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8章 體弱

穩婆立即點頭,這麼小的孩子她也不太敢接手呀。

滿寶將這個抱到水盆邊去清洗,第一個孩子終於洗幹凈,被另一個穩婆拍了拍屁股,發出低低的嚶嚶聲。

滿寶將手中的孩子輕柔的放進木盆裏,有些笨手笨腳的招水給她清洗,一旁的嬤嬤立即上前幫忙。

她可熟練多了,三兩下把孩子洗幹凈,用柔軟的毛巾輕輕地一擦,然後便拍了拍孩子的屁股。

結果孩子一點兒聲響也沒有,她不由焦急的看向周滿。

滿寶抱過他,仔細的摸了摸孩子的脈,又看了一下眼睛和嘴巴,便道:“不要緊,他現在還弱,先包起來。”

將她交給嬤嬤,她去看第一個孩子,他也比一般才出生的孩子要小很多,卻比他弟弟大了好一些,可能是被拍疼了,此時還在低聲的哼哼。

滿寶給他檢查了一下,發現除了小一些外其他還算正常便松了一口氣。

她這才轉身去裏屋看唐夫人,丫鬟和嬤嬤們則出去報喜,只是將老大抱出去讓唐縣令看了一眼而已。

唐夫人已經昏睡過去,穩婆正在給她打理,見她進來便道:“出血還算正常,就是體虛。”

滿寶點頭,“她眩暈,顯然肝腎陰虛,水不涵木,這在孕期是很危險的,應該是懷雙胎的原因,過後調理調理就好了,這兩日要註意些,頭痛眩暈很容易大出血。”

她摸了摸她的脈,幹脆給她紮了兩套針法,一套是安神助眠的,一套則是止血調理的。

紮了針,等待拔針的時候她就去看著老二發呆,這麼小的孩子可怎麼打理呀。

屋裏的嬤嬤和丫頭們也急,穩婆就小聲的道:“雙胎能生下一個這麼好的來已經是很不錯了。”

滿寶搓了搓手,將手搓熱以後就用指腹去輕輕地給他按摩胸部和腹部,又將他抱在懷裏輕柔的去按摩背部。

這是從陶大夫那裏學來的,後來莫老師給她找過類似的按摩法,比陶大夫的復雜一些,據說效果也要更好一點兒。

滿寶按了有兩刻鐘,唐縣令在外面都快要急壞了,轉了兩圈,終於沒忍住掀開簾子闖進來,見滿寶抱著一個繈褓坐在椅子上,便急忙上前兩步,探頭問道:“這是小的?”

嬤嬤哎喲一聲,上前推他,“老爺,您怎麼能進產房呢?這裏頭不幹凈……”

唐縣令就瞥了她一眼道:“什麼幹凈不幹凈的?這世上不幹凈的東西我還見得少了?”

說罷繞過她往前去看孩子,嬤嬤頓時不敢再攔了。

滿寶感覺到孩子的生氣多了一些,這才將手拿出來,收緊繈褓,對唐縣令道:“他有些弱,還是請陶大夫來看看吧。”

滿寶頓了頓後道:“劉太醫對小兒病癥也很擅長,再請一請他?”

唐縣令也看到了他兒子,說真的,他不是第一次見到才出生的孩子,卻是第一次看見這麼小的一個。

唐縣令心疼不已,都不敢問孩子能不能活下來。

他扭過頭去擦了擦眼角,問道:“你嫂子怎麼樣?”

滿寶道:“體虛,她現在不能受刺激,所以我沒敢告訴她。”

她頓了頓後低聲道:“她此時受不得驚,不然很容易血崩的,我們先自己請醫問藥吧。”

唐縣令沒意見,點了點頭後扭頭對嬤嬤道:“讓明理拿上我的帖子去劉太醫府上一趟,就說家裏想請劉太醫出個外診。”

滿寶道:“今天劉太醫不當值,酉時左右應該會回到家。”

“聽到了嗎,等到酉時,劉太醫一回到家就請來。”他頓了頓後道:“就說周太醫也在這邊。”

滿寶瞥了唐縣令一眼,並不介意他借她的名義行事。

唐縣令卻有些心虛的對她一笑,然後道:“一會兒多給你包個大紅包。”

劉太醫看到這麼小的孩子也不敢給出保證,他摸了摸孩子的脈後又檢查了一下其他情況,和周滿道:“心太弱了,這樣的孩子離了母體很難能活下去,只能開藥給奶娘,聊勝於無的調養一下了。”

又道:“不過倒是可以用手給孩子按一按,疏通疏通心脈,運轉藥力,他要是運氣好,足夠頑強,說不定還真能活。”

又去看了老大,然後道:“這個也要小心啊。”

滿寶點頭,孩子可太難養了。

於是倆人斟酌著開了兩張方子,“這一張就給二公子的奶娘,這一張給三公子的奶娘,吃了藥兩刻鐘後餵奶。”

劉太醫和滿寶討論了一下孩子按摩的手法,論經驗自然是劉太醫更豐富的,他給滿寶提出了好幾個建議,滿寶也拿出了自己知道的好幾個按摩手法,倆人便交流到了晚上。

出了房間才發現天黑了,唐縣令和滿寶道:“大吉來接你了,正在前面客廳等著呢,我讓廚房做了飯菜,你和劉太醫用過飯再走吧。”

滿寶應下。

雖然一個孩子的情況不是很好讓唐縣令有些憂慮,但到底平安降生了,所以還是高興居多。

廚房給準備了豐盛的晚食,唐縣令還拿出了果子酒請大家喝。

滿寶只喝了一小杯便專心吃起來,唐縣令則拉著劉太醫培養感情,他知道周滿最近會很忙,她要看管皇莊那邊的天花試驗,宮裏還有事,又要去太醫署上課,恐怕抽不出時間來他家出外診。

反倒是劉太醫身上少一份工,應該可以時常過來看看。

於是他極力培養雙方的關系,滿寶也在一旁幫腔,於是一頓飯下來劉太醫就稀裏糊塗的答應唐縣令每隔兩天就過來給孩子看看,若是孩子有問題,拿了帖子去請,他只要在家肯定會過來的。

等答應下來,劉太醫略微有些後悔,隔兩天就過來一次也太頻繁了,業余時間都沒了。

唐縣令卻很滿意,送走劉太醫後把滿寶也送出去,和她道:“你有空也過來幫忙看看,這樣也能知道孩子的變化。”

滿寶點頭,叮囑道:“別讓他受寒,也別熱著他,晚上多叫幾個人輪流看著就好,我有空會過來看他們母子三人的。”

唐縣令頷首,送她上車。

周家早吃過晚食了,對她晚歸也見怪不怪了,錢氏還問了一句,“唐夫人生了?”

滿寶應了一聲,道:“母子平安,就是小的那個孩子有點兒弱。”

“人家只生一個,她生兩個,自然會弱些。”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