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7章 雙胎

滿寶一聽,立即拎著藥箱下車,和蕭院正道:“蕭院正,我和他們先去,就不回太醫院了。”

蕭院正看了一下時間,這會兒也下午了,下個早班也沒什麼,於是點頭答應了。

滿寶就從另一個護衛手裏接過他的馬,跨上去便走。

蕭太醫看了眼被撇下的護衛,招手道:“走吧,送你一程。”

“多謝大人。”

滿寶快馬往唐家趕,好在東郊這裏有另一道城門進入,一進去就是內城,穿過四個坊就到了。

到了唐家,早候著的下人立即接過她手裏的馬,唐夫人屋中一個伺候的嬤嬤專門在此等著,等人一下馬便行禮道:“滿小姐,我們夫人已經發動了。“

滿寶提著藥箱跟她走,問道:“沒什麼異常吧?”

嬤嬤道:“都還挺好的,就是比您預估的早了十二天,我們夫人有些心慌。”

滿寶便安撫道:“她是雙胎,早一些也是正常的。”

嬤嬤也有些這方面的經驗,而且一早知道他們夫人懷的是雙胎,家裏人都特意去了解過。

但事到臨頭還是有點兒慌,畢竟一胎都難生,何況雙胎?

到了院子,唐鶴已經在等著了,看到她立即迎上前,“你來了?”

滿寶點了點頭,讓嬤嬤去打熱水她要凈手,這才問唐鶴,“唐學兄不上衙嗎?”

“請假了。”其實是曠工,不過他就是縣令,誰會去告他曠半天工?他就是說回家找文書,別人也不能說不對不是?

滿寶洗了手才進去看唐夫人,唐夫人已經滿頭滿臉的汗,緊緊的咬著布條不發出聲音,模模糊糊的看到周滿,眼睛就略微亮了一些。

穩婆和周滿也熟了,畢竟這段時間她經常上門來給唐夫人檢查。而且這位周太醫在京城穩婆界可是赫赫有名的,小小年紀便成功接生了兩個必死的孕婦,其中一個還開腹了。

所以穩婆立即讓開半個身讓她看,道:“周太醫,夫人頭暈,使不上力氣。”

滿寶先去看了一下生產的情況,然後去摸她的脈,問道:“發作有多長時間了?”

一個穩婆看了一下沙漏後道:“有三刻鐘了。”

既不長也不短了,她這是第二胎了,按說生產會快一些的。

滿寶輕聲問唐夫人,“學嫂覺得呼吸困難?”

唐夫人也知道自己的狀況不對,一邊深呼吸一邊道:“也不知怎麼了這兩日頭一直有些暈,剛才羊水流下來的時候幹脆一點兒力氣也沒有了。”

滿寶安撫道:“沒事兒,我給你紮幾針,再喝一碗藥就好了,你現在先存著力氣,現在羊水還足,孩子暫時不會有事。”

說罷,轉身就去開藥方,將方子交給丫鬟後道:“速熬來,要快。”

丫鬟一聽,不敢怠慢,立即接了藥方就往外跑。

滿寶則打開針袋給唐夫人紮針,針才紮下去不久她就精神微振,感覺呼吸順暢了許多。

滿寶看著她的臉色,摸了摸她的脈後便繼續取針,卻是紮向她的腦袋。

兩個穩婆看得目瞪口呆,不是生產嗎?怎麼不紮肚子去紮腦袋的?

滿寶在她腦袋上紮了六根針,眼見著她微微合雙眼,似乎是睡過去了,這才去摸她的肚子,和兩個穩婆低聲交流,“我摸著孩子的胎位沒變。”

“是,周太醫教夫人做的動作不錯,所以胎位一直很正。”

滿寶滿意的點頭,重新取了針來紮,讓孩子在肚子裏更舒服些,這樣留給唐夫人的時間更多一點兒。

屋裏一下安靜下來,一直等了足有兩刻鐘,滿寶這才取針,短暫的瞇了一下的唐夫人再睜開眼睛時就精神了不少,丫鬟也將緊急熬好的藥端了上來。

他們還用冷水泡了一下降溫,現在藥溫剛剛好,她端給唐夫人喝。

喝了藥下去,滿寶這才看向她的肚子,“我給您揉一揉,一會兒力氣上來了就聽穩婆的話用力。”

唐夫人點頭。

滿寶便摸向她高高隆起的肚子,或許是周滿拔了針,或許是藥的原因,本來沈寂的肚子又開始活動起來,唐夫人感覺到鉆心的疼,但她知道,這其實是好事兒,說明孩子此時很健康。

滿寶推拿了好幾下,唐夫人忍不住痛呼出聲,她立即將位置讓給其中一個穩婆,那穩婆看了一眼打開的宮口,立即道:“好,夫人,我們先深吸一口氣,憋住,憋住,好,用力往下沈,往下沈……“

唐夫人咬緊了牙關用力,穩婆高興的道:“對,力氣用對了,用對了,恭喜夫人,您有力氣了,再來幾下孩子就下來了……”

滿寶繼續給她揉著肚子,偶爾推一下給肚子裏的孩子助力,又有兩個穩婆在一旁指導,第一個孩子很快生了出來。

穩婆小心的接住孩子,剪掉臍帶後交給另一個穩婆,然後繼續去看肚子……

滿寶也摸了摸肚子,和眼神有些渙散的唐夫人道:“還有一個,我們可以暫且歇一歇。”

說罷抽了針給她紮了幾針,臉色有些發白的唐夫人又略微有了些精神,穩婆看著咋舌,她們要是有這本事,那接生能多活多少人命呀。

死在生產一關的產婦,一半是因為胎位不正,還有一半則是因為力氣不足了。

唐夫人從開始生產就頭暈,顯然是第二種,她們本來都不報多少希望了。

這一次滿寶只紮了半刻鐘左右,然後對唐夫人低聲叮囑道:“您先慢慢調勻呼吸,然後再一起跟著穩婆來。”

穩婆立即回神,第一個孩子已經出生,第二個可不能留太久,不然要在裏面憋壞的。

唐夫人點點頭,立即深呼吸幾下,跟著穩婆做起動作來。

滿寶給她推拿,半響後肚子裏總算有了動靜,或許是生了第一個,第二個很輕易就生出來了。

孩子一生出來穩婆便一驚,她看了一眼周滿。

周滿也看到了孩子,他很小,只比穩婆的手掌大那麼一點兒。

她皺了皺眉,從她手裏接過孩子,清理掉他口鼻裏的穢物,摸了摸他的胸口,感觸到輕輕的心跳聲便點了點頭,低聲道:“你先料理夫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