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2章 生氣

至於不在名額上的人員,大家提前按照比例交了錢給大吉,由大吉負責著付錢就行。

劉煥和寄語是偷跑出來的,都不在名額上,所以他拿出了一塊銀子交給大吉,殷或卻攔住了,和他道:“你和我家的家將算做一起就是了,讓長壽給。”

劉煥:“這多不好意思……”

錢卻收了回來塞進錢袋裏,他是沒多少錢的,此去時間長,身上還是多留一點兒錢好。

周立如看見,忍不住抿嘴一笑,其他人也笑起來,紛紛道:“應該的,應該的。”

畢竟他來可比他們多冒了一個挨揍的風險。

驛站的夥食一般,不過大家吃著都還挺適應,吃過東西略一休息便繼續啟程。

因為早上耽誤的時間長了點兒,所以他們今天下午要加快一些速度,晚上才能到達住宿的驛站。

一行人速度加快。

劉煥也不騎馬了,和殷或擠在一輛馬車上,還可以說說話養養神。

滿寶則和周立如一起,也閉目養神,對於京城的事他們並不憂慮,來抓人就讓他們抓走,來送東西,就高高興興接了東西挨一頓罵,因為將後果都提前考慮到了,也做好了承受的準備,所以他們一點兒也不心慌。

只有利益相關人劉煥有些坐不住,殷或安慰他,“最遲後天就知道結果了,快的話,明天就能知道了。”

劉煥想哭。

在京城的劉尚書卻只想罵人。

劉老夫人也張了張嘴,半晌說不出話來。

看老妻也呆住了,劉尚書便深呼吸兩下,壓下怒氣後問,“你的意思呢?”

劉老夫人這才回神,叫道:“什麽叫我的意思?趕緊去把人找回來呀!”

現在還管她什麽意思?

她道:“他們才走了半日,現在最多到雍州,現在就讓人去追,明天就能把人帶回來……”

她頓了一下,還是沒忍住道:“等把人找回來,你輕點兒打。”

劉尚書就瞪了她一眼,“他有這樣的膽子都是你慣的,都這時候了你還想著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呢?”

劉老夫人就光棍的道:“那你打吧,要是把孩子打出個好歹來,我看你怎麽跟兒媳婦交代。”

劉尚書:“……當初是你死活不願意他們把孩子帶去任上……”

“我是不願意,肅州荒涼,煥兒這麽小,我怎舍得他去吃苦?”劉老夫人道:“你不也同意了嗎?我要是不把孩子留下,他能上國子學,能上崇文館嗎?”

劉尚書就知道,吵架是吵不過她的,因為她不講理。

他幹脆揮手不繼續這個話題,而是道:“叫人給他收拾東西,多準備一些衣裳鞋襪,還有銀錢,多帶幾個伺候的人,我給他送去。”

劉老夫人聽這話頭不對,瞪眼問,“你這是何意?”

劉尚書便冷哼道:“何意?我如你所願,不揍他了!”

他恨恨地道:“他不是想去西域嗎?我同意了。”

“不行!”劉老夫人一下站起來,怒瞪他,“你瘋了不成,那可是西域,你知道他們去了會遇見什麽?”

劉尚書道:“他跟著朝廷官員,還有侍衛護持,能遇見什麽?”

他擡手止住她要說的話,收斂了怒氣後認真的道:“這孩子不懂事,他都多大了,卻還能做出不說一聲就離家出走的事兒來,他也該長大,學著為家裏著想一二了。”

他點了點桌子上的信道:“這信還是白善讓人送來的,他比他還小呢,且思慮如此周全,你看他多長的這一二歲都長到什麽地方去了?”

劉老夫人:“……個子!”

劉尚書被噎住,半響後頭疼的道:“夫人啊,為夫是在跟你認真的商量事情呢。”

劉老夫人也不是不講理,她道:“我已經在跟他相看了,裴家二房的長女,很是溫婉穩重的一個姑娘,他們家現在也有意思,只等孩子相看沒問題後就定下,等他成親,當了爹,歷練一兩年就穩重了。”

她道:“他現在沒成親,心態還跟個孩子似的,自然考慮不到這些。”

“白善……”

“白家那位公子不也定親了嗎?”劉老夫人截住他的話,道:“男人嘛,定親成親就成熟了。”

劉尚書才不信呢,他哼了一聲後道:“崇文館裏已經成親的那幾個,遠的不說,就說趙國公家的六郎,都是兩個孩子的爹了,你看著有穩重的樣子嗎?”

他哼了一聲道:“都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要我看,他們就是從小過得太好了,沒經過磨難,所以才這樣長不大。”

“你看白善和周滿二人,從小身負深仇大恨,現在一人名滿天下,早早中了進士;一個更是天下聞名的神醫,不管什麽差事到了手上都能盡善盡美,連跟在他們身邊的那孩子,叫什麽白二的,和煥兒一樣大小,都比他穩重懂事許多。”

劉尚書止住她的話道:“雖說家裏有他大哥支應門庭,並不需要他為家族爭光,但我總還想他出息些。”

“而且成親以後就有自己的小家了,他能靠著他大哥,難道他子孫也要靠著他大哥不成?”劉尚書道:“他總要為妻兒做些什麽,若能建功立業,封妻蔭子,我等也無愧於祖宗了。”

劉老夫人張張嘴,半晌後道:“我們在說去西域的事兒,怎麽就扯到了這些。”

“我們就是在說西域的事兒,”劉尚書道:“你可知這次去西域上的都有誰?要說年少,周滿白善和白二三個比他年紀小,尚能受皇命去西域;要說體弱,這天下間誰的身體不比殷或的好?他也都能去,煥兒怎麽就不能去?”

劉老夫人沈默下來。

“本來呢,他要是沒跑,我們提前知道把人攔下來打一頓,這就是件家裏的小事兒,後日一收假把人往宮裏一塞,讓他繼續老實的給太子做伴讀就是。”劉尚書道:“可現在人跑了,不說沿途的驛站,就是跟著周滿的官吏們也都看在眼裏,我再把人抓回來,自然也是一出鬧劇而已,然而鬧劇之後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