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5章 小破站

白善放下簾子,對打著哈欠的滿寶道:“現在可以放下心來了吧,先睡一會兒,等到了地方我叫你。”

滿寶便從車肚子裏扯出一個軟枕來,“那我瞇一會兒,你記得叫我。”

白善點頭,看著她抱著軟枕靠在放下的木桌上睡了,馬車一搖一晃的,一開始或許會難受,但速度不快時並不覺得顛簸,反而一搖一晃的更適合睡覺。

滿寶就很快睡過去了。

等她被叫醒時,他們已經到驛站。

驛站是單獨在一片林子裏,在官道旁,附近的荒地都有車馬壓過的痕跡,平整出來可以停靠馬車。

連馬棚都是在的屋外,隨便圈了一塊地方,用木頭圍了一塊地方,上面稀稀拉拉的搭著一些茅草就算是馬棚了。

滿寶他們之前趕往夏州時走過這條路,但因為是急行軍,除了需要換馬的時候都是錯過驛站的,所以他們對這個驛站一點兒印象也沒有。

這是她見過的最破爛的一個驛站了,不僅馬棚很敷衍,連驛站的房屋也有些破舊。

白善盯著屋頂看了好一會兒,很害怕晚上風一吹它就飛了。

其他人只是看,劉煥卻是沒忍住發出驚嘆聲,“這驛站也太破了吧?”

驛丞才從驛站裏迎出來,聞言看了劉煥一眼,然後目光移開,在所有人身上都一掃而過後便迎向莊先生,“這位大人是要在此住宿?”

莊先生點頭,先介紹了一下自己,然後才介紹滿寶,“這是我們此行的主官,崇文館編撰周大人。”

驛丞一怔,反應過來,立即上前見禮,“原來是周太醫,周太醫快裏面請。”

顯然,作為當今唯一的女官,驛丞也是知道她的。

滿寶點點頭,讓大家將車馬放好,然後和驛丞入內,“房間夠住嗎?要是不夠,大家就擠一擠。”

驛丞就努力的擠出笑道:“小站有些破舊,好的房間不多,所以需要大人們擠一擠,兩個住一間房就好。”

他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二樓只五個房間,都是上房,所以……”

滿寶便道:“夠了。”

莊先生和聶參軍一間,兩個行人一間,滿寶和周立如一間,殷或和劉煥可以住一間,白善則和白二一起。

不過也幸虧現在沒有其他同路的官員走過,不然白善他們肯定沒有上房住,到時候還得論品來選房。

白善上下看了看,裏面的桌椅都是缺胳膊斷腿的,他不由好奇,“從這裏到城鎮有多遠?”

驛丞連忙道:“從這裏再下去是猗氏縣,要走近四十裏。”

“路上沒有鎮嗎?”

驛丞搖頭,“別說鎮了,連個大的村子都沒有,大人們要想住村裏,那得離官道好遠才能到。”

他笑道:“不過也很少有人會在下官這裏停留,大多人都是在前面的鄉裏就停下過夜,然後第二日趕上一天路就到猗氏縣。”

白善便知道他們光顧著趕驛站住下,錯過了這個消息。

他看了一眼滿寶,笑了笑後道:“可見這是緣分。”

“是緣分,是緣分。”驛丞生怕得罪他們,連連哈腰應是,然後讓他們先休息,他立即去準備熱水和熱飯。

天可憐見,他這小破驛站十天半個月也未必來一個客人,所以竈臺上都是自家吃喝的飯菜和熱水而已。

突然來這麼多人……

驛丞有點兒慌。

白善見他大冷的天額頭冒汗就猜到了,扭頭和大吉道:“你讓人去幫一把,自己能動手的就動手做了。”

大吉應下,轉身下去讓護衛們把馬車歸攏到一處看管好,馬和騾子等也都自己準備糧草餵食。

驛站裏的人並不多,一個驛丞,兩個幫工的名額,驛丞很徇私的把名額給了自己的婆娘和兒子。

一個在廚房忙活,一個在前面支應著。

雖然小破站沒什麼客人,幾乎沒有額外收入,但是,每個月依舊有朝廷發的俸銀,不多,卻也讓他們日子過得比一般人家好一些。

因為沒有準備,驛丞不僅把妻子和兒子叫過來,還罷女兒還有小兒子也拉了來幹活兒,讓他們趕緊燒水做飯。

然後他就開始蹲著苦惱起來,“這麼多人吃啥呀?”

他婆娘遲疑了一下後道:“要不把家裏過年時剩下的熏肉都拿出來做了?”

都是大人,總不能怠慢了。

驛丞點頭,“這也不夠呀,我們家養的雞也殺了吧。”

他婆娘就有些不樂意,“還小呢,統共就兩斤多,去了毛就沒幾兩肉了。”

她還想養著下蛋呢。

驛丞就低聲道:“你知道啥,這一次來的是大官兒,這位周太醫有名著呢,過年那會兒鬧得那麼大的疫病就是她去治的,這樣的大官兒來了都沒兩個肉菜,回頭她生氣了和上頭說一聲,我這驛丞還能當嗎?”

他婆娘這才愁眉苦臉的往驛站後面的破棚子走去,他們家的雞就養在後面。

滿寶他們將行李放在屋裏,科科便告訴她驛站後頭有一株沒收錄過的植物,於是滿寶就拎著自己的小藥鋤往後面去。

白善跟在她身邊,念叨道:“你要想挖花花草草,一會兒我們可以進林子裏去找一找,現在正是草木復蘇的時候,說不定還能找到蘑菇呢。”

滿寶:“又沒有下雨,怎麼會有蘑菇?”

倆人到了後面,在菜地邊上看到一叢特別好看的植物,說它好看是因為它現在葉子青青的,枝繁葉茂,開得特別精神,一看就讓人覺得生命力旺盛,同時也被照顧得很好。

也因此,倆人一時間沒動手。

這東西一看就不是野生的,他們要挖總得問過主人家吧?

正蹲著研究呢,聽到腳步聲,一回頭就見一個婦人提著一把刀氣勢洶洶的走過來。

滿寶和白善都不約而同的縮了一下脖子,先下意識的往後挪了挪,離開那株植物遠了一點兒,以表明他們沒有對它起不好的心思。

結果氣勢洶洶走過來的婦人並沒有看到蹲在菜地邊上的倆人,而是徑直往旁邊的破棚子裏去。

她一腳踏進去,不一會兒倆人就聽到了雞驚叫和撲棱著翅膀的聲音。

倆人悄悄的一起松了一口氣,對視一眼後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便起身走過去要和婦人說話。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