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5章 找出

滿寶就看向自己的積分,“可是做實驗要好多錢,我這些錢……”

莫老師本意又不是讓她自己出錢,但還是好奇的問了一下,“你有多少錢?”

滿寶說了一個數字,莫老師就嫌棄的道:“這也太少了,連個模擬棚都搭不起來,你別想了,還是盡快找到隕石,然後和聯盟要錢,到時候再投入到D博士那裏去吧。”

莫老師想到了什麼,提醒她道:“你和聯盟拿完了錢,可以和百科館,以及我的學校再要一份錢。”

滿寶道:“不好吧,一個東西要賣三次?”

“你是東西的所有者,百科館和學校要從你這裏拿東西的數據,自然要付你一部分錢的。”

似乎很有道理,但總覺得有哪裏不太對,滿寶想了想,沒想通,幹脆不想了,她問道:“可我怎麼和您的學校聯系?”

莫老師就掃了她一眼道:“我不是在這兒嗎?”

他就是學校的員工,要找學校還不容易嗎?

滿寶:……

至於百科館,更容易,她的系統不就是百科館的?

滿寶就將這件事記在了心裏。

師生兩個討論了半個晚上,第二天滿寶爬起來便從空間裏拿出了三張藥方,她將藥方交給周立如,道:“去藥鋪抓藥,拿回來我們試著做藥膏。”

周立如看過藥方,發現用的東西都不是很多,大多數藥都還普通,便進屋去拿錢。

滿寶吃完了早飯,悄悄打了一個哈欠後起身,“你先把藥買回來處理了,我今天還要再去縣衙看一天病人。”

周立如應下。

楊和書按照比例給她抽的病人,今天下午應該可以看完。

莊先生今天則帶著白善幾個去和夏州府學的博士及學生做交流,既然是來遊學的,只要有條件,還是要就學習上交流交流的。

白善出門前見滿寶急吼吼的出門,便打轉馬頭和她道:“我這邊完了就去找你,我們還要在夏州多留兩天,不急。”

只打算留兩天,後天就啟程的莊先生停頓了一下,看了兩個弟子一眼,沒說話。

等上了車,他才問因為犯困不想騎馬的白二郎,“你們昨天做了什麼,又想多留兩天了?”

白二郎打著哈欠道:“我們沒做什麼呀,哦,可能是他們想給善堂的幾個孩子治一治臉上的麻子吧。”

莊先生點頭,便問起善堂的情況來。

滿寶急匆匆的趕到縣衙,那裏被通知到的病人已經在排隊了。

她將所有人看了一遍,其實還是有人有用藥的後遺癥的。

只是病人太多,她根本不記得這個病人是不是自己的,更別說記住他們的用藥。

要是病人是她的,她去翻脈案冊子,說不定還能把人找出來,要不是,短時間內是找不到的。

而病人當時迷迷糊糊的,更不知道自己用了什麼藥。

不過她不記得病人,病人卻是能記住給他治病的人的,“是一位姓盧的太醫給我的看的病,當時盧太醫說我的肝不好,其中有兩味藥不能用,而且要治病還得先保肝……”

他這麼一說,滿寶就大致能推斷出他的藥方來了。

她又摸了摸他的脈,便斟酌著給他開了兩個方子,道:“先吃這一張藥方,調理身體的,要吃上一個月,然後再吃這一張方子,也要吃一個月。”

她看了一眼對方,聞著對方身上若有若無的味道,道:“你以後不能再飲酒,也不要吃過於油膩和辛辣的東西。”

過後,她和趕來幫忙的白善道:“我仔細的看過病人的情況,他不僅肝有問題,胃也有問題,盧太醫能在那種情況下還把人從天花中搶回來,也是本事。”

白善道:“不是留下了後遺癥嗎?”

“相比死亡來說,留下的後遺癥根本不值一提,要是我來,留下的後遺癥只會更大。”

滿寶說這話時沒有特意避開病人,因此這話還是流傳了出去,傳到那個病人及其家屬耳中,他們心裏好受了不少,“爹,以後您可不能再喝酒了,之前盧太醫也叮囑過吧?”

病人臉色通紅的應了一聲。

滿寶只檢查出了三個有服藥後遺癥的病人,兩個都是因為身上有其他病癥,因此不得不該用其他的藥,因為是臨時調整的藥,有的君臣難以相宜,便有部分有毒性殘留過重,所以才有了後遺癥。

只有一個是因為本身對一些藥物反應較大才留下了後遺癥。

滿寶都給他們開了藥方調整。

此時距離天花用藥已經過去二到五個月,時間也不短了。該出現的後遺癥基本上都出現了。

滿寶將這些都記錄下來,可以和太醫院稟報,看來這次天花病疫他們總結出來的幾張藥方都可用,尤其是其中三張,效果很不錯。

滿寶寫到這裏微頓,若是能再加以針灸,效果會更好的。

滿寶幹脆將可行的幾套運針法也寫了下去,然後裝在信封裏交給大吉,等他們離開夏州時可以交給驛站,一並帶回京城去。

這些都是要總結的,後面都會用得著。

滿寶寫完,想起那藥方,跑去找周立如。

周立如已經將藥材處理完,此時剛放鍋裏熬上,但藥膏不是那麼好做的,這些藥材種類不是很多,但一樣一樣的熬下去,等做好也得明天了。

對於做藥膏,她還是挺熟練的,甚至比周滿還要熟練,看到小姑過來,她立即從地上起來,“小姑,我把藥都熬上了。”

滿寶點頭,她用三個爐子在熬藥,滿寶便去看剩下的藥材,發現該炮制的她都炮制過了,現在正在切其中一味,她便坐下,也翻出一套藥杵來,“我來磨粉吧。”

白善也找了過來,將袖子挽起來後幫忙。

等白二郎他們找過來時,三人已經把藥材處理了一半,白二郎被迫對這件事有點兒熟悉,便也坐下幫忙。

殷或自己是認識不少藥材,但對處理藥材並不熟,不過沒關系,這種事兒都可以學,最簡單的就是切藥材了。

於是等楊和書下衙找過來時,便看見六人占了院子的廚房,每一個人眼前都擺了藥材正在處理,裏面噗噗的冒出濃重的藥味兒。

他說呢,怎麼一到後院就全是藥味兒,還以為家裏又有人生病了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