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6章 一起

滿寶便笑道:“就是這麽一說,其實我們猜想一二年應該也夠了。”

只是給他們計劃了五個月的殷禮:……

他很好奇,“你們都是怎麽計劃時間的?”

滿寶道:“聽說涼州有一座佛山,山上有摩崖石刻,我們想去看看,大概要留四五天。玉門關的互市也很有名,聽說九成西來的商人都要過玉門關進關……”

殷禮聽明白了,他算的五個月是不算他們看景兒逛街的時間,不過照著他們這樣的計劃,就是不算這些,五個月的時間也不夠他們用吧?

殷禮突然更放心了些,幹脆也不問了,讓她拿著他送的弓離開。

滿寶直接就跑回崇文館。

才進門她就直奔教課室。

教室裏只有八個人,每個人桌子上都堆了不少書,大多數人正頭疼的看著自己面前的書,趙六郎抓著筆,眉頭都快要皺出褶子來了。

滿寶溜到後門,探頭往裏看了一眼,沒發現裏面有先生,這才朝身後看了眼,見沒人註意便“噗嗤噗嗤”的發出聲音。

教課室裏所有人都擡起頭來目光炯炯的看過來。

看到是周滿,大多數人眼睛一黯,低下頭去不理她,怎麽是她,沒意思。

白善往外看了一眼,悄悄起身走到最後一桌坐下,滿寶看見不遠處的辦公房裏有人影晃動,立即坐了進去,與他同桌。

白二郎從桌子上隨便撿了幾本書往後遞,魯越不甘不願的替他們傳遞。

白善和滿寶倆人的桌子上就很快也有了書,倆人將書撐起來低頭說悄悄話。

主要是滿寶說,白善聽。

其他本來不太在意的,但離得近的幾人隱約聽到西域這二字,於是忍不住豎起耳朵來聽。

殷或目光定定的落在眼前的書上,耳朵卻支棱起來聽,只是倆人說話的聲音很小,他什麽都沒聽到。

白善則是看了殷或的背影一眼,和滿寶小聲道:“這事兒我來問他。”

滿寶點頭,還要說話,趙六郎突然輕咳一聲,他們就感覺側面投來一道目光。

滿寶和白善一起擡頭,就看到孔祭酒正背著手站在窗外盯著他們兩個看。

滿寶慢慢坐直了,將手中的書打開,低下頭去假裝正在認真的看書。

白善面不改色的將她手中的書打開到第六十八頁,當著孔祭酒的面道:“做‘小宛’的註解。”

滿寶的目光就落在他打開的頁面上,“宛彼鳴鳩,翰飛戾天。我心憂傷,念昔先人……”

滿寶松了一口氣,節南山十篇中的小宛嘛,她知道。

滿寶擼了袖子就要提筆,這才尷尬的發現他們桌子上有書卻沒有筆墨,更別說紙張了。

她面無異色的整理了一下袖子,低下頭去繼續看書。

孔祭酒盯了他們看了半晌,確定他們不會再作妖後便轉身離開。

他一走,滿寶便呼出一口氣,結果氣還沒出完外面就敲了梆子,下課時間到了。

滿寶:……

白善看她的表情,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來,起身將書收起來,“走吧,吃晚食了。”

白善是在吃過飯後找殷或的。

等他找過來,滿寶和白二郎正肩並肩蹲在一起戳著花壇裏的泥玩兒,看到他來立即起身問,“怎麽樣,殷或是不是想跟我們去西域?”

白善點頭,“因事情還未定下,所以他不好與我們說。”

他看向滿寶,“殷大人是怎麽說的,他同意了嗎?”

滿寶想了想後道:“他沒有直接說,但我聽那意思是答應了。”

白善便揚了揚眉道:“殷或要是也去,那人手上我們就不用擔心了。”

滿寶點頭,畢竟他爹可是手握禁軍的人呢。

白善道:“就算不從禁軍中調人,僅殷家的家將實力就不低,有他們領路,進了大漠我們也不至於迷路。”

又道:“而且一路上要過不少重鎮,他家在軍中有人,我們過路也方便許多。我和他說好了,他父親要是再問起此事,我們就替他說情。”

但殷禮根本沒給他們這個機會。

第二天皇帝的旨意就下來了,先是封殷或為平安縣男,然後讓他一起隨太醫院使團出使西域。

殷或自己都沒想到他爹會先給他請封爵位,接到聖旨時懵了好一會兒才伸手接過。

等宣旨的內侍一走,趙六郎等人立即圍上去,又是羨慕又是嫉妒的道:“行啊,你一下就有爵了。”

趙六郎最羨慕,因為就算是他爹也不可能給他來一個爵位的,兒子少就是好呀,功勞分得薄。

殷禮這些年立功不少,且沒有功勞還有苦勞呢,但他一直沒升官,一直就呆在禁軍統領的位置上盡職盡責的守著宮門,以及保衛京城的安危。

他這些功勞都留著呢,聽說是要留給孫子……

咳咳,自然不是殷或的兒子,而是殷或六姐的兒子,殷或的六姐已經招贅,若無意外,將來殷家是交給她兒子來繼承的。

贅婿襲爵要降一等,直接給兒子襲爵還要再降一等,所以殷家要是還想保存侯爵,那殷禮得很努力很努力,讓皇帝很念舊情才可以破格讓他孫子直接襲侯爵。

殷禮現在給殷或請封,用的自然是以前的功勞,那以後他孫子襲爵……那殷禮就得更努力才可以。

殷或接了聖旨,大家忍不住起哄讓他請客,“這樣的大喜事,不說擺酒,狀元樓兩大桌總要的吧?”

殷或將聖旨卷起來,微微一笑道:“要是能出去我自然是不吝惜一頓飯的。”

大家想起還有六天才休沐,忍不住哀嚎一聲,叫道:“那就先在宮裏請。”

“沒錯,趁著天還沒熱,這會兒還能吃鍋子,給禦膳房一些錢,讓他們準備用羊蠍子燉湯做鍋底,我們燙些菜吃,再做幾樣點心就差不多了。”

“對對,我們要求不高。”

殷或因為達成所願,心裏也很高興,他看了白善三人一眼,抿嘴一笑道:“也好,那就吃鍋子吧。”

於是殷或拿了錢給內侍,由他去禦膳房裏準備。

於是下午才下課,大家就丟下書往宿舍跑,滿寶也擱下筆,收了醫書後回去。

內侍們在殷或的房間裏隔出很大的一間,幾張桌子並在一起,他們九個人坐正好。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