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6章 叮囑

滿寶藥方上列的藥量不少,周立如照著全買了,所以做出來的藥膏……有點兒多。

不過,滿寶本就是打算多給他們準備的。

她將做好的藥膏分成一罐罐,然後貼好標記,和白善幾個一起送去了善堂。

幾個孩子身上都沒別的毛病,就是麻子多。

他們年紀最大的也就九歲,可能正因為年紀小,所以天花時沒忍住抓撓。

而當時,他們的家人也不可能像富貴人家那樣時時看著。

滿寶檢查了一下他們臉上的痘痕,又摸了一下脈後就把藥膏分給他們。

三種藥膏,九個人,每三人用一種。

她道:“這三種藥膏我都沒用過,所以不確定藥效如何,不過都有祛除痘痕的功效的,你們先用著,到時候我回來看看效果再調配一下。”

“中途不要換藥膏,每一個人的藥膏我都做足了一年的。”

滿寶教他們怎麼用。

他們不僅臉上有麻子,身上的痘痕也不少,但顯然,他們現在還顧及不到身上,所以滿寶只讓他們擦臉和脖子。

“先擦擦看。”

白善則是找了善堂的管事,讓他將這九個孩子按照男女分成兩個房間,並道:“管好善堂裏的人,別讓人欺負了他們,他們的藥只能他們用,我們一年後要看效果的。”

他若有所指的道:“現在他們是周太醫的藥人。”

本來只當這是他們善心的管事一聽,立即不敢怠慢了。

既然是藥人,後面周太醫肯定要看藥人服藥的情況的。

見他上心了,白善這才去找和孩子們相談甚歡的滿寶幾人,和他們一起回刺史府去。

昨日過後楊和書對善堂的事也有些上心了,知道崔氏已經在找人,真的打算給孩子們請先生,便笑著搖了搖頭。

師爺見了便笑問,“大人不看好此事嗎?”

“不,此事不僅利於夏州將來,對那些孩子也有極大的好處。”他道:“我本來也很憂心,夏州不缺土地,但這些孩子就算年滿十四分了土地,他們也很難靠著土地謀生下去,更別說保住土地了。”

“我本來就想給他們另外找出路,或者是送到職田中跟隨佃農學習幾年,壓他們到十六歲再分田地,到時候衙門可以一次性給足他們兩年的酬勞,助他們購買糧種、農具,還有建造房屋,應該比十四歲就一無所有只分田地強,但……”

楊和書頓了頓後道:“孩子年齡不一,我能管的也只是任期上的這幾年,最多六年,六年以後余下的孩子怎麼辦?”

新接手的官員未必會繼續他的政策。

師爺想了想道:“大人是想趁機將此事做成善堂的慣例,列入夏州的規矩中?”

楊和書點頭,“不錯,白善出的這個主意很好,可以操作的空間也很大。”

他笑了笑後道:“只除了一點兒,費錢。”

師爺略一想,的確是費錢,現在夫人還沒反應過來,只以為先生是他們自己府上出的就不貴,卻不知道對於教學,先生的束脩從來不是占大頭。

占大頭的一直是教學的材料,先生用的材料,學生用的材料,還有善堂裏這麼多人的吃喝住,那才是最龐大的開銷。

師爺:“白公子這是坑了夫人呀。”

楊和書笑道:“那小子以為我還和在羅江縣一樣呢,他哪裏是坑夫人,是坑我呢。”

師爺就笑道:“但大人現在是真沒錢,到最後不還是夫人出錢嗎?所以……”

楊和書聞言也忍不住笑了起來,也是,最後還是坑了夫人。

楊侯爺有錢,很有錢,但自從他拿著楊氏在江南的經營送給皇帝後,楊侯爺就不再給他錢了。

楊和書想了想,問道:“派去江南的商隊回來了嗎?”

“沒有,估計還要再等兩月,此時正是江南收茶的關鍵時刻。”

楊和書就點頭,“等他們回來,府上的銀錢應該會寬裕一些。”

師爺心中就想嘆息,大人什麼時候為錢財憂心過?

不過用自己掙的錢總是要更理直氣壯一些的。

“所以大人決定照著白公子的主意來了?”

“只是花錢多而已,利大於弊的事兒為什麼不做?”在楊和書看來,能夠用錢解決的事兒就不算什麼難事兒。

先從公中出,想辦法讓他們自己盈利維持起來,如果不能,再自己出錢,強行為他們構建起盈利循環的結構來,事情也就能夠一直進行下去,最後總會變成規矩。

白善似乎也知道自己坑了人,於是利用多留的兩天時間拉著白二殷或幾個洋洋灑灑寫了好幾個善堂的規劃書,臨走前青著眼圈將規劃書交給崔氏。

崔氏收到這個東西時是懵的,沒想到白善他們還做了這個。

白善看她這樣的表情,對這位學嫂略有些愧疚,他道:“學嫂,這是我們寫的,您看看,或許會遊泳。”

崔氏只翻了兩頁就看住了,她問道:“你們竟寫得如此詳細。”

連怎樣讓孩子們選擇學習的內容都寫得一清二楚……

白善不好意思的道:“以前我們寫過怎樣建造太醫署,善堂比太醫署還要小,其實這有些借鑒太醫署創辦的經驗,雖然一開始麻煩些,但只要第一年做得好,形成了規矩,後面就不麻煩了,只要照著規矩來就行。”

崔氏有生之年還是第一次接觸這樣的東西,她握得很緊,向白善幾人點頭道:“你們放心,我會認真看的。”

白善松了一口氣。

其實這規劃書不只是給崔氏看的,也是給楊和書看的。

善堂的事兒並沒有崔氏想的那麼小,只要選出幾個人送過去當先生就行,真要做起來,裏面的事情就太多了,前期是肯定需要楊和書的支持和幫助的。

果然,崔氏在看過規劃書後,還是去書房找了楊和書。

楊和書看到規劃書,笑了笑後道:“他們寫的不錯,只要稍改一改就能用了。”

“改哪些?”

楊和書就提筆將規劃書中他認為不合適的劃去,或者是添加上一些細節,或刪去一些東西……

夫妻倆就坐在書桌前商量起來,第二天去給白善他們送行時,倆人眼底也有些泛青。

睡得還不錯,精神更不錯的滿寶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就一臉憂愁的對他們道:“不要熬夜呀,早睡早起身體才能好,現在年輕不知道保養,將來老了……”

莊先生都聽不下去了,輕咳一聲後截住她的話,和楊和書道:“楊大人就送到這裏吧,我看天色也不早了,我們這就啟程。”

楊和書也不想聽滿寶的養生經,笑著頷首,送他們上車。

滿寶不得不上車,但還是撩開簾子趴在窗戶上和楊和書道:“楊學兄,你長得這麼好看,一定要少熬夜呀,熬夜不僅會眼底發青,臉色還會暗黃,將來還會掉發禿頭長胖……”

楊和書微笑著揮手,“你們一路保重。”

白善將滿寶從窗戶邊拉開,往身後一懟便和楊和書揮手,“楊學兄再會。”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