束腳,說不定就放跑了這只羊,嗯,就算她不束手束腳,自己抓的話也會放跑的。

經過這麽一遭,科科對宿主的箭術已經不抱希望了。

大吉也在後面趕了上來,他還把滿寶射偏的兩支箭取了回來,箭頭還好,回去打磨一下就可以繼續用。

滿寶和白善都不太會處理獵物,大吉將箭丟進箭囊裏,擼了袖子上前將羊脖子上的箭取出,同樣收好後將蹲著等血凝固一些,一會兒把羊掛在馬上回去。

沒錯,處理獵物的手法就是這麽簡單粗暴。

滿寶和白善便也跟著蹲在一旁等著,順便商量一下下次遇到羚羊群要怎麽去活捉。

大吉蹲在一旁聽,忍不住道:“你們抓不到活的。”

白善一聽,就扭頭目光炯炯的盯著大吉看:“大吉能捉住嗎?”

大吉頓了一下後道:“我也不行,但多帶幾個人應該可以。”

但他不理解,為什麽要活捉,反正這些野羊不也是拿來吃的嗎?

白善和滿寶對視一眼,微微一笑,既然大吉他們都可以,牧民們要捉到應該會更容易。

滿寶和科科道:“路上我會註意的,只要有時機,我就讓人去捉,然後偷偷的收錄。”

科科應下。

知道這些事要小心的做,不然很難瞞得過身邊親近的人。

大吉等羊的出血少了一點兒,便將羊一捆,綁在馬上便走。

白善和滿寶一開始還老老實實的跟在後面慢慢的跑,跑了一會兒,估計是風吹得舒服,倆人和大吉招呼了一聲,又越過他嘚嘚的跑了。

大吉便只能跟在他們。

跑了有兩刻鐘左右才回到官道上,遠遠的就看到了他們的車隊,倆人追上去。

殷或他們已經都睡醒了,只是還躺在車上,聽到這幾聲不同於之前的馬蹄聲,他便轉了一下頭,問坐在車門那裏的長壽,“是不是白善他們回來了?”

長壽就掀開簾子出去看,往前沒看見,便站起來探頭往後看,立即鉆回去高興的道:“少爺,白少爺和滿小姐他們都回來了。”

寄語也和劉煥高興的道:“白少爺和周大人他們回來了。”

護衛見白二郎探頭探腦的,便也探頭往後看了一眼,哇哦了一聲道:“少爺,堂少爺他們好像帶獵物回來了。”

白二郎一聽,坐不住了,床鋪也不收拾,揮手就讓護衛將他的綠耳牽來。

護衛牽著綠耳轉了一個頭,很快和馬車齊走。

白二郎扯過綠耳,也不讓停車,瞄準了時機從車上跳到馬背上,綠耳也不是第一次陪主人做這種事了,一接到人立即就偏頭往草地上跑去,跑出去就掉頭往回跑。

三人相遇,白二郎卻沒停下,而是先往前跑到大吉身邊,好奇的看了一眼他馬背上的羊,這才掉頭追回來,“中午我們吃烤羊嗎?”

白善強調道:“是晚上!”

滿寶道:“中午略休息一下就繼續啟程。”

這裏是草原,驛站的數量會減少,別說一天兩個驛站,一天一個驛站都不一定能遇上,而且草原上的聚居地也不多,如果遇不上,實在沒必要在中午浪費太多的時間。

晚上也不錯,白二郎很高興,這才問道:“是大吉打的?”

白善微微挺直了胸膛,有些矜持的道:“我打的。”

白二郎一聽,更加高興了,“你都能打中,那我肯定也可以,明天我和你們一起騎馬,我也要打獵。”

白善瞥了他一眼,“恐怕不容易。”

“我箭術也不比你差的,你都能打,我為什麽不能?”

白善:“因為我騎術比你好?”

白二郎是跑不過白善,上次考試他只拿了乙上,白善則是拿了甲上。

滿寶卻是連白二都比不上的,全靠白善相讓,她決定這段時間要多騎馬,將騎術練起來。

滿寶超過倆人徑直往前去,車隊一直到午正時候才停下,大吉將獵物放到了後面的一輛車上。

莊先生等人也從車裏出來了,轉了轉腰,在草地上活動了一下,下人們用爐子燒了水端上來,大家就拿出幹糧來啃。

因為剛從夏州城出來,大家的幹糧都是還松軟的肉餅,就著開水一吃,還是很不錯的。

殷或不太能吃得下這個東西,所以他的車上一直有個爐子,半個時辰前長壽就往爐子裏添水加米熬煮,這會兒粥已經熬出米花來。

滿寶友情提供了一小碟腌菜,然後大家就看著他吃粥,他們啃餅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