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3章 試錯

滿寶站在門口看了看後道:“他現在出痘的速度就很快,再促痘,會不會太冒進?”

盧太醫就皺眉想了想,“那他今晚估計要燒一晚上,我剛才給他紮針的時候摸到滾燙不已,他估計熬不過來,開綜合方吧,略微退一下燒。”

滿寶點頭,“不要壓住瘡痘。”

“我知道。”

於是倆人斟酌著商量出一個方子來,並不難商量,他們在夏州時就配出了好幾個好用的方子,現在不過根據病人的實際情況再增減一些藥材,或是量上有些變化而已。

倆人寫出藥方,滿寶便拿著藥去邊上的藥架上抓藥,這是他們從太醫院撥過來的藥材,都是用得上的。

用一個個盒子裝著,上面寫著藥名。

滿寶稱出一包藥,交給仆役道:“去熬藥吧。”

三號恢復得很快,不過兩天身上的瘡痘就開始結痂,估計用不了兩天痘痂就能脫落。

滿寶看著沈思起來,道:“用他的痘痂繼續下一次試驗怎麽樣?”

蕭院正和盧太醫也不由看過來,再看邊上兩張床上的已經昏昏沈沈沒多少意識的病人,嘆息一聲後點頭,“他痊愈得不錯,以他發痘的情況來看瘡痘的毒性應該不是很大。”

另外兩個人的情況就不是很好了,奇怪,明明是同一份痘痂,份量也差不離,怎麽三人的情況差這麽多?

滿寶皺眉道:“因為年紀?”

蕭院正和盧太醫就看看還年輕的三號,再去看二號和一號,也只有這個原因了。

盧太醫道:“從夏州的情況來看,老人患天花後的死亡率的確更高,其次是成人,孩童和少年反而是最少的。”

滿寶也點頭。

蕭院正沈思,“以後,要種痘也得趁早呀,就不知成功率有多大,要是都像三號這樣的情況就好了。”

滿寶道:“犯人裏很少有年紀這麽小的吧?”所以上哪兒找試驗對象去?

蕭院正道:“也就被牽連的犯官家屬裏才有,那得去大理寺去找,不過種痘危險得很,被牽連的犯官家屬多為流放和充入掖廷,怕是不會願意冒這個生命危險。”

滿寶微微點頭,再看看情況吧,他的痘痂毒性要是更小,那接下來的種痘危險性就不是很大了,到時候可以和大理寺商議著讓他們戴罪立功。“

有覺得命比較重要的,自然也有想搏一搏,富貴險中求的人。

蕭院正和盧太醫都沒表示反對,只是現在提這個還太早,現在當務之急是保住病床上這倆人的性命,不然三人染上天花就死了倆,這死亡率比夏州的還要高。

三人盡心盡力的救治起來,針灸和藥汁輪流上,二號的病情慢慢穩定下來,出來的瘡痘有好轉的跡象,人也在慢慢退燒。

三人都松了半口氣,然後註意力大多轉到一號身上。

可他不知道是因為年齡大了,還是身體比另外倆人差,高燒一直不退,天花也不能全都散發出來,不過兩日人就燒糊塗了。

滿寶他們看著不行,不得不給他開藥降溫,但這會兒了根本降不住,而且就算壓下了,事後也會反彈的厲害。

而且天花不能發出,勢必會引發其他病癥,這種情況這四個月來他們見到的太多了。

到第三天中午,盧太醫摸過脈後看了眼躺在床上臉色灰白的一號,搖了搖頭後出去道:“不中用了,救不活了。“

滿寶進去看了一下,忍不住又給他行了一套針,但晚上人還是沒了。

大家都不是第一次見死人了,也只是惋惜的嘆了一聲,然後該記錄的記錄好。

滿寶看了一下他身上還新鮮的瘡痘,忍不住扭頭看一旁已經完全痊愈的三號和二號。

倆人接觸到他的目光悚然一驚,齊齊往後退了一步。

滿寶就放下手上的小本本,和蕭院正盧太醫道:“我們還沒試過,他們種痘出來的人是不是真的能不再傳染天花。”

盧太醫:“出過痘的的確不會再出痘,這不是眾所周知的事兒嗎?”

蕭院正明白周滿的意思,“可他們情況有些不一樣,尤其是三號,他從出痘到痊愈連五天的時間都沒到。”

而且身上的瘡痘很少,基本上沒受什麽苦,說真的,蕭院正自己心裏也有些打抖,萬一這出的痘沒用,天花還是會傳染給他呢?

滿寶道:“有個辦法,用他身上新鮮的痘漿試一下。”

蕭院正看看床上才閉眼不久的一號……身上還紅紅的天花若有所思起來。

不一會兒,三位太醫就夾著一塊棉布上前,挑破了他身上兩個新鮮的天花,沾了漿液後便走向三號。

三號瑟瑟發抖,以為他們又要塞進自己的鼻子裏,誰知道滿寶拉住他的手,袖子一擼,用一根粗針在手臂上紮了一下,都出血了,然後他們便拿著那塊棉布在他的傷口處擦了擦。

滿寶道:“有沒有效果,過兩天就知道了。”

莫老師知道這件事後樂得不輕,道:“你們之所以想接種天花疫苗為的不就是減弱天花毒性,能夠沒有危險的獲得天花免疫嗎?”

他道:“照你給出的三號脈案,他的情況甚至還算不上好,我知道的最好的天花疫苗,除了輸入時有些微的疼痛感外身上不會有任何的不適,接種成功的人身上會有一顆痘的痕跡留下,這就算對天花有免疫的能力了。”

滿寶聽著向往不已,問道:“這就是書上寫的牛痘法嗎?”

莫老師笑道:“依照記載,牛痘是比人痘要安全很多,可惜我找了許久都沒找到過於詳細的制作方法,不過我請教一些同事,他們都認為牛痘接種應該也是經過幾代培育的,最少也得是第二代,這樣毒性才會減弱很多。”

滿寶問道:“也和人痘的水苗法一樣,是用痘痂研末做痘苗嗎?”

莫老師搖頭,“我猜測是用痘漿,這樣效果要快點兒,如果真如書上所描述的那樣,牛痘比人痘安全這麽多,那經過幾代馴化的天花病毒就沒多少毒性了,這時候接種,應該是直接種痘,可惜你們那裏沒有註射,或許可以像今天你這樣直接紮破胳膊後用痘苗汙染傷口?”

滿寶沈思道:“既然說不清楚,那就只能一個一個的試了。”

莫老師也是這麽認為的,科學嘛,本來就是不斷的試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