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3章 差別

皇後一走,長豫就拉著滿寶做到榻上,卻沖著明達擠眉弄眼,“有人想問問題,卻又不好意思呢。”

明達笑道:“我有什麽不好意思的?”

她扭頭對滿寶道:“今年天冷,都三月了還倒春寒,聽欽天監說,北邊現在估計還在下雪呢,你們打算何時啟程?”

滿寶算了一下時間後道:“我自己計劃著清明前後走,此一去不知什麽時候才能到高昌,到了高昌也不一定就能馬上找到,所以早些走,也能早些回來。”

明達是有些羨慕的,但她知道她是不可能跟著去的,別說她現在沒出嫁,就是出嫁了,高昌這樣偏遠的地方父母也不會允許她去的。

她拉著滿寶的手道:“一路上常給我們寫信報平安,也讓我們知道你們去了哪些好玩的地方。”

滿寶點頭應下,然後也笑嘻嘻的問道:“你有沒有東西托我帶給別人的?”

明達臉色微紅,忍不住撓她,“你也和長豫姐姐一樣笑我。”

三人笑鬧了一陣,明達便道:“是有些東西想要托你給他,不過還沒收出來,且等幾日。”

滿寶就道:“他現在還在崇文館裏上學呢,你有什麽東西直接拿去給他就是。”

長豫靠在榻上笑道:“我也是這樣說,到時候有什麽話倆人當面說多好,非得我們傳話,我們是不介意聽你們悄悄話的,就怕你們害臊。”

明達抿嘴一笑,不再拒絕。

滿寶幹脆道:“吃過午食我們就一起去崇文館吧。”

明達:“你公務不忙了?”

滿寶就掰著手指頭數給她看,“皇莊那邊人都痊愈了,連脈案都做好,入檔是蕭院正的事兒;今兒太醫院我不當值,太醫署也沒課;外頭的話,蕭院正讓我再去看一下楊侯夫人,不過這事兒不急,天黑之前去之前就行,所以下午我是沒事兒的。”

明達聽著咋舌,“你可真夠忙的。”

“可不是,所以難得偷得半日閑來陪你們玩呀。”

長豫卻對楊侯夫人生病的事兒很感興趣,將話題拉了回來,問道:“楊侯夫人怎麽病得這麽嚴重?這得有七八天了吧?”

“是呀,有小十天了,”滿寶道:“風邪入體感染了風寒,還是惡寒,不過我前兒去看她已經好多了。”

長豫哼哼道:“聽說楊大人一回來就被她逼得避到城外莊子上了,可見人是不能太過得意的,不然老天爺也看不過去。”

滿寶聽得一楞一楞的,問道:“這是什麽時候的事兒,我怎麽不知道?”

長豫瞥她,“你在外面沒聽說嗎?楊大人才回京幾天就搬到城郊去了,一直到離開京城都是住在城郊呢。”

滿寶:“……那不是為了躲清靜嗎?”

“你看,連自個家裏都不清靜,可見楊大人被欺負成什麽樣了。”

滿寶:……

明達拉著滿寶笑道:“別理她,最近宮裏無聊得很,她一直為楊大人抱不平呢。”

三人說著閑話,一直到午時宮女傳膳皇後都沒回來。

據說皇後去和皇帝用午飯去了,她們三個便霸占了皇後的太極宮,在這裏吃過飯才優哉遊哉的往崇文館去。

滿寶道:“皇後宮中的膳食真好吃。”

長豫也覺得好吃,“下次我們快要吃午飯的時候我們再來找母後說話。”

明達忍不住笑出聲來,滿寶也樂,三人笑笑鬧鬧的往崇文館去。

崇文館此時也才用過午飯,正是休息時間,看到兩位公主到來,學子們連忙起身行禮。

最後大家羨慕的看著白善和白二郎拉著殷或跟兩位公主上了觀景樓。

“其實做駙馬也挺不錯的。”

“當初選駙馬時你可不是這麽說的,還說什麽寧為紈絝子,不做帝王婿。”

“那也要他能做,他會說這句話是因為知道陛下就看不上他,不過是自己給自己面子罷了。”

“這兩天白二上躥下跳的,現在公主也親自來了,難道他們真要去西域?”

“多半是真的,我聽我爹說,太醫院在皇莊那邊的病人都試過兩撥了,那種痘法好像真的管用。”

“這是太醫院的事吧?最多加上一個鴻臚寺,白善和白誠去湊什麽熱鬧?”

“嘿嘿,你說湊什麽熱鬧?周滿是白善的未婚妻,他能放心她獨自一人去那麽遠的地方嗎?從這兒去西域,一路上不是草原就是大漠,那邊的人可野蠻得很……”

封宗平聽他們越說越不像話,道:“你們收著點兒吧,她現在是五品正官!”

幾人聲音便小了些,只是依舊心照不宣的笑。

封宗平搖了搖頭道:“白善已經考中了進士,名次也不低,過了禮部和吏部的考試就能授官,雖說考完試就要外出趕得有些急,但並不是不行。”

他道:“他要是有意,大可以參加吏部的考試,現在就已經和子陽一樣等著授官了。以他在陛下和太子殿下前的印象,他求一個外放往西域去的官職並不難,但他並沒有這麽做,想也知道此去是為遊學,而不是為了你們想的那些亂七八糟的理由。”

幾人一靜,不太好笑了。

封宗平就搖了搖頭道:“你們還真打算紈絝一輩子呀,子陽已經在等著授官了,這下白善和白誠也要出宮去,馬潤幾個現在也都跟在殿下身邊辦差,整個崇文館以後就剩下我們這幾個了,我呢,已經計劃好明年再試一次進士考,不中就要考慮去考明經了。”

他瞥眼看過去,“你們呢?”

魯越等人一滯,一時說不出話來。

趙六郎在一旁幸災樂禍的笑,道:“我是不急的,我爹說了,我只要老老實實地讀書不闖禍就行,等殿下不需要伴讀了,到時候就和陛下求個恩典當侍衛去,到時候我不當值的時候一起喝酒去呀。”

魯越等人:……心更塞了。

封宗平搖了搖頭,“周滿比我們還小幾歲呢,現在就已經是五品編撰和五品太醫,種痘的事兒若有結果,她功勞必定不小,就算不能像男子一樣封侯拜相,那也是大晉的中流砥柱了,你們能笑話她什麽?”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