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2章 出痘

滿寶算計著時間,到了以後便將三人鼻子裏塞的綿團取出來,然後丟到炭盆裏一把火燒了,確認清理幹凈以後,她這才對三人道:“早些休息吧,你們之前在牢裏身體虧損得厲害,要早睡早起,這樣活下去的幾率才大。”

一點感覺沒有的三人目前沒法理解周滿的話。

第二天是蕭院正來輪她的值,其實就是一天三趟的觀察病人的情況,脈案要寫詳細,現在他們還沒出痘,所以並不忙,他們還有空帶著書和一些公文過來處理。

滿寶將人交給他並進宮去了,就是這麽巧,今日輪到她宮中值守。

劉太醫知道他們在做什麽,因此端著茶杯晃過來,離她三丈遠便問道:“你從那地方出來換洗過了嗎?”

“換洗過了,您放心大膽的上來。”

劉太醫這才上前坐在她對面,笑道:“怎樣,出痘了嗎?”

“哪有那麽快,”她道:“且等著吧,不過他們看著身強體壯,其實內裏虛弱,雖然調理了七天,現在也只是一般,所以出痘速度應該快。”

劉太醫點頭,“到底蹲了半年的監獄,又是從地方押送進京的,自然好不到哪裏去。”

劉太醫道:“要是出痘了告訴我,我也看看去。”

滿寶點頭。

但三個病人一連兩天都沒出痘,一直到盧太醫值守那天的傍晚,他在三號病人的胸前發現了兩顆小小的紅痘痘,立即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眼睛不由一亮。

他轉身出去,對守在外面的仆役道:“三號出痘了,去告訴蕭院正和周太醫,問他們要不要來看一眼。”

三個犯人按照年齡大小排了一二三號,其中三號年紀最小,只有十九歲,聽說自己出痘了,一時手腳發現發涼,這幾天日子過得好,也不難受,除了前天被塞了一個綿團在鼻子裏外他們就不對他們做什麽事,他都快要忘記這事兒了。

他雖然年紀不大,但也知道天花的要緊,一時緊抿了嘴唇問道:“我,我還能活幾天?”

他這時候才隱隱有些後悔,雖然斬刑不能投胎做人,平時吃的也不好,可好歹還能多活半年,現在卻……

盧太醫瞥了他一眼,“你身體還不錯,好好吃藥養病,應該能好。”

要是病人對活下去都沒信心,那也就不用治了。

三號一聽,這才稍顯放松。

滿寶和蕭院正到時太陽都快要下山了。

倆人進去查看了一下三號的狀況,滿意的點頭,“只是低燒,很好,後面就看發痘的情況了。”

另外兩個病人忍不住問,“大人,我們要和他住一個屋嗎?”

滿寶便上前給他們檢查,道:“當然,痘苗塞進你們鼻子裏,要是連這個都種不下天花,那你們住在一個屋裏估計也染不上。”

他們一聽,頓時放心不少。

滿寶便微微一笑,“再過七天,要是還不出痘,那就說明這痘苗沒用,我們會給你們調制另一種痘苗試一試。”

蕭院正聽聞回頭問:“用痘漿嗎?”

周滿在折子寫了三種種痘的方法,雖大致相同,可還是有不少差異的,其中最大的差異就是痘苗的制作方法不一樣。

他們最後一致選定水苗法,就是因為認定用痘痂調制的痘苗毒性更小,對病人的傷害沒那麽大。

滿寶點頭,“正好可以對比一下兩種痘苗的區別。”

倆人聽著感覺不太好,似乎另一種方法比現在用的方法要差一些似的。

於是倆人又轉而盼起自己出痘來了。

或許是老天爺聽到了他們祈禱,第二天倆人也都出痘了,也是胸口出長了幾顆痘痘,脖子上也有了兩顆。

三位太醫忙碌起來,一一給他們把脈做檢查,最後得出結論,他們都出痘了,這還只是初期。

於是三人商議起治療方案起來,蕭院正道:“痘還沒全發出來,也不是很熱,就先留著吧,讓他們多喝溫水,要是高燒,先用溫水擦洗再考慮用藥和用針。”

他對周滿道:“先考慮一般的治法,外面的大夫可不是誰都有你的醫術和針灸術的。”

滿寶表示明白,點頭應了下來。

因為已經出痘,三人更不敢掉以輕心,每天都要有一人值守不說,每天下午三人還會湊在一起會診。

讓三人驚詫的是,三號的痘只發了一點兒,胸口一些,脖子和臉上有幾顆,身上持續低燒了三天,大家都還沒開始用藥他就開始退燒,然後天花開始癟下去,裏面亮亮的痘漿有稍退的趨勢。

不僅蕭院正和盧太醫,滿寶都看得目瞪口呆,仔細的檢查過後確定他是真的要痊愈的樣子,這就……扛過去了?

三人對視一眼,全都精神一振,盯著三號的目光就跟看著閃閃發亮的金子一樣。

這是他們目前見過的所有病癥中天花最弱性的一例,最是最容易治愈的一個病人也要一個高燒的過程。

體內的天花病毒似乎非要燒起來才能全發出來一樣,而這個過程也是最危險的。

大多數死於天花的病人都是因為熬不過這一關。

往往天花還沒全發出來人就死了。

少部分則是在瘡痘發出來後不能有效的退燒,不能讓瘡痘愈合而死的。

但三號都不給他們用藥的機會就有痊愈的趨勢,這是他們還沒見到過的病例。

滿寶收了手,看向蕭院正和盧太醫。

蕭院正思考了一下後道:“開藥,讓他更快的愈合。”

於是三人退出去開藥。

二號和一號的情況卻不是很好,倆人都很快的發痘,身上的瘡痘越來越多,滿寶到最後已經數不過來,幹脆就不數了。

不錯,她還去數痘痘了,主要是三號身上的瘡痘不多,所以幾時發了幾顆,一共多少顆她都記錄在案。

盧太醫將二號身上的針拔了,對站在一旁的仆役點了點頭,由著他給人穿上衣服,然後轉身出去,將外面身上套的圍裙給解了丟在竹簍裏,去洗了洗手,也不摘下口罩,就這麽含糊的周滿道:“二號高熱了,我剛給他紮了退燒的針,但藥不能吃,你看是不是給他開一個出痘的方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