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6章 擴大

她也就是進宮時聽了一耳朵,她對封宗平道:“這事兒你祖父肯定知道,你怎麼不問他?”

封宗平就嘀咕道:“我又沒考上,祖父怎麼會和我說這些?”

不過還是很高興,和易子陽道:“這樣一來,你就算在陛下面前露了臉,就算名次不往前提,將來有事提起你來陛下也會想起你的。”

就算想不起,有和易家交好的官員也會暗示一二讓陛下記起的,人脈就是這麼用的。

易子陽也有些高興。

為感謝周滿提供的信息,易子陽又點了一份大肉丸子。

滿寶高興的接受了。

封宗平就問她,“你們的試驗做得怎麼樣了?”

太醫院正在做天花試驗的事兒並沒有大肆宣揚,只朝中一些官員知道,封宗平會知道甚至不是封尚書的意思,而是從白善他們這裏知道的。

畢竟同在崇文館,周滿突然經常不住宮裏,隔三差五才能在食堂裏見她一面,所以他便忍不住打聽了一下。

雖然這事兒不好大肆宣揚,畢竟京郊外特意騰出一塊地來養著天花病人,傳出去後民眾很可能會恐慌。

但這也是功績,而且在朝中並不是秘密,所以白善直接說了。

後果就是,最近一段時間以趙六郎為首的人能離東郊多遠就離多遠,現在連東郊的馬場都不去了。

聽說這二十天東郊馬場想湊一次馬球賽都湊不起來,簡直和前段時間天花肆虐時一模一樣。

等馬場的管事知道是皇莊那邊有太醫院關起來的天花病人時,馬場的生意已經慘淡得不行了。

他找了東家都沒用,用東家的話說,“先不說此事是朝中的大臣們決策的,就說現在那房子在的地方,誰能讓他們搬出去?”

“忍吧,忍到他們做完試驗就好了。”

“那得做多久?”

對方不在意的揮手道:“一個天花病人最多十天半個月,不是死就是活,多算些時日,二十天也足夠了,且先等著吧,等他們搬走了我出面牽頭辦一次馬球賽,多給些彩頭,再把人搶回來就行。”

誰知道,他們前腳才收到皇莊那邊死了一個天花病人,還有兩個則活下來,後腳刑部就又選出了十二個犯人送過去。

工部派了工匠過來,帶著皇莊的仆役在那院子旁邊又加蓋了三間房專門給這些犯人居住,一個房間四個人,也很寬敞。

東郊馬場的東家和管事聽說,差點吐出一口血來,最後咬咬牙道:“算了,先辦活動,我們這裏距離皇城可有三十裏呢,那天花又不會長了翅膀飛過來,不是說他們那房子的距離龍首渠很遠嗎?連用的水都錯開了。”

管事道:“可那些老爺太太,公子小姐們哪兒管這些?只覺得我們馬場和皇莊同在東郊……”

“重利之下必有勇夫,我們發公告,請京城和雍州一些打得好的球隊來暖場,彩頭給高一些,只要有人來,我不信那些公子哥們不來。”

京城裏的那些貴族公子和小姐或許會介意這一點兒,但那些以打馬球為生的人肯定不會介意,等他們把場子暖熱了,那些愛湊熱鬧的公子小姐們會不來?

就是平白去了許多花銷。

他忍不住心痛,然後問道:“對了,太醫院那邊牽頭的太醫,除了蕭院正還有誰?”

“聽說還有一位盧太醫和周太醫。”

“周太醫呀,”他想起來了,然後咬咬牙道:“先把場子弄起來,到時候給三位太醫也下帖子,出份銀子讓他們來做評委。”

管事:“……讓太醫來做評委?”

東家道:“這是安他們的心,到時候多請幾個靠譜的評委就行,他們三個的打的分數不用太介意。”

管事這才應下,然後問道:“那給的儀金……”

東家略一思索便道:“十兩吧,也不少了。”

管事應下,領命而去。

滿寶並不知道會有外快上門,她此時正在皇莊裏看才送上門的十二個犯人。

年齡段是三十歲以上,二十五歲到三十歲,二十歲到二十五歲,以及二十歲以下。

每一個年齡段都是四個人,彼此間年齡相差不是很大。

滿寶將他們編號,從四號開始往下,依舊是按照年齡大小來排,一直排到了十五號。

十五號的年紀最小。

四個人一間房,編號好了以後她還寫了一張紙貼到他們床頭,以讓仆役和犯人們更好的對號入座。

滿寶和蕭院正盧太醫給他們檢查過身體便道:“先休養幾天我再開始。”

然後同樣給他們開了膳食的方子。

隔壁活下來的二號和三號則沒了這樣的待遇,但吃喝還是比牢裏要好很多,而且因為他們身上已經沒有天花病毒,因此蕭院正讓人把他們的鐐銬去了,然後安排進仆役中和仆役們一起照顧新來的十二個人。

他道:“反正把他們送回刑部也是呆在牢裏長蟲,還不如留在這裏物盡其用,而且我也想看一看他們持續接觸天花病人還會不會染上。”

滿寶和盧太醫點頭表示贊同。

仆役們和外面守著的禁軍已經都很有經驗,並不用他們三位太醫過多操心,只是開了膳食的方子,再給他們紮紮針調理身體而已。

工部來的工匠還帶著人在院子的另一邊修了三間房,中間的一間是藥房,左右兩間則是太醫們休息的房間。

這樣一來他們就不用走出老遠去換洗,而且藥櫃也不用再放在堂屋裏,連一直守在箱子裏的天花痘痂也被移到了藥房裏鎖好。

等忙完這一切,三天就過去了。

滿寶和蕭院正檢查了一下十二個病人的身體情況後道:“再過兩天應該就可以開始種痘了。”

蕭院正也這麼認為,這次的基數比上次更大些,而且也更周全,說起來他還是有些緊張的,希望一切都順利吧。

檢查完了身體,滿寶便收了藥箱告辭,現在痘苗還沒開始種,所以他們不用值夜,蕭院正便和她一起走,只是馬車才出了皇莊不遠,兩匹快馬往這邊飛馳而來,就要與他們擦肩而過時勒住馬叫道:“車裏可是周太醫?”

滿寶掀開車簾,看到來人驚訝的道:“明理?你怎麼來了?”

明理大喜,“滿小姐,小的正要去請你呢,我們夫人要生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