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7章 山橿

倆人沿著這一叢植物挖了一個大坑,將它整株包著一大堆泥挖了出來,滿寶看著就覺得存活率非常的高。

一露根,滿寶就蹲下去看,覺得特別的眼熟,她小心的截了一根下來,聞了聞後道:“好像是山橿。”

滿寶用手擦了擦泥土,將皮剝了一層後就往嘴裏一塞,她嘗了嘗後往外呸呸兩聲,道:“就是山橿根。”

她看了看眼前這株茂盛的植物,又看了看手裏的根兒,恍然大悟,“原來這就是山橿啊。”

白善問,“它有什麼用?”

滿寶道:“可止血、消腫、止痛,能拿來治胃氣痛、疥癬、風疹和刀傷出血,我治胃痛時常與南五味子根皮、燈心草和車前草一起用。”

只是她認識山橿根,卻是沒見過山橿的。

滿寶仔細的看了看山橿後起身左右前後的看。

科科道:“除了白善,附近沒別人看著你了。”

滿寶道:“他也不是別人。”

反正牛啊羊啊馬啊鹿啊他都看見她收過了,現在多看見她收一株植物也沒啥。

滿寶將山橿收錄了,百科館內沒有山橿圖片信息,也沒有具體的樣子描述,所以科科一開始沒有檢測出它叫什麼。

但滿寶一說它是山橿,它就調出了相應的數據信息,只是也不多,就兩句話而已。

滿寶看了一眼,知道的還沒她多呢。

不過,相信百科館的科技館會研究出詳細的信息來的,到時候她就可以查看了。

滿寶道:“最好研究一下這東西怎麼種植最好。”

既然在這兒有人專門種植,那說明藥鋪裏收的山橿根並不全是野生的,和女貞子一樣可以種植。

到時候可以拿一些種子回去讓三哥他們試著種一下,他們家山多。

白善親眼見著那株山橿消失,忍不住認真的擡頭看了一下虛無的半空,頓了好一會兒才問滿寶:“周小叔走了嗎?”

滿寶點頭。

科科默不作聲。

白善就忍不住好奇,“我一直想問,周小叔拿這些花花草草去幹什麼?”

牛羊鹿這些他知道,可以養,也可以吃,還能拿來孝敬上官,但這些龐雜的花草樹木和蟲魚鳥獸呢?

滿寶道:“換錢。”

積分就相當於錢。

滿寶又看了一眼自己的總積分,縮水了很多,想想就心痛。

她嚴肅的道:“錢有時候可以換命。”

她得多賺點兒,不然出門在外要是遇到危險怎麼辦?

有時候這個世界人力不能做到的事就得在百科館或商城裏尋找辦法,到時候必要花積分的。

白善就想到了在夏州時她每次拿出來都一臉肉痛的藥丸,他猜到了些,看來小嶽父給的那些藥丸並不是自己做的,而是用“錢”買的,而那些錢便是從滿寶給的這些花草樹木,蟲魚鳥獸賺來的了。

只可惜兩界的錢似乎不一樣,不然他們可以將黃金和白銀給小嶽父。

白善心中惋惜了一下,再一看滿寶圓圓的臉皺著,還是一臉心疼,便忍不住笑出聲來,伸手捏了捏她的臉頰後道:“沒事兒,我們現在出門了,這一路上必定能發現很多以前沒見過的東西,到時候全都給你收起來送給嶽……周小叔。”

滿寶拍掉他的手,嚴肅的道:“我現在已經長大了,你不能再掐我的臉了。”

說完盯著他的臉頰看,很是惋惜。

這兩年白善長開了,已經沒有圓圓的嬰兒肥了,她想掐也掐不了。

倒是自己的,滿寶忍不住摸了摸,一直都在,也不知道臉什麼時候能長長一些。

倆人將地上的大坑給填上,然後就拎著鋤頭回去了。

莊先生看到他們一人拎著一把鋤頭回來,就看了一眼他們的鞋子,見上面沾了不少泥土便搖了搖頭,指了外面道:“清理幹凈再進屋。”

倆人低頭看自己的腳,默默的轉身站到草地上去清理。

殷或坐在大堂裏休息,手上正拿著一本書看,沒辦法,路途無聊,也就偶爾看書了。

白二郎也在看書,不過,封面似乎有些不對,劉煥和他靠得極近,眼睛緊緊的盯著他的書看。

一旁做完作業的周立如呼出一口氣,將墨條收起來,正要去洗筆,一擡頭看見,就忍不住盯著他們手中的書看。

半響,她伸出兩根手指輕輕地將封面一揭……

白二郎嚇了一跳,立即將快要脫落的封面扯回來,一臉緊張的去看莊先生,見莊先生還看著外面的白善和周滿,便大松一口氣。

他沖周立如擠眉弄眼。

周立如已經看出玄機,聳著肩膀笑了兩聲,將筆和硯臺拿出去洗了,回來將自己的文房都收進箱子裏,趁著莊先生不註意壓低聲音道:“我也要看!”

白二郎也看了一眼莊先生,小聲道:“問你小姑要,這本書也是她的,她有好多。”

周立如道:“我要看你看過的,你覺著哪本最好看?”

畢竟是自己寫過話本,哦,不,是傳記的人,現在京城最火爆的書都還是他寫的二姐夫的傳書,聽說每年進京趕考的學子都會買兩套,一套收藏,一套自己看,以至於到現在小姑和小姑父都還能收到書鋪送來的錢。

沒錯,書鋪現在依舊在給白善和滿寶送錢。

不過,白善和滿寶現在已經不獨占了,而是拿出來和白二郎一起分,甚至白二自己占了四成,他們只拿三成。

雖然一開始說過,書三人一起想,白二郎落筆,且署名,而收入歸白善和滿寶。

但書都寫完這麼久了卻還能源源不斷的收到出版的錢,再獨占白善和滿寶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所以就分了一些給白二郎。

也是因為這個,崇文館裏的人才這麼喜歡和白二郎借錢。

因為都知道他自己不僅有一個莊子的收入,還固定從書鋪裏拿錢,而且這兩年收到的竟一點兒也不比之前的少。

白二郎自己都嘗到了甜頭,出門前還和白善說呢,“我想寫一本仗劍走西域的俠客書,回來後你和滿寶替我去和書鋪的老板談一談,也照著後面兩冊書一樣分成,你說好不好?”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