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3章 建議

崔氏半晌沒說話。

善堂裏不僅有孩子,也有守寡被趕出來沒有生計的婦人,還有一些孤寡老人,只是因為這一次天花病疫,孩子的存活率更高,所以收入了更多的孩子而已。

現在善堂裏的人數是災前的四倍左右。

崔氏是覺得楊和書太過勞累,而且她也是真心疼裏面的孩子才接手善堂的。

但她認為保證他們吃穿,讓他們長到十四歲後回家去分田地就已經是極限了,可白善說,還要給他們請先生?

崔氏揉了揉額頭,覺得自己的嫁妝只怕要不保。

不過,因為這是白善的提議,因此她雖頭疼,但還是問道:“你想給他們請先生教他們讀書識字?”

“讀書識字花費太大,不過學嫂要是有心挑選幾個特別聰明機靈的培養起來也好,將來說不定還能給學嫂幫把手。”

崔氏挑眉,“不是讀書識字?”

白善道:“可以教他們些木工,縫制或繡工,算術也不錯,還有種地,這些都可以學的。”

崔氏驚訝,“種地?”

白善點頭,見她一臉驚訝,他便也一臉驚訝,“學嫂不會以為他們都會種地吧?”

他道:“種地沒那麼容易的,他們都還是孩子,肯定沒來得及學,比如農時,何時播種,何時插秧,何時施肥,何時澆水,怎樣判斷莊稼是有蟲,有什麼蟲,這些都是要跟老農學的。”

“他們要是父母長輩還在,這些東西他們自然會在勞作中一點兒一點兒學會,但現在他們失親,那這些肯定不知道。”

崔氏:……她以為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兒呢,畢竟,跟著做就是了。

白善卻不這麼認為,他是在村子裏長大的,就算是每年都看一次,但到第二年,他還總是會判斷錯誤。

就算是到現在他也不能理解,為什麼嶽父能夠蹲在田邊伸手摸一把泥土就知道該下種,霜凍不會把種子打掉。

但是,周大哥幾個就是能學到這本事,而周四哥則是直言不諱的說過,“這本事現在學到的只有我大哥二哥和三哥,我目前還沒學會。”

老周頭更是直接道:“要是讓老四老五和老六自己做主種地,不到三年他們就得打補丁餓肚子。”

顯然,種地也不是誰都能做的,就是周四郎他們種了這麼多年也不能獨立完成一整個農時。

“既然想著等他們年滿十四就分地給他們耕種,那就得保證他們自己會種地。”

白二郎對善堂裏的孩子很同情,道:“種地可辛苦了。”

劉煥和殷或沒種過,暫時還能領悟他這話中的意思,單純的問道:“為什麼不能直接給他們請先生讀書認字?”

一直沈默的滿寶道:“花銷太大了。”

劉煥和殷或想,花銷很大嗎?

何不食肉糜的倆人不能理解,畢竟,他們生來就必須讀書,這是必須,一定要的,他們知道一般人家的孩子很少讀書,因為讀書費錢,可這不是有楊大人和楊夫人嗎?

他們出錢應該也不花費多少吧?

做好事嘛,拿到了家裏送來的行李,有了不少錢的劉煥財大氣粗道:“不如我也捐一些錢好了,他們讀兩年書要多少錢?’

白善瞥了他一眼沒理他,和崔氏道:“學嫂可以和各家商量一下,各家出幾個認字會算術,會刺繡、裁縫、木工的人去善堂裏教孩子們應該不難。還有現在已經大了,想要回去種地的,也可以請莊子裏的老農帶著教兩年,到時候年滿十四回了村裏,分了田地和糧種農具就可以自己養活自己,倒不用再費心。”

崔氏覺得這是一個大工程,但是,莫名的有些激動。

她原地轉了兩圈後道:“你的想法不錯,你待我想一想後決定。”

如果要做這事兒,那就得長久的做下去,可不是一二年就可以了,起碼得十二年,甚至更長的時間。

可他們未必能在夏州這麼長時間,那就得形成規矩,便是他們走了,這件事也能繼續下去,不然他們一走事情就斷了,學到一半的孩子就會沒有著落,到時候……

崔氏沈思起來。

見她在思索,滿寶他們就不打攪她了,轉身離開。

等出了院子,滿寶就問他們,“你們今天去哪兒了?”

白善道:“就在城裏走了走,我們之前走街串巷安排病患,知道有些人家對楊學兄有些怨恨,我就想去看看楊學兄是怎麼安撫他們的,結果走著走著就到了善堂。”

他道:“學嫂說的不錯,善堂裏面的人比以前多了很多。我記得以前善堂也被騰出來安排災民,但現在裏面住著的人比災時還要多。”

“這麼多?”

白善點頭,“大多數都是父母沒了流落在外面的孩子,還有一些則是父親沒了,或是母親沒了後被趕出來的,更有的……”

他頓了頓後道:“是父母還在卻被丟棄的。”

滿寶一楞,問道:“為什麼?”

白二郎憤憤,“因為他們臉上留下了太多麻子。”

他到現在還憤怒呢,“我們在善堂裏呆了一天,裏面有九個孩子是因為身上留下了太多痘印被父母丟棄的。”

白善也嘆息,那時候覺得人能活下來就已經是萬幸,誰能想到活下來以後竟然會有人因為這樣的原因而把孩子遺棄呢?

“善堂裏的管事說,孩子一開始被扔時自己找回去過,只是後來又被扔了,有三個還是直接被丟到了林子裏,還是進山找野菜的山民碰見給抱了下來,這才沒出事,”白善道:“因為這事兒,楊學兄還抓了好幾個人,但是沒讓他們把孩子帶回去,而是把孩子都送進了善堂,並為他們辦了斷絕書。”

也是因為楊和書插手了,所以管事在他們看善堂裏的孩子時才特意提起他們。

白善問滿寶,“他們身上的痘印不能去掉嗎?”

他腦海中閃過那幾個孩子的樣子,他雖不至於會被嚇到,但……對他們的影響真的很大,他去看時,那九個孩子總是單獨在一處,基本上不擡頭看人。

滿寶就眉頭緊皺起來,“目前沒有祛痘的法子……”或者她可以和莫老師著重探討一下這方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