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9章 災後

大家圍著火爐說了一個多時辰的話,直到莊先生覺得困了大家才散去。

驛站這樣的地方,方圓五裏內就它一棟房子,所以夜裏從來就是天黑就睡,驛丞回去時眼睛都快要瞇起來了。

他婆娘忍不住嘀咕,“城裏人就是怪,天黑了不睡覺,竟然坐在一起說閑話。”

驛丞道:“別胡說,我看這些大人們是跟戲文裏說的一樣,在體察民情。”

“我們這裏就我們一家五口,有啥民情?”

驛丞:“……他們問的事兒可多了,反倒是我們家的事兒沒問多少。你不懂就不要亂說。”

他婆娘就忍不住嘀咕,“我怎麼就不懂了,對了,你知道他們把山胡椒挖到哪兒去了?”

“挖到哪兒去了?”

“我就是不知道才要問你呀,我還想給他們找個破木桶種起來呢,結果拿去晃了一圈沒看到東西收在哪兒了。”

驛丞不在意,“說不定收到車上了,那些貴人那麼多車呢,你別去那邊晃蕩,萬一丟了什麼東西我們不好說。”

“我知道,我就遠遠的看一看而已,那山胡椒也不小,怎麼放車裏……”

驛丞已經呼呼大睡起來了。

第二天天沒亮夫妻倆就起來,還把幾個孩子叫醒,給他們下面做早食。

滿寶他們吃了一碗面後啟程離開繼續往夏州去。

他們一路走得不快,碰見好地方或有趣的地方還會停下來休息兩天。

聶參軍是殷家那撥的,知道殷或身體不好,車隊停下休息他自然沒意見,倒是鴻臚寺的兩位行人焦慮了一陣。

但跟著莊先生他們爬山,行訪當地的名醫,還見過當地的官員和一些百姓,慢慢的他們也適應了大家的節奏,知道照著這樣往下走,別說計劃的五個月,能在五年後回到長安就算不錯的了。

轉頭一想,論年紀,莊先生比他們大;論前程,白善、周滿、白誠,哪一個單拎出來都比他們遠大,時間對於他們來說比起他們倆人來更加寶貴。

他們都不急,那他們也沒必要急了。

於是也開始優哉遊哉起來,偶爾還和莊先生探討起經史子集來。

兩位行人都是明經科出身,但對進士科也是向往的,所以一些讀書不明的地方正好可以請假莊先生。

而莊先生等人也要和他們學習草原上和西域的一些語言,一時間,隊伍裏的向學之風特別盛。

滿寶、白善和白二郎早兩年就在為這事做著準備,所以一些日常用語都是會的。

不過他們學的要麼是官話,要麼是大部族的語言,會的沒有兩位行人多,更別說精通。

所以他們最近都在和他們學語言。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學得最快的竟然是周立如。

白善和滿寶殷或算是博聞強記的人了,但一句話也要反復聽好幾次音才能記住再復述,復述出來也總帶著各種口音,需要不斷的糾正。

可是周立如多聽兩遍就學會了。

而且她對這些語言記性特別好,今天學的,第二天基本都還能記住,然後就能用下來跟兩位行人對話了。

等到夏州的時候,周立如已經將日常用到的一些話都記下了,卻還有超越提前準備的白二的趨勢。

白二忍不住說白善和滿寶,“你看看你們,你們還跟人學了一年多,都比不上她跟人學二十天。”

白善:……

滿寶不服氣:“那你呢,你趕上我侄女了嗎?”

白二郎:“我沒有,那是因為我從來就學得不好,你們怎麼也沒學好。”

殷或道:“現在學還來得及。”

劉煥遲疑道:“來不及了吧,夏州之後就是草原了呀。反正有兩位行人在,我們為什麼非得自己學語言?”

大家一起看向他,然後道:“等到了互市你就知道了。”

車隊緩緩的到了夏州城門之下,滿寶撩開車簾,擡起頭來看向高高的城門。

此時的夏州和他們離開時又有了些不一樣,進出城門的行人多了些,多了不少人氣。

有護衛拿了文書上前,他們是朝廷出使的隊伍,因此從另一邊城門直接進去。

他們這邊緩緩的進程,那邊才看過文書的守城官立即派人去府衙裏通知楊和書了。

進城的時候滿寶放下了簾子,沒有驚動人,只是看了文書的守城官一直盯著車隊看,等車隊過半便忍不住扯住一個人問:“不是說周太醫在隊伍裏嗎?人呢?”

“滿小姐在第二輛車裏,你認識我們滿小姐?”

守城官一聽,立即笑道:“我們夏州城的人沒有不認得周太醫的,看到我臉上的這三顆麻子了嗎?周太醫治好的。”

護衛:……臉上都留了麻子了,有什麼可自豪的?

守城官很自豪,因為他能從這場天花裏活下來。他是軍營裏的人,軍營裏得了天花最後活下來的都是在周滿的治療下好的。

他只留下三顆麻子,比其他人強太多了。

既然周太醫已經過去,他只能惋惜的放開了人,目送車隊慢慢進城。

等進了城,滿寶才撩開簾子重新看向外面。

白善也看著外面,他和滿寶道:“夏州城和之前不一樣了。”

滿寶點頭,“他們臉上多了好些笑容,已經不怎麼看得出天花的痕跡了。”

白善嘴角微翹道:“楊學兄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車隊繼續往驛站的方向去。

夏州城的驛站在縣衙附近,車隊才走到一邊,府衙那邊就有人迎了過來,和周滿道:“周大人,車隊交給小的們就行,我們送他們去驛站,大人說在府裏備好了水酒,先請先生公子們過去歇息,這兩日大人公子們就先住在府衙,也讓我們大人盡一盡東道之誼。”

滿寶和白善相視一眼,點頭應下了。

於是他們六人就帶上莊先生先去了府衙。

車馬直接聽在府衙的後院側門,崔氏站在側門那裏迎接他們,她笑道:“夫君他還在前頭忙著,暫且脫不開身,但讓人告訴了我,讓我好好招待你們。”

她笑道:“知道你們要來,我早早收拾好了兩個院子,你們將就住著,總比驛站那邊舒服些。”

滿寶笑著應下,“勞煩學嫂了。”

崔氏笑著表示不客氣,她問道:“你們能在夏州停幾天?”

滿寶道:“我想先看看夏州的情況。”

她還想了解一下這些天花病患後來的健康情況,看用藥有沒有對他們的身體產生什麼不好的影響。

順便再打探一下草原上的情況。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