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9章 毒術

“養孩子最要緊的就是細心,窮有窮的養法,富有富的養法,我看這孩子還是很會投胎的,慢慢養著,待出了月子就好了。”這是錢氏多年來養孩子的心得,她道:“再弱的孩子滿月後也就站住一只腳了,再仔細些,養過三個月,再養三年,待過了八歲就算成了半丁了,所以要一步一步來,他們做父母的心急,你這個做大夫的卻不能急。”

滿寶應了下來,“娘,你真厲害。”

錢氏就點了她的鼻子笑道:“小馬屁精,娘再厲害知道的也都是粗理,怎麽會有你這個大夫知道的多?”

“才不是呢,”她道:“有些經驗只有你們才會有,書上得來的未必就全是正確的。”

錢氏就笑道:“等以後你也做了母親就知道了。”

說起這事兒,錢氏便蹙眉看著滿寶,遲疑了一下還是問道:“滿寶,你現在年紀也不小了,本來我們想著明年就給你們看日子成親的,不早不晚正好,可你又要去那什麽西域,我聽你四哥說那地方很遠?”

滿寶有些心虛的道:“其實也不是很遠。”

“那明年能回來嗎?”

滿寶想了想後道:“順利的話應該可以,不順利,多留兩年也是有可能的。”

錢氏便嘆道:“那婚事還得往後挪一挪了。”

她突然一笑,道:“這也沒什麽,你們兩個一起走的,劉老夫人那邊應該有計劃的。”

這些年滿寶醫術越發精湛,錢氏偶爾聽她說起些養生之道,也知道女孩子晚一些嫁人生孩子更好。

沒見劉家就把劉三娘留到快二十才出嫁的嗎?

這麽一想,錢氏又高興起來,拉著滿寶的手道:“出遠門要仔細些,別到處亂闖,不管去哪兒都帶著人知道嗎?你說女孩子,就算是官身,打架這種事也打不過男子的。”

滿寶連連點頭。

說起這事兒,她是不是應該準備點兒別的東西,要是真遇上危險也可以用得著,但她對毒不太熟啊。

太醫院裏誰對毒比較熟來著?

看來明天進宮後要請教一下蕭院正。

蕭院正聽滿寶提起這事兒差點兒噴出茶水來,他緊張的往外看了一眼,發現沒人註意到這裏,這才上前去把門關了,壓低聲音問,“你問這個做什麽?在宮裏問這個,別人不知道還以為你要做什麽呢。”

滿寶道:“您想哪兒去了,我這不是要去西域了嗎,這一路上危險,所以想做些東西防身。”

蕭院正:“……這事兒八字還沒一撇呢,你準備得也夠早的了吧?”

“不早,不早,這一次試驗要是有成果,我想去西域的事兒就八九不離十了,這叫未雨綢繆您知道嗎?”滿寶道:“這毒素也不是那麽好學的,總得提前學不是?”

蕭院正便沈默了下來,半響後道:“要說這太醫院裏誰的毒術最好,不,應該是解毒術最好,那就是我了。”

滿寶驚喜的看向蕭院正。

蕭院正就沖她搖搖手,“你別這麽看著我,我可不會制毒,只是會些解毒之術而已。”

才怪,解毒的人會不知道制毒?

蕭院正道:“我家裏有本書,回頭可以借你看兩天。”

滿寶眼睛大亮,連連行禮拜謝,“多謝蕭院正,您真是個大好人。”

大好人蕭院正心痛了一下下,但……正如周滿所言,去西域太危險了,天災之類的他無能為力,但這一路上還有可能會遇到盜匪一類的,所以還是應該做些準備。

她不僅是太醫院,也是全大晉冉冉升起的新星,這樣的人才,蕭院正是舍不得讓她出事的。

哪怕有時候他也會忍不住嫉妒她。

傍晚他們出宮以後,蕭院正果然派人給滿寶送去了一本書,滿寶打開用油紙包得很好的書,驚喜不已。

這上面的確寫的是解毒術,但解毒術之上總會詳細的寫一下中的毒,旁邊還有人用小字註解為何要如此解毒。

她看了一下,蕭院正的筆跡很少,應該是先人留下的。

滿寶立即拿著回屋抄寫,這時候她就想念起白善來了,明天她得去太醫署上課,然後去皇莊看病人,若是沒有意外,他們明日就要開始種痘,她能騰出來的時間就更少了。

要不明天進宮一趟,把書給白善,讓他幫忙抄一抄?

滿寶一邊翻開書看,一邊在心裏計劃著。

結果第二天她根本沒機會進宮,到了太醫署,劉太醫就將一張手令給她,“蕭院正讓我給你的,楊侯夫人病了,楊家和太醫院申請了太醫,蕭院正讓你去看看。”

滿寶伸手接過手令,不由疑惑,“她什麽病?上次我去楊侯爺家,他家還很熱鬧呢,都是她在待客。”

劉太醫搖頭,“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他道:“不是急癥,今日去就行了。”

滿寶便收了手令,“那下午再去吧,一會兒上完了課我們還得去皇莊裏給人種痘呢。”

劉太醫眉頭就跳了跳,笑著提醒道:“去看病的時候可別告訴人家你是從哪兒去的。”

不然沒病也要嚇出病來了。

滿寶應了一聲,“我不會特意說的。”

上完課,滿寶便趕去皇莊,蕭院正和盧太醫已經在了,倆人檢查完了十二個病人,看到她來便道:“你也看一看吧,要是沒問題今日就種痘。”

滿寶應了一聲,去檢查他們的身體。

他們養了五天,臉色比之前紅潤了不少,雖然因為受刑身上有些暗疾,但問題都不大。

滿寶點了點頭,也同意今日種痘。

於是三人便戴好口罩進藥房配藥。

用的是二號和三號身上收集下來的痘痂,分別做好後便給他們塞到鼻子裏去,做好標記。

等他們忙完這些已經是半下午了,蕭院正看了一眼天色後道:“今晚我來值守,你們先回去吧,周太醫,別忘了你還有一個外診。”

滿寶應下,然後看向盧太醫,“盧太醫,我們一起走呀。”

盧太醫悶悶的道:“我今晚值守太醫院,現在就要回去睡覺了。”

滿寶差點兒忘了這件事,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後便先去換洗,換了一身幹凈的衣服和鞋子後離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