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0章 送行下

蘇夫人正拉著滿寶的手說話,“你這一走,我們都不知道找誰看病了。唉,本還想著太醫院裏這麼多人,這樣的事怎麼就讓你去?但太子妃都說太醫院裏醫術比得上你的年紀大了,年紀輕可以出遠門的卻又沒你這樣的醫術,算來算去還是你最合適。”

“這事兒又是你提的,這才點了你去,就是可憐了我們,好容易有個貼心的大夫,這才幾年又沒了。”

滿寶便推薦自己的徒弟劉三娘,“我的本事她學了大半去,你們只管找她,有她不能解決的,她還可以請教劉太醫。”

蘇夫人嘆息一聲,她們也只能找劉醫助了,只是徒弟哪裏比得上師父?別的不說,開腹取子這樣的醫術是誰都可以有的嗎?

傅二則和唐夫人站在一起,她將一個很大的包裹遞給滿寶,道:“這是我親手給你做的鬥篷,用的是狼皮,硝得還不錯,主要是暖和,我聽說西域那邊冷得很,每年八九月就下雪了,你帶上,說不定能用上。”

滿寶高興的應下。

唐夫人則是送給滿寶各種吃的,其中以蜜餞最多,“路途無聊,你就多吃些吧。”

滿寶仔細看了看她的臉色道:“你不是坐雙月子嗎,怎麼現在就出來了?”

唐夫人道:“聽你們那意思,這一去怕是三二年才回來,我想著這一別還不知何時才見呢,說不定你們回京的時候我們都不在京城了,所以還是趕緊來見一面,見一面少一面。”

滿寶:“……不至於,你可以叫人來說一聲,我打馬拐到你家先去見你一面也是可以的。”

“得了吧,我又不是要死了,不就是在家悶了想出來散散心嗎?”唐夫人示意她看自己身上,“你看我身上,頭上這些東西,像是能著涼或累著的人嗎?”

那倒是,今天來的這麼多人中唐夫人穿得最多了。

滿寶笑起來,這才問起兩個孩子的狀況,她上次去看他們是八天前了。

“一天一個樣兒,你別說,劉太醫開的方子很管用,奶媽吃了以後再餵孩子,孩子夜裏也睡得更香了,總算不至於時不時的驚醒。他們吃得多,睡得好,現在總算胖了一些,看著跟足月出生的孩子差不多了。”

滿寶點頭,叮囑道:“也別補太過,他們底子薄,要徐徐圖之,我和劉太醫說過,讓他每旬都去看一看他們的。”

唐夫人知道,以她公公的身份,要請到劉太醫不難,但要劉太醫每旬都上門一趟卻不容易。

劉太醫肯來還是看的周滿的面子。

她笑道:“你可得早點兒回來,別等他們會叫姨了還沒回來。”

滿寶表示自己會努力早些回來的。

和她們告別完,滿寶便去見太醫院的同僚們。

蕭院正帶著劉太醫等人等在一旁,不僅來給他們送行,還給他們帶了壯行酒。

“說起來,這還是我們太醫院的太醫第一次出這樣的外差,不管結果如何,周太醫都辛苦了,來,這一杯敬爾等。”

滿寶連忙接過,“蕭院正,您別忘了太醫署的事兒,我三個徒弟都交給您了。”

蕭院正醞釀起來的情緒就散了大半,他沒好氣的應道:“你都交接清楚了,難道我還能坑太醫院和太醫署不成?鄭辜鄭芍和三娘醫術品德都不差,你就只管放心的去吧。”

一旁候著的鄭辜三人立即行禮表示自己一定會努力,絕不辜負師父的期望等等。

一旁站著的鄭大掌櫃欣慰不已,覺得兒子夠機靈。

等一一都見過,滿寶就大松一口氣,將三個徒弟叫到一旁叮囑,“學無止境,就算我不在,你們也要努力學習醫術。”

她頓了頓後又道:“別以為你們太醫署結業,可以坐堂開方便很厲害了,你們見識過的病患很少呢,有許多的病癥沒見過,而同一病癥,不同病人用的藥也是不一樣的,更別說不同的治療法子了。”

她對鄭辜和鄭芍道:“你們現在還沒離開京城,多看看蕭院正他們是怎麼治病的,等你們出去歷練,也要與當地的大夫多交流,不要因為別人的醫術不及你們便怠慢了別人,他們看過的病人不比你們少……”

鄭辜和鄭芍都認真的記下。

他們兩個都是確定要去地方太醫署歷練的,劉三娘則是留在京城太醫署內接替周滿的針灸課,同時為太醫院院助。

不過周滿在離開前已經和蕭院正舉薦過,太醫院還是應該有一個女太醫,醫助的名頭太小了,以後宮裏要是有令去給權貴世家的老夫人夫人們看病時不方便。

蕭院正雖然沒答應,口風卻松了,滿寶估計,她只要一段時間內不出錯就可以順理成章的晉升。

滿寶也是這麼和劉三娘說的,小聲和她道:“你別覺得不好意思,有不懂的病癥你就纏著劉太醫問,他是你的祖父,再教男不教女,那也是親孫女,而且你們還是同僚,互相指教本就是應該的。”

劉三娘:“……是嗎?”

滿寶肯定的點頭道:“是!”

她道:“你只管去請教,大不了等我回來我再和他交流一些醫術就是了。你祖父在婦人疾病和小兒病癥上很有見解,你看陶大夫厲害吧,你祖父比他還要厲害,有這麼個厲害親戚在,你不請教,也太白費了。”

滿寶道:“學東西臉皮要厚,他又不是惡人,只管厚著臉皮去學。”

劉三娘:“……要是惡人,反而要薄臉皮嗎?”

滿寶就正色道:“對惡人我們要自尊自愛,不刻意與之交惡,但也要遠之,不可親近。”

所以厚臉皮就是親近嗎?

沒錯,在周滿看來,厚臉皮就是親近。

你厚著臉皮去請教人,一來二去,你來我往,交情不就深了嗎?那就是親近了!

滿寶叮囑完了,這才跑回到家人身邊。

老周頭看她這麼忙,許多話便都咽了回去,反正叮囑的話也說了好幾天,再說也是重復的。

他就將手中一直攥著的荷包給她,“這是爹給你的,拿著路上買好吃的,別虧待了自己知道嗎?”

滿寶一捏,捏到硬硬的不規則硬塊,嚇了一跳,她爹竟然有銀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