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7章 出發

出了夏州城往北去,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官道兩邊的樹木就慢慢減少,不知何時樹木稀稀落落起來,後面是一眼看不到邊的草原。

草原上偶爾有一叢一叢的樹木,但目前為止沒有看到綿延很寬大的樹林。

這裏滿寶他們來過,正月那會兒,他們為了收錄一頭鹿,跑來草原假裝過狩獵。

官道也變得狹窄起來,但草地很松軟,馬車還是走官道,但馬匹卻喜歡跑到邊上的草地上。

滿寶看見了,興致勃勃的邀請白善,“我們一起去騎馬吧。”

只想睡個回籠覺的白善遲疑了一下,還是下了馬車,從旁邊護衛們手裏接過自己的盜驪,上馬後和滿寶點頭。

滿寶也興奮的騎到赤驥上,打馬就和白善跑到前面去了。

大吉見狀,便打了馬跟上,其他護衛沒有跟著,依舊跟著車隊慢慢走。

白二郎也困,因此他拒絕了劉煥和他拼車一起看書的提議,自己將車裏的木椅往外一拉,再將放在裏面的被子攤開鋪上,從車肚子裏掏出枕頭來,放上去就睡。

雖然車搖搖晃晃的有些顛簸,但身體只要適應了這一搖一晃的動靜,就會發現,在車上其實比家裏更好睡。

白二郎就是一躺下沒多少會兒就睡著了,還發出了鼾聲。

在外頭駕車的護衛搖了搖頭,只是將馬車駕得更加平穩起來。

殷或也困,他本來是不熬夜的,但白善他們要寫的東西多,要查的東西也多,比如夏州城一直以來善堂是怎麼運轉的,每個月衙門會撥多少錢給善堂,怎麼撥,逢年過節會多贊助些什麼東西,以及善堂一月大概的花銷是多少……

這些都要查。

好在楊和書寬和,他們要看什麼資料和賬本都可以,善堂的管事不敢有意見,所以他們才能不費力氣的得到這些賬本。

不然還得花費力氣去打探,只會更耗費時間。

但就是這樣,他們這兩天也一直是熬夜狀態,就是昨晚也沒怎麼睡好,所以他現在缺覺。

算起來還有些神奇,他竟然會缺覺。

殷或要睡覺,自然不可能是自己鋪床疊被,所以他坐在了車門口的小凳子上,長壽幫他將正上方的椅子拉下來,變成一個木榻一樣的,然後鋪床,再放好枕頭……

長壽道:“少爺,別的不說,白家對白公子也是真心疼,也不知是怎麼想的,竟然知道將椅子拉出來做成木榻,就是馬車還是太短了,腳還是沒伸直。”

殷或看了一眼道:“已經很不錯了。”

這時候的馬車內部雖然各不相同,但那多是掛飾和桌椅毛皮等軟件的不同,構造卻是差不多的。

大多是固定三條長椅,左右兩邊靠著車窗和車壁,不會再另外做木靠。

但正中的長椅卻大多和家裏的木榻一樣,不僅坐的地方比較寬,後背也有木靠,再鋪上毛皮,和一些裝飾,坐車也就不難熬了。

而講究一些的人家,在木靠之後會有已拍固定的架子,架子上有鎖起來的抽屜,裏面放著一些貼身方便之物。

白善他們的馬車就有,頂上兩格空著的大格子就是拿來放被子的,白日一般被子都是塞在裏面,將木板一放下,木條一拉就固定住了,特別方便。

但白家的馬車有一點兒不同,他們家背後的木靠會很高,木椅下有機關,將木條拉起來就可以把木椅拉出去,然後木靠下降變成一張很寬很長的木榻。

身量不是很高的,斜著就能平躺下去伸長腳,像殷或白善他們這樣高的,就要微微縮一下腳,但躺著也會比一般的馬車舒服。

殷或和白善他們走得近,知道他們家的馬車一直是這樣,在出門前,殷禮就花費了大價錢照著白家的馬車做了一輛,不僅如此,因為殷或身上有爵位,可以用兩馬馬車,所以車身還比其他人的要寬大,所以拉開來的木榻更長。

劉煥因為出來得急,送來的馬車雖然是家裏最好的,但還是比不上他們的,所以最近需要睡在馬車上時,他都是跑來和殷或擠。

殷或倒也不介意,反正馬車夠寬,睡兩個人也睡得下。

不過一個人自然是比較舒服的,殷或在長壽鋪好床後便坐了上去,褪去鞋襪就斜著躺下,被子一概,睜著眼睛看著搖晃的車頂一會兒便也睡著了。

周立如則是和莊先生一輛車,此時正在給莊先生念書。

這是她的新工作,滿寶見她翻來覆去的翻那幾本醫書,明明都已經背了下來,卻還是不斷的翻,但復習所得越來越少,她便讓她看別的書換換腦子。

正巧莊先生眼神不太好了,車上不好看書,所以她就讓她卻給莊先生讀書。

“正好和先生學一學經史子集。”

於是周立如就來了。

莊先生本來還想抓壯丁呢,但見滿寶給他找了一個壯丁來,周立如又乖巧,他就心滿意足的半閉著眼睛聽她讀書了。

“駕——”滿寶壓低了上身,加快速度從白善身邊超了過去,遠遠的看到草地上有正在散步吃草的野羊,幹脆追了過去。

白善見方向沒有偏離,便跟著追過去。

春天到了,草原上還冷,但夏州草原的雪已經化去,春風一吹,細細的草芽冒出來,一個晚上就能冒起來大半指,受了一冬寒冷的野羊跑出來啃草,正是最警覺的時候,聽到馬蹄聲,它揚起腦袋看了一眼,轉身撒腿就跑。

跑過一個山丘,正好看到它的小夥伴們,於是招呼著它們一起四散開來,一起撒丫子跑。

滿寶在後面追,一上山丘,看到四散開去的羊群,喔——的叫了一聲,有片刻的遲疑,這真的是野羊,不是牧民的羊群嗎?

白善已經快速的掃了一圈,做下判斷,“是野羊群,追——”

大吉也跟在倆人身後跑。

見他們悶頭追著那頭羊就跑,目光一掃,很無奈的跟上。

真是的,為什麼不挑一頭肥一些的羊,就挑一只不大不肥的追呢?

還沒追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