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4章 放心

劉老夫人道:“西域呢,這一路吃穿都要準備,且這一去還不知道要去多久,一年四季的衣裳就不能少,尤其是那邊天冷……”

“行了,衣裳這種東西,有錢就能買到,不會冷到他的,一季收拾幾套就好,多準備一些鞋襪卻是真的,家裏沒有現成的就去外頭買……”

“外頭買的哪有自個家裏做的舒服,還有一些藥材,藥丸……”

“你忘了這次去西域誰是主官了?有周太醫在,還怕沒有這種東西?”劉尚書道:“你就準備一些衣服鞋襪,還有錢就行,其他的交給我。”

在劉尚書的堅持下,第二天出門的馬車總算沒有超出兩輛,一輛是給劉煥布置好的馬車,一輛專門拉的他們的行李,劉煥一個人的就占了大半。

劉尚書生怕她再添東西,一大早就點了兩個管事和三個護衛,讓他們立刻快馬去追劉煥。

其中只有一個管事和三個護衛是跟著劉煥去西域的,剩下的那個,找到人以後還要再回來。

劉尚書等著看,看能不能帶回來他的只言片語。

劉家的人馬車急行,中午也啃的幹糧,終於在第二天的中午趕上了在一個小鎮上歇息的白善等人。

要找他們並不難,只要找路上擺攤的一問,是不是有一隊朝廷來的官員路過就知道。

已經第三天了,劉煥見家人始終沒找來,既期待又忐忑。

期待祖父母就此真的忘了他,又忐忑時間過去越久,祖父母找到他時只會越惱怒。

他私心裏已經覺得家裏多半會抓他回去,所以在看到家裏的管事伯伯終於出現時,他眼淚一下就泛上來了。

滿寶看得一楞一楞的,有些手足無措,“你,你別哭呀。”

白二郎也連忙安慰,“還不一定就是來抓你的呢。”

白善則是看了一眼劉家護衛帶來的一輛青布馬車,以及青布馬車後的那一車行李,忍不住笑出聲來,搖了搖頭後由著劉煥去抹眼淚。

他迎上去和劉家的管事見禮。

殷或也看到那一車的行李,和劉煥道:“別哭了,你祖父是著人來給你送東西的。”

劉煥“啊”了一聲,眼紅紅的看了他一眼,這才朝門外看去。

劉管事和白善見過禮,將他們老太爺給白善的信取出來奉給他,“這是我們老太爺給白公子和周大人的信。”

白善接過,見信封上寫著他和滿寶的名字,笑著點頭應下,讓他去給劉煥請安。

劉煥看了一眼那一車的大小箱子,半信半疑的和劉管事湊到一旁說悄悄話,半天過後他又是高興又是憂慮的捧著一封信回來,和小夥伴們道:“我祖父答應我去西域了。”

白二郎問:“但是呢?”

劉煥就垮下肩膀道:“但是祖父給我布置了好多課業。”

白二郎就好奇的問,“你課業在哪兒呢?”

劉煥就看向一旁的莊先生。

大家看過去,果然,劉管事已經又捧著一封信在彎腰和莊先生說話了。

除了一封信,劉家還給莊先生送來了厚禮,光金錠就有兩個。

據說是讓莊先生指點劉煥的束脩。

一旁的兩個鴻臚寺行人滿臉羨慕的看著莊先生。

二十兩金錠呢,莊先生一年的俸祿都沒這麼高,當先生這麼賺錢嗎?

莊先生也沒想到自己出個外差不僅能順勢帶三個弟子遊學,竟然還能賺外快。

他頓了一下後便高興的收了金子,和劉管事表示他在給弟子們布置課業時也會給劉煥布置的,且會把他當成弟子一樣教導。

劉尚書要的也只是這一句話而已。

他知道,孩子說是出去歷練遊學,但若是沒有人盯著,遊學很可能會變成遊玩兒。

而同行的幾人,白善三個就不說了,自己都還小,就是周滿,那也是稚氣未脫,玩心未泯,也就只有莊先生還可能記得他們的課業。

而莊先生為崇文館侍講,因為教導太子幾度被皇帝點名贊賞,又教出了白善周滿和白誠這三個優秀的弟子,由他帶著自個孫子學習,劉尚書是放一百個心。

白善悄悄的捅了捅劉煥,低聲道:“還不快給你祖父祖母寫封請罪的信……”

劉煥糾結起來,“這個怎麼寫?”

別說白善,就是白二郎都鄙視的看了他一眼,“這個都不會寫?”

三人就很有經驗的教他,“你就想象一下自己要是被抓回去被按趴在地上時會怎麼請罪,那就怎麼寫。”

劉煥:……

殷或忍不住抿嘴一笑,扭頭和長壽道:“去取紙筆來,你家的管事多半還要急著回去復命,所以趕緊寫了給你祖父送回去吧。”

劉煥忍不住頭疼,但這比自己預想的要好很多,因此他還是握著筆擰著眉頭思考起來。

周立如看他半天憋不出一個字來,便道:“你就哭唄,然後說自己有多想和朋友一起出去遊學。”

“這管用?”

“你祖父母要是疼你就一定管用,”她道:“每次我小姑做了啥不好的事兒,她就是這麼和我爺爺奶奶哭的,然後我爺爺奶奶就心疼得不行。”

滿寶:“……胡說,我哪有這麼奸詐?”

白善則和劉煥道:“你就這麼寫。”

白二郎催促,“趕緊的吧,我們吃過飯還得趕路了,傍晚要趕到下一個驛站去休息。”

劉煥只能硬著頭皮提筆往下寫,憋了快半個時辰才憋出一封信來。

然後將信交給方管事,讓他帶回家去給祖父。

劉煥也有了自己的馬車,車隊又增加了四個人和兩輛車,看著又長了一些。

負責護送他們的錄事參軍聶長存看著嘆了一口氣,然後去找殷家的那幾個家將重新調派了一下車馬的前進順序。

因為殷或參與進來的原因,本來負責護送他們的是鴻臚寺的一個從七品漕事參軍,殷禮給走了一下關系,和殷家有些關系的聶長存就負責了此事。

他是正七品。

但事實上,實際做主的是跟著殷或一起來的幾個家將,他們都是殷禮的家將。

跟著他上過戰場,殺過敵,甚至還帶過兵的。

這些事滿寶並不管,但聶參軍做好調整後還是和她匯報了一聲,畢竟她是主官。

滿寶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此事。

對於不懂的事兒,她從來不亂插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