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4章 討價

等了三天,不論是二號還是三號都沒有再發痘,三位太醫松了一口氣,將從他們身上收集到的痘痂用瓶子裝好,然後寫上標簽封存起來。

倆人依舊留在這棟房子裏休養,滿寶他們則去換洗後進宮去見皇帝。

他們帶上了這些日子記下來的筆記。

皇帝不太懂醫術,因此特意招了幾位眾臣跟著一起聽,尤其是老唐大人,他刑案出身,對醫術了解得更多些。

蕭院正作為代表詳細的將這段時間的試驗數據說了一遍。

皇帝翻著桌子上的脈案,順手交給古忠,讓他給底下的大人們看。

魏知先看了一下開始的時間,問道:“也就是說,從種痘到現在才十五天而已。”

“是,”蕭院正道:“但其實他們發痘的時間只有五天到九天,也在天花病人的發病時間內,但平均來說,發痘時間是略低於總體的發痘時間的。”

滿寶補充道:“也是我們試驗的人數太少,因此這個數據可能不是很正確。”

皇帝和幾位大臣聽出她的言下之意,這是想要更多的人做試驗。

皇帝敲了敲桌子,“也就是說,種痘果然有用,染過天花的人的確不會再染天花。”

魏知則是思考了一下風險後給他潑了一桶冰水,“陛下,三人就死了一個,這個比例還是太大了,打仗都不一定會死這麼多人,這種痘法還得再斟酌。”

滿寶立即道:“是,人痘還是不夠安全,所以臣想往西域尋找牛痘之法,聽說牛痘比人痘要安全許多,求陛下成全。”

滿寶深深的一揖。

皇帝揮了揮手道:“此事再議,還不急,這才二月末呢。對了,這個三號看似安全許多,用他身上的痘子再試試?”

滿寶和蕭院正對視一眼後道:“是,臣等也是這麼認為的,再用二號的與之對比就可知道痘痂的毒性是不是越小越安全,我等將來也知道了如何篩選合適的痘漿來種植。”

蕭院正接話道:“只是刑部大牢裏判斬刑的犯人沒了,判絞刑的也沒幾個,所以……”

皇帝就看向老唐大人和刑部尚書,道:“那不如問一下其他的重犯,若有敢應命者,減免他們的刑罰。”

老唐大人皺眉,不同意這樣的獎勵規則,他道:“陛下,會判重罪的犯人莫不是窮兇極惡之人,若是放了他們,對民間又是一大危害,而且對受害者也不公。”

所以他一直反對皇帝做善事就要大赦天下之類的提議。

魏知也這麼認為,同樣表示反對。

皇帝就道:“既要人家的命來做試驗,總不能一點兒好處也不給,那樣誰肯做?”

“那也不能因此就放了他們,若他們出去後再為害鄉鄰,那些受苦受罪的人又與誰說理去?律法就是律法,不可過多更改。”

皇帝有些生氣,“種痘法若真能試驗出來,那將是功在千秋的事兒,難道就因此放棄此法?”

滿寶眼見著他們要吵起來,連忙道:“陛下,重利之下必有勇夫,可重禮不一定就要放了他們,可以給他們其他的好處呀。”

她道:“我看大牢裏的夥食很難吃,可以給他們說,要是應征,那坐刑的包他們一二十年的三餐,每餐有魚有肉有蛋;若是流刑,從兩千裏轉到一千裏,再給點兒錢;對了,要不之前給錢吧,那樣他們是要花錢贖罪還是拿來吃吃喝喝都隨他們的便。”

皇帝立即道:“對,這個法子不錯。”

老唐大人和魏知也不說話了,一起看向刑部尚書,刑部尚書就摸著下巴道:“倒也不是不行,只是給多少錢合適呢?”

一邊說著一邊拿眼睛去瞟劉尚書,道:“我們刑部今年的預算本來就少了,若是以重利許之,那還得戶部撥款呀。”

戶部劉尚書沒想到這火會燒到他這裏來,他不就是來旁聽的嗎?

聽到刑部尚書這麼說,忍不住道:“國庫它也不能自己下金蛋,去年本就艱難了,今年各部都要錢,還有去年欠下的窟窿還得堵,哪還有多余的銀子?”

刑部尚書道:“若是連戶部都拿不出銀子,那我們刑部更拿不出來了。”

老唐大人就幫刑部尚書,“總要拿出一些來,不然還真把人放了?到時候他們再犯事,刑部再出手抓人,一來二去花銷也不少。”

刑部官員出差也是有錢拿的,那也算在俸祿內,同樣需要戶部付錢。

劉尚書便瞥了太醫院三人一眼,哼哼道:“最多一百兩,多的沒有了。”

好小氣!

只是滿寶三個還是在心裏算了算這一百兩足夠請多少個犯人,一個人不算生病,一個月要吃好喝好,不說頓頓有肉,隔一天吃一頓,那也得五百文左右,那一年就是五兩左右,就算只算十年的夥食,那也得去五十兩了,那他們豈不是才能請兩個犯人?

不行,不行,這肯定是不夠的。

她和蕭院正盧太醫私底下算過,接下來的第二次試驗最少得需要十二個病人,三個年齡段,每一個年齡段四個人,一種痘痂要同時種在兩個相同年齡段的人身上,這樣才能對比出試驗數據。

其實還是太少了,要是人夠多,應該擴大十倍才好。

不過他們覺得就算是刑部大牢,恐怕也找不出這麼多重犯來願意做這個試驗。

但要讓戶部出六百兩似乎是有些不太容易的樣子,於是滿寶道:“一百兩太少了,最少得一千兩。”

劉尚書見她一翻翻了十倍,不由噎了一下,雖然朝堂上,大家總是漫天要價就地還錢,可也不會一上來就喊超過十倍去呀。

滿寶就給他算了一筆賬,得讓犯人心甘情願的給他們做實驗,最起碼得包對方十年的夥食吧?

於是倆人說起現在的物價來。

皇帝和眾臣就看著倆人你來我往,已經說到今天的菜蔬是六文錢一斤,那個便道:“那是因為現在是開春,菜蔬稀少才會如此,你看夏秋之時,一斤菜蔬最多兩文。”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