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1章 痘苗

皇後就笑道:“陛下,她才多大?這個年紀的少年正是雄心壯誌的時候,何必此時打擊她?不如讓她往前去,種痘法若果真有用,她必去西域,此一去她肯定會歷練到的。”

皇帝就嘆道:“朕就是看出她興沖沖的指著西域去才想壓一壓她的脾氣的,她在京城和宮裏冒失,我們不怪罪她就沒事,到了草原和大漠上,別人可未必會寵讓她。”

皇後就笑道:“反正臣妾已經答應她了,陛下看著辦吧。”

皇帝:……他能怎麽辦呢,總不能打皇後的臉不是?

於是第二天蕭院正就得到了城外一個皇莊的一套房屋的使用權,滿寶也得到了隨時可出宮的手令,過夜都可以,嗯,除了值守太醫院的時候。

於是滿寶悄咪咪的回家住了兩天,每天太醫署有課就直接去太醫署,沒課就去皇莊看房屋的布置,有令去看病就去看病,一時日子過得充足不已。

皇帝的皇莊位置不錯,他在每年都要去的那個皇莊那裏挑了挑,挑了一棟仆役值守的房子給他們。

皇莊很大,麥子豆子水稻種下去後也要人看守的,莊子裏有一大片房子是給仆役們住的,包圍著主子們住的房子。

其實這就是擺設,這裏距離京城不遠,是在大明宮以東的地方,龍首渠從莊子裏流過,每年二月初二皇帝都要帶著皇子公主們來這裏開犁,所以莊子不小。

分給周滿他們的房子遠離龍首渠,在莊子的東北角,算是距離大明宮最遠的一個點兒。

除了不方便來這的太醫們外方便了其他所有人。

盧太醫走進已經布置好的房子,依舊忍不住一臉嫌棄,“太簡陋了。”

蕭院正道:“就是仆役看守稻田,驅趕鳥雀的暫住之地,能有多好?”

所以盧太醫有些不滿,他瞥了一眼周滿道:“我們大可不必這麽急,讓長安縣建一棟新的房子也用不了多久。”

滿寶正做著最好的檢查,道:“能早一日是一日唄,我看現在就很好,裏面這一間給病人住,這一間我們請來的人住,這一間做宴客廳,他們可以散散心,我們也可以休息,兵丁就遠遠的盯著。”

蕭太醫點頭,“這件事禁軍和刑部來做,用不著我們操心,我們只管治好病人,看天花的發展情況就行。”

滿寶點頭,道:“病人可以送進來了。”

蕭院正便出去和人溝通,三人就沒走,沒過多久,已經被押送到外面的三個犯人戴著腳鏈進來了。

都是三個男子,滿寶看過他們的資料,一個十九歲,一個二十三歲,一個則是四十五歲。

滿寶看了一下他們的臉色,示意他們坐下,給他們一一把過脈後和蕭院正盧太醫道:“得先補補。”

蕭院正和盧太醫也一一看過,深以為然,於是斟酌著開了藥膳,他們認為是藥膳,但拿到單子的仆役只覺得他們對這三個煩人也太好了,不是蓮藕燉排骨,就是山藥燉羊肉……

三個犯人也沒想到有這麽好的事兒,他們還以為這得到斷頭的時候才能吃這麽好呢。

這麽一想,他們對於這個試驗更不抵觸了,反正都是死,死前還能過一段好日子想想也不錯。

不僅吃好了,太醫們還讓請來的仆役給他們燒熱水沐浴,換了新的衣服,除了腳上還戴著鐐銬外,其他跟牢裏都不一樣了。

他們三人住一間房,裏面擺著三張床,床是幹凈的,被子不僅是幹凈的還是簇新的。

三人坐在床邊時都還有些發楞。

盧太醫就盯著他們道:“對你們這麽好,你們可要好好治病活下去,做得好了,這好日子你們就能多享受一段時間。”

三人一聽立即表示他們會聽話的。

滿寶在他們洗好以後拿著針袋進來找他們,很幹脆的給他們紮針調理身體。

蕭院正和盧太醫坐在一旁和她聊天,“你也太上心了,對了,這一針有什麽講究?”

滿寶知道他們是在偷學,也不在意,紮一針告訴他們為什麽要這麽行針,紮進去幾寸幾許都說得一清二楚,這個穴道先走的經脈,那個穴道先走更益於何處都說得明白。

蕭院正摸著胡子認真的聽著。

別人或許以為治病的針灸更重要,但做大夫的都知道,其實養身的針灸更難得,看周滿現在用的針法,他們聽都沒聽說過,看來這小姑娘肚子裏還有許多東西啊,還是一如既往的大方。

因為周滿的大方,蕭院正也大方起來,連著跑了兩天戶部,準備了不少需要的藥材和食材,將人的身體養起來,這樣七八天後,三人才開始調配痘痂。

痘痂是周滿拿出來的,用瓶子裝好。

盧太醫見她果然從夏州帶回來這危險的東西,眉頭一跳一跳的,辛虧她保存得好,不然……

這東西就跟生化武器一樣,要是拿到人多處砸了,那簡直是堪比十萬大軍啊。

三位太醫都戴了口罩,將瓶子裏的痘痂倒出來後研末,蕭院正將燒過的冷水遞給盧太醫,盧太醫就倒進粉末裏調勻……

滿寶則摸出剪得小小的薄薄綿布,盧太醫調好了粉末後便用勺子舀了一些放在綿布上。

滿寶用夾子小心的將它裹起來,蕭院正就用連著的棉線將它纏了好幾下,一顆痘苗就這麽做成了。

三人一連調了三顆,然後就一起往旁邊房間去,告訴三個忐忑的犯人,“今日就開始種痘吧。”

三人緊張不已,然後就看著三位太醫,一人從小木盒裏夾了一個綿團塞進了他們鼻子裏,外面還留著一根棉線。

三人等了半天也沒等來疼痛,三位太醫卻退後一步滿意的點了點頭,和三人道:“鼻子裏的痘苗不能掉,從現在開始,一直到晚上才可取下。”

蕭太醫道:“要六個時辰,得要一個人時刻盯著,你們誰先?”

滿寶自告奮勇,“我我我。”

盧太醫翻了一個白眼道:“沒人跟你搶,你留下吧。”

蕭院正便叮囑她道:“你也小心些,雖說你經過了夏州的事兒,但在這兒也不能大意,小心馬失前蹄。”

滿寶表示明白,送走倆人後便把東西一收,然後就在門口盯著三人看。

三個犯人:……突然有點兒無聊呢,後背還有點兒發寒。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