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4章 封

說罷,封宗平起身便走,不和他們一處了。

趙六郎也看了魯越他們一眼,起身離開。

留下的幾人面面相覷,其中一人看向魯越,“我們這是被嫌棄了?”

魯越煩躁道:“你問我我問誰?”

進士考之前,他們學的東西就不一樣了,而且太子年歲漸長,雖然隔三差五還是要到崇文館裏來上課,但他們旁聽者,很多課都聽不懂。

有時候侍講們幹脆將太子單獨叫到另一個房間裏上課,他們學的還是經義。

本來不覺得有什麽,但去年進士考之後,孔祭酒開始給他們布置一些校正書籍的工作。

這種工作無聊死了,讀書本就夠累了,還要校正書籍,他們幾乎看到書就頭疼。

白善他們去夏州的這四個月他們就對了四個月的書,現在看到書就想吐,偏白善他們回來後接手這份工作,還似乎做得津津有味。

這一對比,就顯得他們很差一樣。

雖然他們的確不怎麽優秀。

滿寶坐在觀景樓上,擡手給大家倒茶,問白善:“你們今日的書都校正好了?”

白善點頭,“差不多,你上次想要的那本書我抄好了,一會兒給你。”

白二郎則和明達說話,“聽說西域有一種冰菊,拿來泡茶最好了,到時候我摘了叫人給你送回來。”

長豫百無聊賴道:“大老遠的就送冰菊呀,聽說西域的寶石特別好看。”

白二郎道:“我也會買的。”

滿寶也感興趣起來,還問長豫,“要不要我們替你帶一些?”

長豫精神一振,高興起來,“不知道有什麽顏色的。”

“你喜歡什麽顏色的?”她道:“我聽我四哥說起過一些,那些西域商人帶來的寶石都可貴了,而且他們會留著待價而沽,先出手都是不怎麽好的,最好的往往會留著,到最後也不知道會賣給誰去。”

長豫道:“我喜歡紅色的,顏色越艷越好看,你回頭幫我留意,要是有,只管買了回來給我。”

滿寶點頭,“我錢要是夠,我就給你買。”

長豫一聽,對她的能力就有些不自信,“你什麽時候走,我給你送些錢去吧,多帶一些。”

別看見好東西卻沒錢買下來,那才憂傷呢。

明達卻道:“也別帶太多,我聽父皇他們說,出門在外不能露財。”

長豫:“多帶一些侍衛就是了,打出我大晉的名號,誰敢侵犯?”

白善就心想,多帶是不可能的,他們是不介意人多些,但出差是要錢的,又都有規制,吏部和太醫院鴻臚寺也不可能讓他們亂來。

果然,出使西域的事兒一提出來,各部就給他們定好了人數。

這一次是為了尋找天花的防治法子,所以使團是以周滿為首,鴻臚寺尚為從屬。

所以皇帝直接升她為正五品編撰,領使團職,鴻臚寺行人莊洵為副使,著鴻臚寺再選出倆人與他們同行。

正使可帶兩個隨從,副使及以下都是一個隨從,至於多出來的,朝廷並不幹預,只是不負責他們的食宿而已。

白善白二郎等人都屬於多帶的。

皇帝道:“爾等回去後再想想還有哪些需要增添的,向中書省上書就是。”

滿寶一時沒能理解這話,領命退出後找蕭院正,“陛下是什麽意思?我還能再要人要物?”

不然為什麽要問還有哪些要增添?

其實她還是有挺多許多增添的。

蕭院正瞥了她一眼道:“陛下這話不是說給你聽的,所以你左耳朵進右耳朵出就行,不必往心裏去。”

滿寶更不解了,“不是說給我聽的,那是說給誰聽的?我是正使,這事兒與我最相幹吧?”

蕭院正覺得她很吵,所以加快了腳步,“你以後就知道了,問那麽多幹什麽,你手上的事兒忙完了嗎?你就要去西域了,該教劉三娘的就要教她了,以後她要接替你給學生們上課,還有你手上正在修的書,你不是說還有兩章沒修好嗎?趕緊的,出門前要修好,學裏都等著用呢。”

滿寶見蕭院正邊說邊走遠,她得小跑著才追上,便不由停下了腳步。

她運了運氣,沒忍住哼哼了兩聲,轉身去找莊先生。

哼,不告訴她,她不會去問莊先生嗎?

莊先生聽完,略一思索便問,“有人找過你表示想同去西域的嗎?”

滿寶搖頭,“沒有,對外我們是去找天花的,誰會想和我們一起去?”

莊先生便笑道:“那就暫且放下不管吧,若有人有心,自會找上門來的。”

滿寶一頭霧水,但莊先生這麽說了,她也只能聽。

莊先生將書放到一邊,問道:“你是不是又要住到宮裏來了?”

“是呀,”滿寶道:“試驗已經結束,蕭院正讓我把手上的工作盡快交給三娘,所以最近很忙,住到宮裏來要方便很多。”

莊先生便沒有再留她,讓她去了。

滿寶才出門,一個侍衛便上前攔住她,“周小大人,我們大人想見一見您。”

滿寶好奇的看他,“你們大人是誰?”

侍衛:“……周小大人,我是禁軍。”

“哦,是殷大人呀。”滿寶左右看了看,“走吧,殷大人在哪兒見我?”

見她接受如此良好,侍衛只能轉身在前面帶路,“我們大人不好到東宮來,所以在西內苑等著,您請。”

滿寶便和他去西內苑。

殷禮正在演武場裏射箭,看到周滿來便將手中的箭射出,然後笑著和她招手,“周大人也來試試?”

滿寶上前,看了看他手中的弓,又看了看他的胳膊,搖頭,“我拉不開這麽重的弓。”

殷禮便一笑,將手中的弓交給侍衛,讓人去拿一副小弓來,“這一副只五鬥而已,你試一下。”

滿寶便拿在手上,慢慢用力拉開試了一下。

殷禮見她能夠完全拉開,眼中閃過贊賞,就指點她如何搭箭和瞄準。

君子六藝,滿寶也是學過的,以前在村裏的時候,他們玩的是彈弓,後來進了益州城才學弓箭。

不過她學的少,白善和白二郎是要每天都學的,她只是會而已,算不上精通。

滿寶放開箭,箭矢飛射而出,因為殷禮幫她矯正了,所以正中紅心。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