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0章 風寒

楊侯夫人病了,似乎還病得不輕,滿寶先轉到太醫署,找了劉三娘做醫助,這才轉去楊府。

受命出外診的太醫都要帶一個醫助在身邊,這也是太醫院的規矩。

劉三娘他們現在雖在太醫院做了醫助,但其實大部分時間還是在太醫署內,只有輪值的時候才會進太醫院。

太醫署這邊他們一方面要學習,一方面也要幫助太醫們教學,太醫署已經決定,等到今年冬天就要開始選出第一批畢業的學生,明年春天就開始送往已經建好的地方醫署,開始準備這方面的學習。

現在太醫院裏的女醫助只有劉三娘一個,她應該不會被調出去,但鄭辜等人應該會作為第一批先放出歷練,然後再回歸太醫院。

到了楊府,於管家親自出來迎接,他滿臉是笑,“沒想到是滿小姐來看夫人,快裏面請。”

滿寶歉意的道:“今日事忙,所以一直拖到現在才過來,侯夫人沒事兒吧?”

於管家臉上的笑容就換上了憂色,道:“咳得厲害,聽內院的嬤嬤說,一會兒冷一會兒熱的,請來的大夫說是風寒,開了藥卻不見效,沒辦法了才請的太醫。您請。”

滿寶點點頭,她聽著癥狀也像是風寒,這個病說重也輕,但說輕也重。

好治,兩副藥下去就好了;不好治,可能連命都保不住。

於管家只把人送到二門處,裏面自有嬤嬤領著進去。

滿寶往裏走了一段,便扭頭問嬤嬤,“楊大人何時啟程去夏州?”

嬤嬤楞了一下後道:“這個奴婢不知道。”

滿寶便點了點頭,轉而問道:“楊大人現不在家嗎?”

嬤嬤應了一聲道:“是,還在莊子上呢。”

進了正院,楊侯夫人正躺在床上,額頭放著降溫的布巾,看見是周滿來,丫鬟們便將帳子捆起來,把人露了出來。

滿寶坐在床邊,劉三娘立即將脈枕取出給她,滿寶接過,放在床邊後將楊侯夫人的手放在脈枕上,一邊看她的臉色一邊問道:“夫人是何時覺得身子不適的?”

楊侯夫人也沒想到請來的太醫是周滿,雖然她是女太醫,似乎更方便些,但因為她和繼子的關系,楊侯夫人總有些不自在。

不過事關自己的身體,她也不敢糊弄,主要是這兩天真的是太痛苦了,“有四五日了,就是夜裏起了一次,不知是不是被寒風吹到了,第二天便覺得有些頭暈,請了多少大夫都沒用。”

一旁的嬤嬤立即接口道:“周太醫,我們夫人一直在用藥,前兩日看著已經好多了,結果昨日突然發起燒來,人還暈了一下,看著似乎比前幾日還嚴重了些。”

滿寶聽完脈,又看了看她的舌苔和臉色,扭頭看向嬤嬤:“之前吃的藥方還在嗎?拿來我看看。”

嬤嬤立即將藥方遞給滿寶。

楊侯夫人盯著周滿看,問道:“是不是方子開錯了?”

滿寶道:“沒開錯。”

方子雖然不是非常好,卻是對癥的,就算不能治好,也不至於就把人往重裏治。

她看向楊侯夫人,問道:“您後面沒再受寒或受熱嗎?”

楊侯夫人頓了一下後道:“沒有吧。”

滿寶便看向一旁伺候的大丫頭。

大丫頭支撐不住,低下頭小聲道:“前日夫人吃過飯有些熱了,所以去了夾衣,當時屋裏的窗開著,或許是當時吹了風的緣故?”

很不巧,前日正好倒春寒,昨日滿寶都沒忍住披著鬥篷出行呢,今天也冷得很,一點兒不比正月那會兒好多少。

滿寶半響無語,仔細的看了看楊侯夫人的臉色後道:“我給開一副方子,再紮一套針看看吧。”

她道:“您現在是惡寒,要小心,再不能夠受寒和受熱。”

滿寶讓人準備熱水,又準備了火盆,這才讓大部分人退下去,讓楊侯夫人解開衣服紮針。

等一套針行完已經是四刻鐘之後的事了,滿寶收了針,看著出了薄汗的楊侯夫人微微點頭,和下人道:“給她吃藥,用被子捂一捂,出一身汗就差不多了,別讓她沐浴,用溫毛巾略一擦幹就好了。”

下人們認真的聽著,然後畢恭畢敬的把人送到二門處。

於管家已經等著了,立即將已經準備好的紅封塞給周滿,劉三娘也得了一個。

於管家笑道:“才侯爺還問起呢,這會兒天色也不早了,滿小姐要不要留下來用了飯再走?”

滿寶婉拒了,她和楊侯爺又不熟。

她問道:“楊學兄何時啟程去夏州?”

這個於管家卻是知道的,他笑道:“已經定了日子,就是後兒,明兒大爺就回來。”

滿寶點了點頭,她知道楊和書一直沒啟程是為了等戶部的賑濟銀子。

自從他確定下要升任夏州刺史後他就不再急著回夏州,反而留在京城走動起來。

夏州現在缺人,缺錢,缺物,好容易才回一趟京城,既然大事已定,自然要多拿些東西才好回去。

正好,夏州那邊也有些人和事需要清理,這些都需要時間。

滿寶從白善那裏隱約聽到些,夏州那邊現在流言正起,牛家似乎要在夏州留不下去了。

出了楊府,滿寶對於管家點了點頭,然後上了馬車直接回家。

劉三娘也不回太醫署了,直接和滿寶一起回家。

滿寶在書房裏把楊侯夫人的脈案記好,留著明天拿到太醫院裏入檔便可以。

她坐在書桌前沈思,一旁的周立如看了不由問,“小姑,這脈案有什麽不對嗎?”

“沒有,就是不太好治,”她道:“估計得要吃上半個月的藥才行,最近倒春寒,天氣冷得很,你們出入也小心些。”

其實滿寶想的是皇莊裏的十二個病人,第二天她去皇莊時就伸手摸了摸他們的被子,和蕭院正道:“得給他們加一床被子吧,不然要是感染了風寒,怕是對結果有影響。”

蕭院正略一思索便答應了,只是一床新被子也不便宜,於是他從公中拿了錢讓人去當鋪裏選了十二床被子來。

滿寶還是第一次見從當鋪裏買被子的,稀奇得不行。

蕭院正見了笑道:“這會兒倒有點兒像不食人間煙火了,這世上什麽東西不能從當鋪裏買?”

他道:“戶部這兩天嫌棄我們報上去的花銷高,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兒,能省一些是一些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