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9章 送行

西域的特產——寶石、香料和駿馬。

哪一樣都特別的貴,就趙六郎送來的錢,寶石和香料還可以肖想一下,買一小些帶回來。

駿馬是不用想了。

趙六郎將裝著金子的盒子合上,推給三人道:“這可是我全部的身家了。”

白善三人都只是聽一聽而已,誰信他只有這點兒身家?

白善點過錢,給他寫了一張條子,手一揮就讓大吉將盒子抱到庫房裏去放好。

趙六郎看著便忍不住問,“很多人托你們從西域帶東西嗎?”

白善懶洋洋的應了一聲,“是呀,所以你別抱太大希望,想著等寶石和香料回來出手賺大錢。”

趙六郎就嘆道:“果然,我能想到的賺錢主意人家也能想到。”

他起身,揮揮手道:“行了,你們忙吧,我先回家去了。”

白二郎很驚奇,“你今天不去玩兒?”

明天可就收假了。

趙六郎就一臉深沈的道:“我答應了夫人,以後要洗心革面認真賺錢養家了。”

雖然覺得不可能,但白善三人還是抽空誇了他一下,萬一他一受鼓勵真的就洗心革面了呢?

趙六郎很羨慕三人,不,是羨慕白善和白二郎,他問道:“你們明日就不用進宮上學了吧?”

白善點頭。

趙六郎一臉的羨慕,“真好……”

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才能夠不上學。

提起這事兒來他就一肚子的淚,趙六郎意思意思抹了一下臉。

本來他在國子學好好的念著書,已經計劃再讀個一兩年就恩蔭出仕,結果太子選伴讀,他又進了崇文館。

現在比他還晚進國子學的白善白二兩個都從崇文館出來了,他卻還要繼續在裏面讀書。

計劃是明年恩蔭,卻也不知道能不能行。

趙六郎想起了什麼,連忙問倆人,“你們這是算結業,還是算請辭?孔祭酒這麼輕易就答應了?”

白善道:“都不算,我們是請的長假。”

因為是太子伴讀,並不好請辭。

至於結業,目前只易子陽一個算結業,他是考了進士後又過了禮部和吏部的考試後當官去了。

白善和白二郎這樣的,只要一天不出仕,他們就一天還算崇文館的學生。

就是殷或也一樣。

他雖然被封爵,皇帝還親自下旨讓他陪同前往西域,卻還是以崇文館學生的身份去的,同樣不算結業。

和白善白二郎一樣,他也和孔祭酒請了長假。

因為西域之行他們早就在計劃,種痘法的試驗在朝堂上也是公開的,因此孔祭酒並不阻攔,他們的請假折子一遞上去就批準了。

還貼心的替他們呈交給皇帝。

皇帝當即就批了。

所以這次白善他們出宮後就不用再進宮讀書了,不過宮還是要再進兩趟的。

得搬東西,還得和皇帝太子辭別。

皇帝不一定見他們,但太子應該會見。

他們在宮裏的東西多是進宮後置辦的,衣服鞋襪的沒必要帶出來,但他們以前抄的筆記,書籍,還有一些進宮後得的擺件之類的東西得拿出來。

在裏面生活了三年,零零散散的東西也不少。

趙六郎問,“欽天監那邊定了啟程的時間沒?”

滿寶道:“報了三個時間來,我給鴻臚寺和太醫院都送去了,得他們拿主意,不過我猜應該是四月初七那日走。”

趙六郎算了一下時間,“那也沒多少時間了……”

滿寶道:“時間挺長的了,我還能回去給我祖父祖母掃一下墓呢。”

不錯,滿寶已經決定要去商州一趟。

周四郎將滿寶在商州的田地都賣了,但宅子還留著,不僅留著,還帶著人布置了一下。

以後他們回家,或是上京城路過商州時都可以在那裏停腳,打聽消息也方便些,還能照看夏氏的祖墳。

這一次滿寶去商州帶的人並不多,只周大郎陪同她一起去,兄妹兩個第一次給夏衍夫妻做清明,很是鄭重。

夏氏族親見周滿還親自回來做清明,對夏衍這一支也更看重了幾分,不像以前那樣怠慢。

因為是提前做的清明,等滿寶回到京城時也才初五,正是清明的正日子。

老周頭就帶著滿寶上玄都觀裏給老家的祖宗們燒香,讓他們保佑滿寶一路平安。

還難得大方的掏錢給大家買了平安符。

滿寶和白善的最貴,價值二十文。

滿寶將平安符放在荷包裏掛在腰上,表示她一定會收好,絕對不會掉的。

然後初七那天一大早,老周頭一家就依依不舍的將他們一行人送到城門口。

來送行的人還挺多,從十裏長亭綿延開到大官道上,堵了半條路。

老周頭和錢氏再多的愁緒和憂心,在看到車馬不絕的送行人時也散了,只剩下驚愕和有些無措。

滿寶自己都沒想到會有這麼多人來送行,瞪著眼睛看了半天,雖然每一個她都認識,但是……

他們平時這麼熟,這麼要好嗎?

她不由看向白善。

白善也震驚的看著她,同樣被驚得不行,最後倆人默默對視片刻後道:“一起拜謝吧。”

不然一個一個的謝過去,再敘敘舊,今天不用啟程了。

來送行的人似乎也知道,所以大家並沒有一窩蜂的上前和他們依依惜別,基本上是一人代表一部分人。

比如,趙六郎就領著身後一眾崇文館的同學上前道:“本來我們只是試探性的和殿下提一句,沒想到殿下真的讓我們出宮給你們送行,唉,這下不送也不行了。”

季浩等國子監的同學也來給他們送行,但真對著時,季浩一時不知該說什麼,只能道:“一路保重。”

白善笑著謝過。

倒是衛晨很感慨,“你們進國子監的時候,我們就想,我們總有一天要在國子監裏再做同窗。結果我們進國子監了,你們又去了崇文館。”

“你今年沒參加禮部和吏部的考試,我還想著明年我們說不定還能做半個同科,結果你們出去遊學了。”衛晨道:“等你們回來,不知道我們還在不在京城。”

白善:“……你多讀兩年書?”

衛晨就沒忍住給了他一拳,幾人相視哈哈大笑起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