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5章 還價

滿寶也幹脆:“那就照兩文算,一個人一天總要吃上一兩斤的菜蔬吧,還有肉,就算是隔天吃,現在一斤肉,哪怕是豬肉也得十二文一斤,雞和牛羊又還要更貴,就算隔天只吃半斤肉……”

“哪兒吃得這麽多,二兩肉就夠了……”劉尚書道:“而且別以為我不知道,十二文一斤的豬肉是好肉,我們可以買一些不太好的肉嘛,豬頭,一些比較柴的瘦肉,還有下水之類的,便宜的五六文,貴的七八文也得了。”

皇帝和其他大臣目瞪口呆,原來外頭的肉是這麽賣的嗎?

等等,為什麽他們會這麽了解?

劉尚書也就算了,他好歹是戶部尚書,每日都會有部下送上物價單,但周滿,你又不是戶部的,又不用出去買菜,怎麽也這麽熟?

滿寶自然是從她爹那裏知道的,他現在沒事兒早上就和六哥或大哥大嫂一起去逛菜市,偶爾給家裏買些錢,大部分時候是給飯館采買。

她這段時間為了方便看護皇莊的三個病人經常在宮外住,早上起早了就和她爹一起坐著吃早食,一邊聽他說起今天啥啥又漲了一文錢,哪哪又便宜了點兒……

說得多了,滿寶就記下了。

倆人你來我往的討價還價,加上蕭院正和盧太醫不時的在一旁幫忙,劉尚書估計也覺得一百兩太少,於是勉為其難的提到了六百兩。

不過錢卻不是直接給太醫院的,甚至不直接給刑部,而是道:“到時候將菜單列出來,願意接受這一條的,以每日三餐就在這些菜單中點或輪著,每到月底刑部與其他花銷一起向我戶部報上來就是。”

還是不願意直接給錢。

“還有其他方法,比如減少流放的距離,年限這些則另外計算。”

刑部尚書覺得這也忒麻煩了,於是表示還不如直接把錢一次性付清,國庫不至於六百兩都拿不出來吧?

劉尚書死豬不怕開水燙的道:“沒錯,就是難以拿出,不然行不從他處挪一挪,今年你們刑部申請的外幹資金就不少。”

刑部尚書立即就不說話了。

魏知道:“陛下,除此外還可以將一些重犯流放到邊關,直接改了兵籍,他們回歸民間或許會危害一方,但在軍中,有軍士看管,應該惹不出事來,說不定還能創一番功業。”

皇帝就問老唐大人,“唐卿以為呢?”

老唐大人皺眉思索。

刑部大牢裏的一些重犯過後都是要押送到礦場裏幹活兒,那是真的慘,比流放的還要慘一些,畢竟要被人當奴仆一樣看過,大多數重犯都不能活著走出礦場,基本上過不了十年就死了。

相比之下去軍中就顯得優容許多,雖然依舊是拿命來拼殺,卻有可能積累功績給自己抵罪。

就算積累的功績不足以抵罪,日子也會比在礦場裏的好過許多。

到底是要拿命去拼搏的,於是老唐大人不再有意見,點了點頭。

於是大家就暫定了這幾種獎勵方法,回頭拿到刑部去給人選。

皇帝對周滿他們的試驗結果還是很滿意的,知道他們這兩天忙壞了,於是讓他們回去休息。

滿寶得了兩天的假,是補的上次旬休的假,她拎著自己的藥箱高高興興騎上馬往家走時,蕭院正的馬車從後面趕上來,簾子撩開道:“周太醫,大後日你先不忙著接其他的活兒,先去刑部找我,我們一起去挑人。”

滿寶點頭應下。

馬車便趕在她前頭先走了。

她回到家,跳下馬將赤驥交給下人,拎下藥箱問:“白善他們在家嗎?”

“少爺和二堂少爺出門去狀元樓了,還說滿小姐回來要是悶可以去狀元樓找他們玩兒。”

“吏部的考試還沒考完嗎?”

正月京城舉行了明經考試,二月份放榜後就緊接著來了禮部的考試,很簡單,進去讓禮部的官員看一下臉長得周正,身高適宜,說話沒什麽毛病就可以通過,是最簡單的一門考試。

然後就是吏部的選官考試了。

白善沒打算選官,所以雖然考中了進士,但連禮部的考試都沒去,但崇文館和國子監依舊給學子們放假,讓他們自由活動。

易子陽去參加,也不知道考得怎麽樣了。

滿寶想了想,把藥箱拎回房間後還是騎著馬跑去狀元樓找他們了。

易子陽正在給他們默刑部的考題,他記性還好,不至於做完就忘題。

而且狀元樓裏現在到處都是議論題目的,就算他一時忘記了,出去轉一圈,聽到他們議論他也就記起來了。

白善看著考題,感嘆道:“果然也不容易呀。”

易子陽點頭,“大部分是很基礎的題,考的多是推官的題目,還有就是勸課農桑,要做完不難,倒要想寫得盡善盡美卻不一定,你看這兩題,寫的是公文的擡頭和給陛下上折的擡頭及結尾,說真的,我自己都懵了好一會兒,也不知寫得算不算對。”

封宗平道:“這還有讓給刑部寫推案的例子,這個更難呢。”

易子陽點頭,“不過我聽說明經科的選官考試要比進士科的簡單很多,明算科主要考的就是戶部的那一套,明法科則是刑部的那一套,再摻和一些他們會用到的其他部的知識而已,進士科卻是比他們重了不少,這一次不知道要卡下去多少人。”

白善道:“應該不會,進士科本來就人少,只要卷面不是很差應該都可以過。”

易子陽點頭,“好在難的題目不多,就是太細碎了。”

滿寶到時,他們已經討論得差不多了,看到她進來,大家起身見過禮後坐下,重新給她叫了一份飯菜。

滿寶就問易子陽,“你考得怎麽樣了?”

易子陽笑道:“一般一般。”

滿寶就笑道:“你這次去夏州還有功,若是這一次吏部考試的名次再靠前些,選官的時候是很占便宜的。”

大家一楞,這才想起這事兒來,他們這些去過夏州的人似乎都得到了朝廷的賞賜,周滿的比他們好些,還得到了宮裏的賞賜。

封宗平精神一振,問道:“所以陛下那裏也知道我們?”

滿寶點頭,“當然知道了,好像是孔祭酒報上去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